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 700
别看伽椰子动作很怪异,但博宇一点也没有怕,明知是假的,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据他目测,这伽椰子身材其实还是可以的。      要是诺澜没在身边,博宇肯定二话不说,迎面而上,然后来个wwe赵喜娜选手的经典抱摔,再来一套老中医正骨疗法…      咳咳…当然只是开玩笑而已,现在诺澜抓着他的一支胳膊,很多动作完全施展不开,博宇只能护着她,连连后退。      其他几人也差不多,陆展博干脆把林宛瑜抱了起来,张伟则抓着秦羽墨转身就跑。      一时间,不大的放映厅里乱成一团,六个人躲来躲去,伽椰子在后面穷追不舍…嗯…如果忽略一直没有停下来的尖叫声的话,这场面就跟一堆小朋友在玩老鹰捉小鸡似的。      追逐战并没有持续太久,一分多钟不到两分钟的时候,伽椰子就主动停下了脚步(博宇猜测她也有可能是跑不动了),慢慢站了起来。      “你们找我…干什么?”她的声音就像是尖指甲划过黑板一般,让人听了有些毛骨悚然。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就是所谓的触发了剧情,可以进行下一环节了,但他们几个,不搞点事情又怎么能舒服呢?      林宛瑜从陆展博身上跳下来:“伽椰子小姐,你男朋友拜托我们来叫你回家。”      博宇很是配合的接上一句:“是啊,他知道自己错了。”      张伟瞬间发挥职业本能:“两个人在一起免不了磕磕绊绊,还是要多加沟通,回避解决不了问题。”      “男…男朋友?”      扮演成伽椰子的小姑娘瞬间懵了。      她当了这么久的鬼屋npc,见过各种各样来玩鬼屋的客人,有吓哭的,有走不动路的,有唱歌练嗓子的,但还真没见过像他们这种来帮忙调解情感问题的。      最关键的是,自己单身啊!哪来的男朋友!      就算是在这个游戏的剧情里,也没有关于伽椰子的感情设定啊,他们这完全是在调侃嘲讽自己。      看着眼前这三对情侣,男帅女靓,甜甜蜜蜜,伽椰子小姐一时悲从心头起,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恩爱狗对单身狗的迫害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自己都装成鬼了,也逃不过这种宿命吗?      自暴自弃之下,伽椰子小姐连声音都懒得夹了:“你们说的是谁?”      “当然是小丑啊!”林宛瑜坚信小丑和伽椰子一定在长久的守候中产生了伟大的爱情,至于小丑让他们封印伽椰子,然后砍下布娃娃的头这件事,已经被她选择性的无视了。      “小丑?”      同为鬼屋的工作人员,伽椰子当然认识小丑,不,不仅是认识,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熟悉,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平时没有客人的时候,两人经常在一起聊天吹牛,开黑打游戏.      “难道…他一直暗恋我,却不好意思说出口,于是拜托这几位客人转告我?”      伽椰子在心里猜测着,不禁点小窃喜,之前还担心一直在鬼屋兼职扮鬼吓人会找不到男朋友,现在看来,还是有眼瞎…不,懂得欣赏的人的嘛…      窃喜归窃喜,女孩子该有的矜持还是不能少的,她清清嗓子:“他怎么说的?”      这段博宇他们就插不上嘴了,全都看林宛瑜自由发挥。      林宛瑜不负众望,煞有其事的说到:“他说他很担心你,你一个女孩子在精神病院里到处乱跑,太危险了…还说很想你,想像以前一样,一直陪在你身边…”      “他还说会一直等你…说你在他眼中一直是最美的那个女孩子,特别是这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伽椰子小姑娘一开始心里还喜滋滋的,越听越不对劲。      精神病院…一直陪在身边…乌黑亮丽的长发…      前面还能忍,可这头长发是假的啊!自己明明是个短发女生!      如果他真的是想要别人帮忙表白的话,是不可能犯这种错误的。      