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谆谆善诱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听得林道长言语,田真弓点了点头,转而走向床边,收拾行李。      见长生站立不动,林道长摆手催促,“收拾一下,马上动身。”      “师父,您所说的时不我待是什么意思啊?”长生问道,时不我待出自论语,意思是时间不会等待我们,眼下消息已经走漏,众人的境遇的确非常危险,林道长用时不我待来形容也很贴切,但他总感觉林道长话里有话。      林道长闻言先是一愣,转而歪头看向长生,微笑说道,“用不了多久江湖中人就会蜂拥而至,在此之前咱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做好万全准备。”      “哦。”长生点头。      林道长放下水杯,拍了拍长生的肩膀,“快收拾去吧。”      不多时,众人收拾妥当,结清房钱离开了客栈。      林道长此前曾经买了一匹马,眼下这匹马就拴在客栈外面,接下来众人还要再往集市买上一匹马和一辆车。      在去往集市的途中,林道长授意李中庸购买了不少干粮,这些都是现成的吃食,不需烹炊,众人接下来要日夜兼程,没时间再起火做饭了。      午后未时,众人乘坐马车动身上路,这是一辆双马驾辕的乌篷大车,由巴图鲁驾辕,李中庸居副驾,余下四人坐在车里。      马车自西门出城,出城之后林道长说了个地名儿,巴图鲁答应一声,扬鞭策马。      “长生,你可曾后悔与我们同行?”林道长看向长生。      长生摇了摇头。      林道长微笑摇头,转而说道,“习武之人常说留情不动手,动手不留情,你如何看待这句话?”      长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便抬头看向陈立秋,希望陈立秋能给他一点暗示。      “你别看他,我在问你。”林道长说道。      长生无奈,只能自行思量,“动手不留情,留情不动手,好像有道理,能不动手还是别动手了。”      “你的意思是能忍则忍,忍无可忍便痛下杀手?”林道长追问。      长生根据林道长的语气猜到自己可能说错了,但他想不出自己错在何处,只得低声说道,“能不杀还是别杀了。”      眼见长生为难发窘,林道长便没有再逼他,而是正色说道,“你一定要记住,他日你武功大成,倘若遭遇冒犯挑衅,一定不要退避忍让,忍一时没有风平浪静,退一步也没有海阔天空,欺软怕硬是世人的通病,在遭遇挑衅和冒犯之后,一定要立刻给予惩戒,万不可姑息忍让,要知道姑息忍让只会助长罪恶,绝不会换来友善和尊重。”      林道长说到此处又开始咳嗽,长生趁机看向陈立秋,陈立秋眉头微皱,偷偷摆手,示意他也不明白林道长为何突然说这些。      待得止住咳嗽,林道长又道,“忍让的背后并不是包容和大度,而是胆怯和逃避,该出手时就出手,无需自重身份,及时且必要的惩戒对彼此都是好事,你不会积聚怒气,乃至狂怒爆发,对方也不会得寸进尺,最终自寻死路。”      “哦。”长生似懂非懂。      一旁的陈立秋接过话头儿,“师父,您的意思是能在恶人打我们的时候给他一拳,就别等恶人蹬鼻子上脸想要杀我们的时候给他一刀了?”      “正是,”林道长正色点头,“恶人也有父母妻儿,在他们为恶之初小惩大诫,让他们有所收敛,远比姑息纵容,示弱诱导,最终取他们性命要好。”      听得林道长言语,长生缓缓点头,林道长所说的这些他先前想都没想过,不过仔细想来林道长所言却是大善至理,退一步真的不太可能海阔天空,忍一时也不太可能风平浪静,只会换来他人的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退一步说,即便真的保全了自己,也没能制止罪恶,恶人可能不来招惹你了,却也会去招惹别人,此乃明哲保身,独善其身的胆小逃避。      “长生,我说的话你记住没有?”林道长沉声问道。      “记住了。”长生点头。      “复述一遍。”林道长说道。      长生规整了一下思绪,转而说道,“动手不留情,留情不动手这句话是不对的,倘若有人挑衅冒犯,应该立刻给予惩戒,不能没来由的忍让,那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变本加厉,最终惹得我们暴怒出手。如果我们早些出手,他可能只是挨顿打,但我们如果一味忍让,心中积聚了大量怒气才出手,他们可能就要丢条命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就是我们先前的忍让害死了他们。”      “孺子可教,”林道长缓缓点头,转而抬高了声调,“你们也都记住,只要力所能及,一定不要忍气吞声,要知道怒气会滋生戾气,而戾气则会左右心性,与人为善者回以善,与人为恶者回以恶,如此这般才得心境光明平和。”      