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1章 嘲讽与得意
书名:重生农门小福妻 作者:风十里 分类:女生频道
第2411章嘲讽与得意      宗政老爷子经的事多,听后点头,看着宗政雅道:“你三哥说得对,如今不能乱动,先等等看。”      想着以后卫二成事了,家里还得靠着宗政雅,是道:“雅姐儿,祖父知道你受委屈了,别难受,家里一定会帮你,你的大福气还在后头。”      宗政雅这两三年为了等卫二,被拖得年纪很大了,是受了不少非议,听罢委屈得红了眼眶,站起身,给宗政老爷子行了一礼,哽咽道:“孙女,多谢祖父厚爱。”      又保证道:“孙女不会让祖父失望。”      她宗政雅,定要成为世间最珍贵的女人,要是谁敢拦她的路,她就要谁死!      宗政老爷子满意点头:“嗯,祖父相信雅姐儿。”      又道:“快到中秋节了,等进入八月后,祖父就把你外祖家的表姐妹接来,跟你说说话,到时候你看看谁合适,可以推给戚康明。”      宗政雅的外祖家就是上官家,而顾锦安、戚康明他们跟上官家处得还行,要是戚康明主动看上上官家的姑娘,那即使钟寰也说不了什么。      “是,祖父放心,孙女知道怎么做。”宗政雅应着,又跟宗政老爷子说了一会儿话,就起身回自己居住的院子了。      等进屋后,她是窝在被窝里,大哭了一场……她等了这么多年,生生把自己等成了老姑娘,她一定要赢,一定要过得比顾锦里好!      哭完后,她还得打起精神来,想着怎么给卫二写信。      而宗政老爷子则是交代宗政毅,让他多跟上官家的表兄弟们来往:“也好接近顾锦安……毅哥儿,祖父知道你骄傲,可如今形势不同了,你得放下身段,真心的跟那群农家子相处。”      “……是。”宗政毅忍着恶心,答应了下来,第二天他就去上官家见了上官卓,跟他提了:“两位顾兄得以从死牢出来,表兄与他交好,不如摆个宴席,我再喊上同科们,给他们洗尘。”      “成。”上官卓答应了,亲自去欧阳家说了这事儿。      可欧阳家很护着顾锦安,怕他这时候外出赴宴会出事,直接说了:“诸位公子有心了,不过他们两人刚出来,瘦的厉害,得好好养上一段时日,且刚出来,也不好太张扬,洗尘宴就先算了,等过段时日再说,如何?”      欧阳家都这么说了,上官卓只能答应,去把结果告诉宗政毅。      宗政毅心里恼怒,却也无话可说。      酆余听后笑了,宗政毅啊宗政毅,平时装的多冷静,关键时刻却这么沉不住气,看来宗政家失去阁老之位后,确实是急了。      酆余在心里嘲笑了宗政毅一番后,又开始忙自己的差事,是根本不过问秦顾两家的事儿,只是在八月初十的时候,送了三份中秋节礼去欧阳家。      而因着秦家恢复爵位的事儿,落寞多年的广成伯府,今年也被人踏破了门槛,全是借着送节礼来攀关系的。      已故广成伯的孙女韩氏,可是秦小侯爷麾下的千户,听说这回是立下不少战功,大升有望啊!      明琮也主意了广成伯府的女婿章延,把江盛跟许崇峰叫来,问道:“章延此人比牛大豹、谢成来如何?可有成大将的本事?”      许崇峰听得心头一跳,赶忙摆手,道:“不知道啊,下官都不认识他,跟牛大豹和谢成也不熟。”      非常的不熟,生得很。      明琮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目光一转,看向江盛。      江盛道:“大将都能拼出来的,如今不是大将,三五年后却不一定,总之交好他们,对咱们有力,大人可动手去做了。”      许崇峰听得惊了……江盛,你,你个白眼狼,秦小侯爷可是帮过你的,你现在竟然要帮着明琮去抢他身边的人手,你无耻!      江盛给了他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明琮狼子,已经盯上了章延他们,即使他们不同意,明琮也会去做。      不如顺着明琮的意思办,这样他们也能得到一些消息,好给秦小侯爷送过去……两边都搭,才能得到最有利的消息,懂不懂?      不懂就闭嘴,看老夫怎么做!      明琮听罢,果然很满意,而他确实继续兵马,是把跟牛大豹他们联系的事儿交给江盛了:“你去办,务必办好了。”      “是!”江盛应道,又问道:“江淮到西北去的百户多,如今也有不少起来了的,可要老夫都瞧瞧联系一番?”      又道:“还有郭将军,老夫与他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秦小侯爷是他带出来的兵,郭小将军跟秦小侯爷的感情还极好,喊秦小侯爷哥哥的,老夫想跟他们联系一番,可行?”      会办事!      明琮高兴的点点头:“嗯,去办吧。”      江盛恭敬应道:“是,老夫一定给大人办好。”      又道:“许大人的儿子跟郭小将军、以及姜大虎的家孩子们都认识,要是大人需要,老夫可以带许大人的儿子回河安府,当面跟他们叙叙旧情。”      许崇峰震惊:“……”      不要脸的死老头子,是连郭将军、姜家都要害啊!      明琮道:“先保持联系,要是需要,你再亲自南下谈。”      江盛:“是。”      许崇峰是全程震惊、悲痛,等他们离开回家后,许崇峰关起们来,骂江盛:“你果然是跟着邹县丞学坏了,你怎么能……”      哐当一声,江盛适时的砸了一个瓶子,把许崇峰砸得跳起来,道:“这是白瓷瓶,十两银子一对的!”      江盛给了他一个白眼,拿出纸笔,写道:你闭嘴,你家里就能筛子似的,全是明琮的人,你还敢高声密谋,你是想死吗?      许崇峰惊了,拿过笔,写道:家里真有明大人的人手?      江盛心累,果然是榆木不可雕也:当然有,要是没有控制咱们的人手,明琮会把他的心思透露给咱们?      以为明琮跟你一样蠢吗?      江盛又写道:你不够聪明,想活命就别说话,听我的,我保证你全家没事儿。      许崇峰赶忙点头,又不放心的说一句:你不会真要害秦顾郭姜他们几家吧?不行啊,都是熟人。      江盛看到这话,再看许崇峰,觉得……蠢是蠢了点,但重情义,他没选错人。      “你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江盛给了他这句话后,把所有纸张都收起来烧了。      ……      河安府府城,圣旨还没送到这里,位于府城的顾家作坊外,还被重兵包围着。      不过河安府的人八卦,即使很怕这些兵,也天天都要特意路过这里,看个热闹。      (本章完)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