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百密一疏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为了能将敌人尽数留下,林道长先前一直在拖延时间,听得田真弓呼喊,林道长再无顾忌,立刻反守为攻,步伐变幻,欺身直入,拂尘挥甩,径直缠住了钟阿梗的右腕,转而抬臂肘击,击退钟阿梗的同时夺下了其手中的弯刀。      眼见头领踉跄后退,周围的喽啰立刻一拥而上,试图缠住林道长,为钟阿梗争取回神喘息的时间。      林道长怎会手下留情,辗转腾挪之际左右开弓,招招要害,刀刀封喉。      此时围攻李中庸等人的匪人尚未发现另外一处战团的战况已经逆转,仍在全力围攻李中庸等人,巴图鲁原本是己方头号猛将,却因中毒麻痹不能参战,李中庸和陈立秋原本就支撑的很是辛苦,在陈立秋受伤之后,防守的越发勉强,二人左支右绌,破绽百出。      猴子自树上掉落之后,长生急忙挪到它的尸体旁边,将插在猴子头上的那根短箭拔了下来,但他此前从未使用过箭弩,便是拿了短箭在手,却不知道如何拉弦上箭。      李中庸百忙之中发现长生正在急切的摆弄那个箭弩,猜到他不会上弦,挥剑逼退几人之后急忙回头指点,“箭矢末端有凹槽,卡弦后拉。”      得李中庸指点,长生终于找到了上弦的方法,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箭弩所使用的拉筋异常坚韧,单手根本拉不开,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强忍左臂剧痛,双手开弓,疼出一头冷汗的同时终于将短箭上膛。      由于周围聚集的匪人数量众多,李中庸和陈立秋皆是以寡敌众,眼见陈立秋情势更加危急,长生顾不得多想,对准冲到陈立秋近前的匪人就是一箭。      由于放箭太过仓促,失了准头,这一箭并未射中敌人的要害,而是射中了那人的大腿,那匪人中箭吃痛,叫嚷退后。      虽然箭弩仍在,却没了短箭,长生再也帮不上忙,只能急顾左右,观察西侧战况。      此时林道长已经占据了上风,在打杀了几个匪人之后,余下的喽啰再不敢贸然上前,敌酋钟阿梗气怒发狠,抢了两个喽啰的弯刀,厉叫旋舞,形同疯魔。      由于马帮众人所使用弯刀的样式很是古怪,林道长不惯操使,便弃刀不用,只以拂尘避强就虚,与钟阿梗对攻周旋。      就在此时,自钟阿梗外围聒噪呐喊的匪人突然遇袭,由于光线不明,看不到具体详情,但他们只是负痛倒地,叫嚷呼喊,却并不见出手之人,想必是受到了暗器的偷袭。      喽啰的惊叫呼喊惊扰到了正在抢攻的钟阿梗,本能的回头观望,林道长瞅准时机,旋身而上,拂尘直扫钟阿梗面门。      钟阿梗躲闪不及,头脸被拂尘扫中,那拂尘虽是柔软马尾,却大有韧性,在林道长灵气的催动之下犹如锋利丝刀,径直自钟阿梗的脸上留下了十余道细小血痕。      如果只是伤及面门,钟阿梗绝不会发出凄厉惨叫,再看他惨叫的同时急捂双眼,想必是被拂尘割瞎了眼睛。      钟阿梗是否伤及眼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当他弃刀捂眼的那一刻,他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林道长瞅准时机,灵气灌注右掌,急拍钟阿梗百会天灵。      林道长这一掌是灌注了灵气的,威力甚是惊人,钟阿梗挨了个正着,哀嚎一声,踉跄后退,天灵塌陷,眼见不得活了。      就在长生为林道长打杀了敌酋暗自欢喜之际,意外突然发生,不计其数的细碎白光自钟阿梗身上疾飞而出,方圆五丈之内,上下左右,尽在那白光的笼罩之下。      由于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林道长毫无防备,待得发现白光射来,已经无法全身而退,危急关头只能急切抬手,护住了自己的头脸。      与林道长同时遭到白光殃及的还有钟阿梗身边的一干匪人,那些细碎白光当是暗器无疑,被暗器射中的匪人无不负痛惊叫,痛苦哀嚎。      直到这一刻,围攻李中庸和陈立秋的匪人方才发现西侧战团的变故,眼见头领殒命,顿时斗志全无,惊慌收手,四散逃走。      眼见敌人作鸟兽散,林道长顾不得检视伤势,冲向敌人的同时沉声下令,“留下他们。”      听得林道长言语,李中庸和陈立秋顾不得喘息,各持兵刃尾随追杀,先前施放暗器攻击马帮众人的乃是老四田真弓,由于此前从未听众人说起过,故此长生并不知道她会使用暗器,此番是第一次看到田真弓施放暗器,但田真弓使用的是何种暗器他并不知晓,因为光线昏暗,看不真切。      为了摆脱林道长等人,马帮余孽慌不择路,分散逃跑。      林道长只能与李中庸等人分头追赶。      逃命之时匪人顾不得再持拿火把,纷纷抛扔了火把,以免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火把一灭,长生便看不到周围的情况,他不会武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留在树下,守着巴图鲁。      就在周围逐渐归于寂静之时,一具原本趴伏在地上的尸体突然动了,不是勉力的挣扎,也不是无力的支撑,而是突然起身,径直冲向不远处的木箱。      短暂的错愕之后,长生明白了其中缘由,这个马帮匪人并没有受伤殒命,而是贪生怕死,故意倒地装死,此时见林道长等人全部离开,自认为有机可乘,便爬起来想要盗走木箱里的秘笈。      