第1760章 生存游戏20
书名:穿呀!主神 作者:幽幽弱水 分类:玄幻奇幻
圣母男有主角光环,出去后哪怕九死一生,照样可以幸存。可其他人就可能没那么幸运了!      希宁一边缝一边说:“先帮我把门守住,万一有人闯进来,会打扰治疗的。”      其他人都看着圣母男,这圣母男把放在门把上的手放了下来,点了点头:“好吧,先把他缝好。”      缝好?缝针的人咬着布条,怎么听上去那么的怪,他又不是枕头衣服,用缝的。还有,能不能认真的,这是在缝他的肉,就不要说话了好吗?      厕所里的人开始准备起来,如果有人闯入,就打算拼个你死我活。      先统计手里有多少武器,结果是少的可怜。就一把刀,还是吴炳成受到攻击时,从对方手里抢过来的。至于攻击他的那个人,不用说,已经看不到了。      还有一根筷子,是希宁给的,那人拿到后在地上摩擦,磨尖了点。      看到后,吴炳成的人嘲笑:“这有什么用?”      他倒是挺自信的:“方向对就有用,我插你眼睛,有本事你别躲。”作势要攻击,只是虚晃一招,也让对方下意思的避开。      吴炳成的人中居然拿出了一段铅丝,那是刚才做孔明灯时剩下的。不长,只有五十公分左右,但也足够两只手拉紧两段,勒住脖子。      吴炳成带着满意:“好小子。”      接下去就是讨论等会儿出去后,该怎么防御和攻击。毕竟武器太少,只有靠拳头了。有人提议将运动服外套拿在手里,也能当武器。      听着他们一点都不专业、还有点拙劣的安排着,还在补洞的希宁白了一眼:“里面的马桶盖子抄手上。”      这下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一下没了,十几个大男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对呀,马桶盖子厚实,既可以当盾牌,又能砸人,里面有。十个蹲位,一个一块,有十块。      过了十分钟后,厕所门打开了,为首的三个,双手拿着马桶盖在前面当先锋,后面两边各三个做掩护,最后一个是防止有人在背后偷袭。      整个房间又呈昏暗并且闪烁灯光状态,那一闪闪的光让人做每个动作时,都好似在跳格。人只能看到个轮廓,就跟幽灵一般模糊不清。就跟舞厅般喧闹嘈杂,不过在这里不是跳舞,而是杀人。      惨叫声、尖叫声不时响起,有些正在杀人,有些则努力将自己藏起来。大约是主办方感觉今天人太多,参赛者太过空闲,白天也玩起了这套。      一个人手里不知道举着什么,从侧面冲了过来,人从昏暗中好似鬼魅一般的闪到跟前,当灯光亮起时,脸上狰狞的表情已经不象是人类了。      在那边的人可能是被吓呆了,也有可能是没反应过来。就当对方就要冲到跟前时,圣母男眼明手快,用盖子挡在了前面。      “咣~”的一声,哪怕在惨叫声厮杀声中依旧如此的清脆响亮。      这人手里拿着家伙!原本呆滞的男人一个激灵,拿着手里的盖子就狠命地砸,“咣咣咣咣……”哪怕是陶瓷的,那也厚实呀。      来犯的人被砸得毫无招架之力,倒在地上抱头惨叫。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好恐怖、好凶残,速度超快呀,这是不是算激发了潜力?      而其他原本想冲过来的人,一看到此状,不敢动这里了。就一个人都能砸得那么欢,这里还有十几个人,不少手里拿着白森森的盖子。      继续砸着,都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要不是圣母男阻止,还在砸。      过激的反应让此人气喘吁吁、浑身颤栗,呆呆地看着如同大虾状侧躺在地上的人。闪烁的灯光,让一切朦胧又不真实。      “走吧。”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于是整个队伍继续向前。      有时会有不怕死或者还没看清状况的人撞过来,全被踢出去,还敢再靠近就用砸的了。      地上不时躺着个人,一滩滩深色的液体到处横流,踩在脚底下感觉到有点粘沾。      等走到靠墙放着的床那边,圣母男高喊着一个个名字,急切和担忧并存着。真是服了他了,都活不了多久的,居然还去记名字。      可没人过来,希宁过去安慰:“可能是躲起来了,我们慢慢走一圈,指不定能碰到,见能救的救。”      果然这条非常圣母的意见被采纳了,大部队就贴着墙边,开始缓慢转圈。      圣母男一边走,一边喊着名字,就跟村里喊着走迷失幼崽的父母一样。可没人回应他,没在的四个人,几乎都有伤,受伤男倒是机灵,哪怕伤腿一动就疼,还是一瘸一拐外加单腿跳的紧紧跟着。      可能他们已经……喊着喊着,圣母男声音居然哽咽,可还是喊着,最后强烈的失落感让喊声带着嘶哑和几近疯狂。弄得希宁很想过去,狠狠一拳上去,怎么会有这样的生物存在,能不煽情会死吗?拜托理智一些。      怪不得队友死了就不振,将所有过错都归在自己头上,原本可以当精英,结果混成了个大失败。      一路上见到不少相互厮打的,也只有避开点或者看着。毕竟谁都不知道哪方是先存着杀人的念头,万一帮错了,不就是助纣为虐?      哪怕知道,又能如何?豺狼虎豹在捕猎时,去救那些可怜的猎物吗?答案是不,自然界有其生存法则,掠食性动物捕猎也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在这块没有了法律的地方,遵循的自然是丛林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强者存活。      圣母男也曾经想帮忙,见一个人被打得喊救命,都喊救命了应该是弱者,于是上去帮忙。刚把强者拉开后一拳头打晕,原本躺在地上的“弱者”抓起被打晕后强者手中的武器,一把凿子,一下插进了对方的眼窝。      这把凿子并不尖锐,也不大,否则他也撑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反扑后,居然拿着凿子攻击向了圣母男。参赛者死得越多,奖金越丰厚,游戏应该结束得更快。      典型的农夫与蛇、东郭先生和狼,圣母男气得抵挡后,一个劈掌在对方的脖颈处,只一下就把这没良心的家伙给劈倒在地,生死不明。      社会毒打让圣母男终于明白了,不再帮忙,也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只对付朝着自己组里袭击过来的人。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