所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冷静下来仔细想一下也能知道,就算是他暗恋自己,也不可能找几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客人来帮忙表白…      所以…都是假的?      伽椰子之前也在b站上面看到过,有些胆子大,富有恶趣味的客人会在鬼屋探险的时候,反过来扮鬼去惊吓那些工作人员…      没想到自己面前这几个更加过分!居然反过来花式秀恩爱并嘲讽自己!      伽椰子内心悲愤且凄凉的看着他们几个。      男生干净帅气,女生靓丽温婉,恩恩爱爱你侬我侬,手拉在一起一刻也不分开…这世界能不能好了!自己即便是鬼屋扮鬼了,还是躲不过恩爱狗对单身狗的迫害!      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伽椰子瞬间感觉生活都失去了色彩,也没有陪林宛瑜继续演下去的心情了:“我知道了,你们不是要做游戏吗?赶快抓紧时间。”      “我们没说要玩游戏啊…”陆展博弱弱的说。      伽椰子好像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说起了游戏规则。      “游戏名叫做一二三木头人,我会背过去开始数数:一二三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然后转过身来,这个时候我要是看到你们谁动了就算淘汰,最终在时限结束前摸到我就算我输,明白了吗?”      博宇举手问道:“背过身去?所以你现在是用正面对着我们吗?”      伽椰子气的肺都要炸了,太侮辱人了!还有一点对鬼的尊重吗!就算被头发挡着看不到脸,自己不还有胸吗!就算没有你女朋友大,也不至于连正反面也分不出来吧!一定是故意的!太恶劣了!      可惜,身为鬼屋工作人员的她是严禁对客人付诸暴力的,伽椰子只能深吸两口气,完全无视了博宇的问题,直接转过身去:“我要开始计时了!”      诺澜捅了博宇的腰一把:“你看你,都给人家弄生气了!”      博宇真的有点委屈:“真不是有意的,我这不是担心她玩什么文字游戏,直接把咱们都淘汰了,所以想要严谨一些…”      多说无用,游戏已经开始了,他们只好趁着伽椰子在哼唱一二三木头人的时候,小心的往前移动。      嗯…有点像鱿鱼游戏里面的一段剧情。      就是经过刚才这么一出,气氛一点也不恐怖压抑了,他们几个一点也害怕不起来。      走了一步两步,伽椰子依然背对他们唱个不停。      既然她不回头,那就继续往前走呗。      直到顺利的来到伽椰子身后,她也一次没有回过头。      几人面面相觑,秦羽墨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赢了。”      伽椰子如蒙大赦:“你们赢了,我会按照约定附身进入布娃娃里,你们可以让我解脱,终结这一切罪恶了…”      按照正常流程来说,游戏过程肯定不会这么容易,中间还会有些惊吓的波折,可伽椰子小姐实在是心累,真的不想再和他们几个玩下去,于是草草的敷衍了事。      就算事后会被店长骂也顾不上了。      “可我们没有要求…”陆展博说。      林宛瑜拉了他一下:“别说了,她肯定是想要尽快打发了咱们,然后回去见小丑。”      陆展博:“哦~”      伽椰子感觉自己就是个小丑,都要哭出来了:“你们能别把想象出来的CP强行往我身上磕嘛!很伤人的!”      灯光暗下,等到再亮起来的时候,伽椰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额…”张伟看了一下一直被自己抓在手里的布娃娃,“啊!”的大叫了一声。      只见布娃娃的两个眼睛已经亮起了暗淡的诡异光泽,可让没有心里准备的他吓了一跳。      “这就代表着,伽椰子进入到布娃娃里面了?你们谁来把他的头砍掉?”张伟颤声说到。      女孩子都对这么暴力的活动敬而远之,于是陆展博自告奋勇:“我来吧!“      张伟把布娃娃放在地上,和其他几人站的远远的。      陆展博举起大斧子,抡圆了,却想到了什么,顿在了半空中:“你们说…把布娃娃的头砍下来,他们不会让我赔吧?“      “放心吧,这是游戏剧情,不会的。”博宇说到。      “好!”陆展博一斧头就劈了下去,正中布娃娃的脖子,当时就把它的头劈飞了出去。      