林道长言罢,车里的三人尽皆点头,驾车的二人也出声答应。      林道长貌似有些疲惫,说完这番话便闭上了眼睛,赶路时马车颠簸,也不得盘膝打坐,只是闭目养神。      眼见林道长闭上了眼睛,车里的三人也随之放松了下来。      不过没过多久,林道长又睁开了眼睛,“对了,我先前所说可不是让你们小肚鸡肠,睚眦必报,要知道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动手之前一定要明辨是非,区别对待。”      林道长言罢,众人再度点头。      林道长又看向长生,“长生,你恨不恨你的那些乡邻?”      长生不知道林道长为何突然问起此事,想了想方才出言说道,“恨。”      “那头黄牛白日里还在为他们翻耕土地,到得夜间他们竟然想要杀掉它,你是不是因此痛恨他们忘恩负义?”林道长问道。      “是。”长生点头。      “你恨他们是对的,他们的确无情无义,”林道长说道,“但是你再想,那头黄牛只是与你亲近,对你而言那头黄牛是你的亲人,可对他们而言那只是一头可以宰杀充饥的黄牛。”      林道长说的是实情,长生只得点头。      “你们都还小,对人性少有了解,”林道长说道,“日后你们会经历很多事情,一定要记住,不要因为他人的薄情寡义,背叛出卖,反目成仇,恩将仇报而愤怒绝望,要怪只能怪自己有眼无珠,所交非人。”      林道长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继续说道,“我们为世人做什么,并不是因为世人值得我们那么做,而是我们想要那么做,永远不要奢求世人投桃报李,知恩图报。”      “师父,您的话我们都记住了。”车外的李中庸说道。      “长生,你记住了不曾?”林道长问道。      长生没有立刻接话,林道长的这番话说的有些突兀,他倒是记住了,却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理解了。      见长生犹豫,一旁的陈立秋说道,“师父的意思是不能随随便便就对别人掏心掏肺,就算对别人好,也别盼着人家领情,不抱希望就不会失望,我说的对吧,师父?”      林道长欣慰点头。      “我记住了师父。”长生说道。      林道长缓缓点头。      初春时节白昼仍然很短,傍晚时分,巴图鲁停下马车,众人下车透气解手。      巴图鲁搀着陈立秋,李中庸扶着长生,走进了路北树林。      “你们有没有发现师父今天有些反常?”李中庸低声说道。      “是有些反常,”陈立秋说道,“师父今天的话有些多。”      “师父在给咱们讲大道理呢,多说几句咋啦。”巴图鲁说道。      “给咱们讲大道理?”陈立秋撇嘴问道,“你跟了师父那么多年,师父有没有给你讲过大道理?”      “咦,”巴图鲁抬手挠头,“好像没有。”      “师父今天的这番话主要是冲老五说的,”李中庸说道,“师父貌似很担心老五日后会误入歧途。”      李中庸的话令长生哭笑不得,“二师兄,别说笑了,我一个瘸子,也不会武功,能走什么歧途啊。”      “那可说不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记性好,天赋高,他日成就必在我们之上。”李中庸说道。      “什么呀,我也只是背记快一点罢了。”长生说道。      “总之师父今天不太对劲儿,”陈立秋提上了裤子,“你们注意到没有,师父一直在咳嗽。”      巴图鲁说道,“可能是跑太快了,颠的,接下来我赶慢点儿。”      “行了,行了,快饮马去吧。”陈立秋摆手催促。      巴图鲁系好腰绳儿先走了,树林里只剩下了李中庸,陈立秋和长生。      陈立秋随手摘了根枯草叼在嘴里,歪头看向李中庸,“你怎么看?”      “我怀疑钟阿梗身上射出的细针是淬毒的。”李中庸低声说道。      “你身上有验毒的家什,那细针有毒没毒你不知道啊?”陈立秋说道。      “验不出来。”李中庸摇头。      听得李中庸言语,陈立秋眉头大皱,“你们先前不是自尸体上找到过解药吗?”      “是找出了几个瓷瓶,但里面不一定就是对症的解药。”李中庸说道。      陈立秋用舌头拨动着那根枯草,沉吟片刻出言说道,“师父先前曾经离开过几天,而且是骑马离开的,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当日路过冀州的时候师父曾经说过那里有位号称阎王敌的薛神医?”      “你怀疑师父去了冀州?”李中庸问道。      “你自己算,往返五天,时间是不是对得上……”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