巴图鲁也发现了此人的举动,心急如焚,迫切的想要起身阻止,但他肢体麻痹,根本无力起身,只能发出含混的呼喊之声。      那装死的匪人并不理会树下的二人,径直跑向木箱,寻找木箱锁扣,想要打开木箱。      长生知道田真弓此前按照林道长的指示在周围布下了阵法,有阵法在,阵内的每个人都跑不掉,但是越来越远的追杀之声令他怀疑田真弓布下的阵法并没有起效,此时最远的呼喊之声已经到得百丈之外了,根据田真弓先前离开的时间来推断,那么短的时间她根本来不及自百丈之外布置阵法。      此时那只箭弩仍被长生拿在手里,但是他空有箭弩,却无短箭,就在他想要捡拾匪人遗落在地上的弯刀上前拼命时,突然想到自己的左肩上还插着一支短箭。      此时那匪人已经打开了木箱,正脱下上衣,急切的掏拿包裹木箱里的古籍和竹简。      长生顾不得多想,抬起右手握住了插在自己左肩的那支短箭。      他是想一咬牙直接拔出来的,但是他低估了因此带来的剧烈疼痛,别说拔出了,单是握住短箭就令他浑身颤栗,冷汗直冒。      长生并不知道箭头的形状,也不知道插了多深,但有一点他是知道的,此时林道长等人已经去得远了,便是听到他的呼喊也来不及回头,更何况自己一旦呼喊,那匪人很可能跑过来将自己和巴图鲁杀掉,想要杀掉此人,只能使用箭弩。      那匪人用衣服包了满满一兜秘笈,转身向南跑去,见此情形,长生知道不能再等了,深深呼吸之后握紧短箭,紧咬牙关将其拔了出来。      长生知道拔出短箭一定会带来剧痛,却没想到短箭拔出之后鲜血会自伤口急涌而出,而同时带来的还有力气的急速衰减。      眼见匪人越跑越远,长生哪里还敢犹豫,紧咬牙关,双手拉弦,大肆用力不但剧痛锥心,还令伤口处鲜血喷涌。      那箭弩的拉筋本就坚韧,长生便是不曾受伤,想拉开也不容易,此番更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方才拉弦到位,卡住了短箭。      大量失血令他眼前金星直冒,站起之后更是头昏眼花,天旋地转,深深呼吸,勉力镇定,终于抢在瘫倒之前射出了短箭。      在那匪人哀嚎倒地的同时,长生也倒了下去,他并未就此晕厥,察觉到自己左臂血如泉涌,便徒劳的用手抓捂,但短箭留下的伤口既深且大,他的抓握如何能够止血。      趴伏片刻,长生坚持着爬回树下,他的所作所为巴图鲁都看在了眼里,苦于肢体麻痹,不能夸赞表扬,只能呜呜出声,勉力点头。      眼见左臂血流不止,长生有心进行包扎,奈何受伤部位位于左肩,且不说没有现成的布条,便是有,他也无法自行包裹,为了保存体力,他只能安静的坐在树下,等待林道长等人回来。      不多时,李中庸搀着陈立秋回来了,眼见木箱被人打开了,李中庸好生惊愕,直待长生有气无力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李中庸方才如释重负,急忙自木箱里找出金疮药,为他和陈立秋上药包扎。      片刻过后,林道长和田真弓回返。      听完李中庸的转述之后,林道长冲长生投去赞赏眼神,转而命田真弓燃点篝火。      附近有不少敌人遗留的火把,田真弓将火把收集起来,重新点燃,忙碌的同时多有内疚自责,只道天性愚钝,学艺不精,所布阵法大有瑕疵。      听得田真弓言语,长生知道自己猜对了,田真弓先前所布阵法果真没有起效。      篝火燃起之后,林道长解开了衣襟,由于林道长背对着自己,长生看不到林道长的伤情,但根据李中庸紧锁眉头来看,林道长肯定受伤了,而他所受之伤无疑来自钟阿梗临死之前周身射出的细碎白光。      李中庸随身带有许多灵巧器物,取出几件借着火光帮林道长拔取那些形同牛毛的暗器。      “师父,这些暗器虽为白色,却似淬过剧毒。”李中庸好生担忧。      林道长缓缓摇头,“不必担心。”      “老四,搜找那蛮人尸体,找寻解药。”李中庸冲田真弓说道。      田真弓答应一声,转身向钟阿梗的尸体走去。      长生起不得身,也不得帮忙,但心中却甚是忧虑,他先前看的清楚,那些暗器并不是钟阿梗主动发出的,而是在钟阿梗受伤濒死之际自行射出的,这便说明那些暗器是钟阿梗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手段,既是同归于尽,便不太可能留有解药。      检视过后,田真弓当真自钟阿梗的尸体上找到了几个瓷瓶和一些竹筒,林道长逐一闻嗅辨别,自其中找出一个递给田真弓,“此为醉鱼草的解药,拿去与老大服下。”      田真弓接过解药,走向巴图鲁。      “师父,全部取出来了,共有十三根。”李中庸抬手擦汗。      林道长点了点头,合上衣襟,自其中一个瓷瓶里倒出一枚药丸,仰头服下。      尘埃落定,众人放松下来,陈立秋虽然受伤却不掉精神,指着死猴子笑道,“还是老五细心,连猴子都不曾放过,此番便不虞走漏风声了。”      “三哥,你们一共打杀了多少人?”长生问道。      “连那贼酋在内,二十六人无一漏网。”陈立秋随口说道。      长生闻言眉头大皱,“二十六人?”      “确是二十六人,我计数过,尸体全在。”陈立秋说道。      “二十六人,先前我也暗暗数过。”田真弓说道。      长生无力摇头,“不对,不是二十六人,是二十七人,其中一人站在西侧那棵大杨树的后面,位置隐蔽,不易看到……”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