画面极其少儿不宜。      与此同时,房间里灯光大量,还响起了轻柔欢快的音乐再也不复之前压抑黑暗的氛围。      门也都自动打开,墙上还亮起箭头,很明显这是在指引他们出去的路。      “这就完事啦?”博宇还有点意犹未尽,他最想的其实是去他们工作人员通行的暗道暗门里面去看看。      诺澜拉了他一下:“行了,结束就结束了,快出去吧。”      “好。”老婆大人都发话了,博宇也就没有再过多留恋。      一行六人顺利的按照指引从密室了走了出来。      老板早已经等在外:“恭喜恭喜,成功解开谜团通过了密室!这是你们的胜利勋章!“      他给博宇他们一人发了一个小勋章,做工还算精致,上面刻印着四个字:“最强王者”      虽然没什么用,但是留作纪念也是蛮好的。      “他们几个呢?还没出来?”诺澜问。      老板说到:“还没有,您朋友那边要慢一点,不过看进度应该也快了,可以在这边先等一下…”      “果然,还是咱们更厉害!”张伟一听,喜笑颜开,浑然忘了自己在密室里吓得站不稳的样子。      “主要是伟哥你厉害!”博宇真心实意的恭维道,他本以为张伟会半途而废,没想到居然还真的凭借一己之力完成了单人任务。      “哈哈!那是!我可是公寓最有种的男人!”张伟一听人夸就发飘,大家也早都习惯了。      没等太久,胡一菲他们六个也从出口走了出来,除了曾小贤有点萎靡不振之外,其他人的状态看着都还不错。      “哈哈,一菲,这次是我们赢了哦。”秦羽墨笑着打趣道。      胡一菲叉着腰,点了曾小贤一下:“要不是这家伙单人任务拖延了时间,我们怎么可能比你们晚!”      曾小贤抱着肩膀,仿佛受伤极深:“我说我不去!你非让我去!呜呜呜…”      吕子乔拍拍他肩膀:“算了,曾老师,毕竟是你自己抽的签。”      曾小贤伸手去掐他的脖子:“虽然没有证据,但一定是你动手脚了!”      几人嘻嘻哈哈的闹了一阵,老板又出来给胡一菲他们几个一人发了一个同样的纪念徽章。      “几位客人,游玩过程的监控录像请问你们要拷贝下来留作纪念吗?”末了,老板又问道。      这还用问?肯定要留作纪念啊!      陆展博去拷贝备份,老板又向他们保证道:“监控视频在你们拷贝过后,就会彻底销毁,绝对不会泄露出去,在保护客人隐私这方面,我们一直做的非常到位。”      秦羽墨点点头:“有心了。”      陆展博拷贝回来,博宇也已经买好了单,几人溜溜达达的往公寓走去。      这才有空闲询问一下对方路线的情况。      胡一菲那一路的情况和博宇这边差不多,都是一路惊吓之后,跑到安全屋,和NPC接了单人任务,完成之后再进行一个仪式。      不过差别是,博宇他们这边发布任务的是小丑,最终BOSS是伽椰子;而胡一菲他们那一路发布任务的却是伽椰子,最终BOSS却是小丑,整个调转了过来。      看来走两个不同的路线是会触发不同的剧情的,增加了二刷的可玩性,这鬼屋老板倒是有心了。      曾小贤趁着他们聊天,不知不觉的溜到了陆展博身边,却意外发现张伟也和自己一样,溜到了陆展博另一边。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尴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我先!我先!”      互不相让之际,陆展博终于意识到不对:“你们干嘛?”      曾小贤轻咳一声:“咳,展博,姐夫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陆展博有些戒备,按照经验来说,但凡曾小贤这么说话的时候,准没什么好事。      “就是…你能不能,把鬼屋里有关于我的镜头全都剪下去啊…”曾小贤瞅瞅其他人,很不好意思的小声说。      “俺也一样!”张伟也打的这个心思。      “很多镜头都是大家一起,单独把你们两个剪出去不太行…要不我用PS,把你俩的脸挡住?”陆展博说。      马赛克挡脸…这是嫌疑犯的待遇啊!      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曾小贤一想,要是胡一菲发现自己挽着一个脸上打着马赛克的男人,肯定会发飙的!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