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大仇得报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狗贼是二人先前约定的会合暗语,听得陈立秋高喊狗贼,长生立刻撇下对手,疾冲垫步,自院门立柱上踩踏借力,翻身跳进了二进院落。      富贵人家的宅子多为二进以上院落,似王府这种大型府邸,院落更是多达七进,陈立秋先前发出的呼喊应该在王府中间偏后区域。      接连翻过三道院墙之后,长生终于看到了陈立秋。      他本以为陈立秋已经杀了那洪郡王,高呼暗语只是让他撤退,未曾想陈立秋此时正站在院子正中,与一个身穿红衣的年轻女子四掌相接比拼内力,二人周围倒毙了大量守卫的尸体。      那身穿红衣的女子年纪当在二十五六之间,个子不高,肤色偏黑,手臂上亦有毒蛇刺青,应该与自前院拦他的那个红衣男子是一丘之貉,此人红衣之下并无中衣,很明显是仓促披上了衣服。      陈立秋的玄阴真气霸道非常,与之比拼内力的红衣女子此时已是浑身发抖,遍体挂霜,但陈立秋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双臂乌青,面孔漆黑,很明显已经身中剧毒。      不止长生在闻声赶往,内宅的护卫也在全速赶来,长生翻墙落地的同时,一队护卫也自后院冲了进来,眼见陈立秋与那红衣女子正在比拼内力,领队的校尉立刻拔刀,疾冲挥斩。      见此情形,长生哪里还敢犹豫,立刻催动身法,疾冲上前,抢在校尉砍中陈立秋之前起脚将其踢飞了出去,转而旋身起脚,飞踢红衣女子的头颅。      红衣女子正在与陈立秋比拼内力,不得移动躲闪,惨遭重创之后口吐鲜血,仰身倒地。      失去了目标,陈立秋身形不稳,打了个踉跄,此时那队守卫已经冲上前来,长生顾不得搀扶陈立秋,急忙迎向守卫,攻击阻拦。      “怎么样?”长生好生担忧。      陈立秋没有回答长生的话,倒提软剑踉跄的冲向北面屋子。      见陈立秋冲向北面屋子,长生知道那洪郡王就在房中,边打边退,退守房门。      “你是谁派来的,马上悬崖勒马,本王既往不咎,高官厚禄也少不得你……啊!”      单听声音,长生就知道陈立秋已经得手了,在陈立秋拎着血淋淋的头颅踉跄出门的同时,前院那红衣男子也率领大量守卫疾冲来到。      陈立秋身中剧毒,长生焉敢恋战,纵身向东,攀附东侧门柱反冲助势急旋而回,抓住陈立秋的手臂将其甩向西面厢房。      陈立秋毒发虚弱,借着长生的大力甩送勉强落于厢房屋顶,见其身形摇摆,随时可能跌落,长生再度自门柱上踩踏借力,翻身上房,踩着正屋的屋檐冲向西厢。      那红衣男子此时已经缓过神来,眼见洪郡王殒命,二人要跑,怒吼叫骂,提气轻身,朝着西厢急掠而去。      长生先前虽然踢倒了此人,对此人却甚是忌惮,也亏得自己先前只是踢踹而没用拳掌,如若不然势必重蹈陈立秋覆辙,见此人杀气腾腾的冲向陈立秋,而陈立秋已无还手之力,长生只得自正屋屋顶踩踏借力,旋身加速,凌空拦截。      那红衣男子灵气修为虽然精纯,身法却是平平,眼见长生中途杀来,只能仓促出手,回招自保。      长生凌空起脚,连续踢踹,将那红衣男子踢了下去,而自己则借着反震之力回到了西厢屋顶。      但是不等他上前扶住陈立秋,那红衣男子已然再度跃起,落向屋顶。      长生的灵气修为比对方低上太多,焉敢让对方站稳脚跟,趁对方立足未稳之际再度旋踢,他深知二人目前的处境,也知道自己无法凭借武功拦住对手,故此此番出脚,直接在双脚上灌注了玄阴灵气,接连踢踹之下,寒气入体,那红衣男子坠落院中,再无追赶之力。      逼退了对手,长生立刻回身扶住了陈立秋,自西侧厢房借力落地,穿过一条内巷来到西墙之下,踏地拔高,翻出了王府。      “老五,我怕是不行了。”陈立秋浑身发软,灵气不续。      便是陈立秋不说,长生也知道陈立秋的情况非常危险,因为他是与对方比拼内力时中毒的,剧毒会直接自经络侵染周身,陈立秋的头脸已经发黑,这便说明剧毒已经上冲头颅,而陈立秋说话之时口有腥臭之气,此乃剧毒内侵五脏所致。      “我大仇已报,再无遗憾,”陈立秋呼吸急促,“你马上走,我封住穴道,替你挡住追兵。”      “不可。”长生急忙阻止,与此同时千金翼方自脑海中极速闪过,似陈立秋这种情况若是立刻辨症救治,也有成功可能,但眼下情势危急,且缺少药物,根本无法从容救治。      急切的思虑之后,长生背起了陈立秋,“不要乱动,趁灵气尚受控御,反催内释,自我冰封。”      陈立秋剧烈挣扎,“放我下来,我不会连累……”      不等陈立秋说完,长生便打断了他的话,“你知道我不会撇下你,不照我说的做,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      言罢,背着陈立秋疾行向西。      陈立秋知道长生言出必行,无奈之下也想照他说的做,但所中剧毒霸道非常,此时浑身麻痹,体内灵气已不受心神控御。      长生背着陈立秋,紧贴之下察觉到陈立秋已经无法控御灵气,于是只能催动混元神功,自背后和双手释放玄阴寒气,帮助陈立秋降温。      陈立秋比长生重不少,眼见长生背着自己甚是吃力,陈立秋多有心疼,但长生所发寒气此时已经入体,他无力挣扎,只能低声劝道,“老五,放我下来吧,背着我,你逃不出去的。”      长生虽有灵气修为,却并不高,分出一部分为陈立秋降温,用以催动身法的灵气就有所减少,虽然听到了陈立秋的话,却无心接话,只是紧咬牙关,全力奔跑。      大街上此时已经到处都是官兵了,陈立秋受了伤,二人再不能横冲直撞,好在追风鬼步甚是玄妙,长生反应也极为迅速,借着大部分官兵无有夜视之能的便利自街道上圈绕迂回,隐藏行踪往南城移动。      在赶往南城的途中长生也想到了能否藏在城中,但这个想法刚一浮现就被他自己打消了,这条路走不通,一是长安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官府一定会掘地三尺寻找凶手,躲在城里迟早会被官兵找到。二是陈立秋所中剧毒在城里也无法进行救治,根据陈立秋口气腥臭,那红衣女子双臂上有毒蛇纹身来看,陈立秋中的应该是某种蛇毒,想要解毒,必须找到同样的毒蛇。      出城之后怎么办?长安位于北方,那红衣女子乃是南方人,大部分的毒蛇都在南方,哪怕逃出了长安,也来不及前往南方寻找毒蛇,怎么解毒?      万分焦急之际突然想到自己先前居住的山谷里还藏有几枚丹药,其中就有解毒丹药,倘若能够顺利出城,且全速赶往,兴许还来得及。      但是当长生背着陈立秋大汗淋漓的接近城墙时,城墙上的景象令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城墙上已经站满了士兵,最要命的是黎明拂晓,天已经亮了。      想要悄然出城已经不可能了,想要出城只能硬闯……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