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疯癫高手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没有,没有,”长生连连摆手,“我就是感觉我三师兄人很好,你也很好,年纪也差……”      不等长生说完,倪晨伊就打断了他的话,“真没有?”      “真没有,”长生摇头说道,“我连掉脑袋的事情都不骗你,这种事情更不会骗你了。”      听长生这般说,倪晨伊略微消气,再见长生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是惶恐,心头一软,伸手帮其擦去了粘在嘴角的米粒,“以后不准胡说,我对你三师兄只是心存敬重,没有别的什么想法。”      “好。”长生点头。      “好了,别吃了,我带你去宴宾楼长长见识。”倪晨伊站了起来。      “我已经吃饱了,”长生端起粥碗将里面剩下的麦粥喝掉,“要不等住持师伯他们来了,咱们再去吧。”      倪晨伊颦眉犹豫,没有立刻接话。      “这样吧,你先带我四处转转,行吗?”长生商议。      倪晨伊点头同意,见她要拿钱袋,长生急忙摸出铜钱抢先付账。      倪晨伊也好长时间没回长安了,不过她是在长安长大的,这几年长安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倪晨伊走在前面,指点介绍,那些光着膀子自门口马车上搬卸米粮的壮汉都是酒坊的伙计,里面的院子就是酿酒的酒坊。      那处传来砰砰响声的地方是榨油的油坊,砰砰的声响是晃锤击打油饼的声响,眼下能够榨油的只有芝麻和豆子,芝麻油是上好的油,很是昂贵,只有官宦人家才能吃得起。而豆油也不便宜,家境富足才吃得起,大部分的居民和城外的农人只能吃动物的油脂。      还有那处挂着不同颜色布匹晾晒的院子是染布的染坊,染过的布匹比寻常的灰白布匹要贵上不少。      那些位于府邸后院的木楼多为大家闺秀的绣楼,大户人家的女儿平日里不经常出门,可以自绣楼上俯望周围的景物和过往的路人。      那处有香气散出的精舍是售卖胭脂水粉的地方,胭脂水粉很是昂贵,是馈赠女子的上好礼物。除了胭脂水粉,那里还有香料售卖,沉檀龙麝四大名香都不产自中土,沉香产自南方的安南地界,檀香则以天竺出产的质量最好,龙涎香是西域客商带来的,而麝香则产自东北的安东都护府。      还有那些悬挂门匾的豪门大院儿,上面写着某某官职的就是在任的朝廷命官,门匾上写着赵府,钱府,孙府等诸如此类的就是卸任的官员或大贾富商。      倪晨伊陪着长生自西城走到东城,到得东城,倪晨伊说的什么长生就没有用心听了,因为他发现此处离当日陈立秋暂存赵小姐尸身的废屋不是很远,他知道陈立秋已经回到了申州,但他不确定陈立秋当日有没有顺利带走赵小姐的尸身。      发现长生走神,倪晨伊随口询问缘由,长生也没有隐瞒,简略说了。      听完长生的讲说,倪晨伊眉头微皱,沉吟片刻出言说道,“过去看看吧,不然你心里总是惦记着。”      “万一有官差埋伏在附近怎么办?”长生有顾虑。      “应该不会,”倪晨伊说道,“你三师兄想要带走那女子的尸体只能悄然行事,一旦惊动了官兵,他势必不能带着尸体全身而退,他顺利的逃出了长安,说明没人知道他逃离之后又回来过。”      长生想了想,感觉倪晨伊说的有道理,但后面还有几个护院在远远的跟着。      见长生回头,倪晨伊心领神会,命几人先行回府。      几人受命保护倪晨伊,焉敢撇下倪晨伊先行回返,倪晨伊无奈,只得命他们先回宝清客栈等候。      回府他们不敢,但先去宝清客栈等着他们还是敢的,毕竟府上的人不知道他们曾经离开过倪晨伊。      打发走了护院随从,长生带着倪晨伊小心翼翼的找到了那处破屋,但他没进去,只在屋后缓慢走过,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如果尸体还在,势必会有腐坏气味。      他本不想进去,但最终还是进去了,因为他真的闻到了异味,由于已是秋冬时节,气温较低,气味并不是非常浓烈。      二人是一起进去的,待得看到房中的景象,长生暗暗松了口气,赵姑娘的尸身已经被带走了,当日陈立秋用来捆负尸身的绳子也不见了,留在房中的是七颗已经发黑腐坏的头颅。      倪晨伊何曾见过这等景象,捂着口鼻转身跑了出去,长生随后跟出,顺手带上了房门。      倪晨伊并未娇气呕吐,不过脸色很是难看,倚着墙壁大口喘气。      四顾无人,二人快步离开。      到得安全所在,倪晨伊低声说道,“说了你可不要误会,我真的很敬佩你的这位三师兄,如果有机会遇到,我一定敬他一杯。”      “好。”长生点头。      “你先前说过你们师兄弟共有五人,另外三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倪晨伊问道。      “大师兄是个直性子,二师兄很是沉稳,老四是个女的。”长生随口说道。      “女的?”倪晨伊皱眉追问,“长什么样子?”      “挺好看的,”长生实话实说,“不过她的话不多,我跟她没说过几句话。”      倪晨伊半信半疑,歪头看着长生,直待长生不耐烦的瞅了她一眼,这才释了怀疑,放下心来。      二人说话之间回到了主路上,眼见不远处有一座雄伟阔气的七层高楼,长生突然想到传说中的太平客栈也有七层,走到近前一看,竟然真是太平客栈。      “你对这家客栈了解多少?”长生低声问道。      “不少。”倪晨伊笑道。      长生不解,转头看她。      倪晨伊笑而不语。      “不会是你家开的吧?”长生惊愕。      倪晨伊点了点头,“不过外人都不知道,连这里的几个掌柜也不知道。”      “我听说这里的大掌柜是个神秘女子。”长生说道。      倪晨伊小声说道,“那是我七娘。”      “你爹有几房妻妾?”长生好奇。      “三妻四妾,不过孩子只有我一个,”倪晨伊说道,“我听我爹说之所以能有我,还是请了老天师祈福做醮我娘才有了身孕。”      “怪不得你爹要把你送到龙虎山当道士。”长生恍然大悟。      倪晨伊摇头说道,“也不全是因为这个,前几年朝中局势不明,我爹把我送到龙虎山也是为了躲灾避祸。”      长生点了点头。      倪晨伊手指东南,“此处离我家不是很远,要不过去见见我爹吧。”      “不不不,”长生连连摇头,“走走走,回去,回去。”      长生不去,倪晨伊也不强逼,跟着他往西走去,“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怎么想的,如果你有什么顾虑,那大可不必,以后你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有了孩子也随你姓氏……”      倪晨伊说的直白大胆,搞了长生个面红耳赤,急忙摆手说道,“别说这些,我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不行,我必须把话跟你说清楚,”倪晨伊说道,“你不要听信市井之徒的妄猜诋毁,说什么赘婿境遇凄惨,饱受歧视排挤,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蝇营狗苟的市井之中,绝不会出现在诗书教化的庙堂之上。”      “我知道,”长生点头说道,“德者本也,财者末也,欲求财,先修德。你们倪家能富甲天下,必是有德之人,正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如果你们是无德之人,也担不起这富甲天下的富贵了。”      长生的这番话说到了倪晨伊的心里,“他日见了我爹,类似的言语多说几句,倒不是阿谀讨好,而是谁都喜欢听那舒心的好话。”      长生瞅了倪晨伊一眼,无奈叹气。      “有些话你可能不爱听,”倪晨伊说道,“古人云仓廪足而知礼节,庙堂之上可能不全是好人,但市井之中坏人更多。”      长生苦笑摇头,“我不知道庙堂之上是什么样子,但我感觉他们应该不会想打死我,吃我的牛。”      倪晨伊并不掩饰自己的欢喜,“你虽然出身贫苦却并不仇富,虽然年纪小却清醒公允,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你别夸我了,”长生好生无奈,“我越来越怕你了。”      “你怕我什么?”倪晨伊笑问。      “你真的别逼我了,我现在都没心思好好练武了。”长生愁恼摇头。      “好吧,”倪晨伊点头说道,“我好像有些操之过急了,以后不管什么事情都跟你商议,征求你的意见,绝不擅做主张。”      长生不知如何接话,只能点了点头。      二人一路向西,走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回到了宝清客栈。      倪晨伊的那些随从一直在大堂等候,见二人回返,急忙迎了出来,先前背那少年回来的武师上前说道,“小姐,那受伤的少年醒来之后执意离开,我留他不住,送他黄金他也不收,我只能跟着他去了他的住处,他住在北面的马王庙,跟一个老疯子在一起。”      见倪晨伊皱眉,那武师急忙又道,“我问过他的姓名,他叫杨开,来自雍州。”      武师说完,倪晨伊转头看向长生,“要不咱去看看他吧。”      长生正有此意,便点头同意。      二人离开客栈往北去,途经药铺时长生进去抓了两副药,这两副药花了他不少钱,只因除了疗伤药物,其中还有大补气血的人参和鹿茸,那名为杨开的少年食不果腹,气血两亏。      马王庙位于西城的西北角,是座很小的庙宇,荒废多年,破旧不堪,小庙没有左右耳房,只有三间正屋,东侧已经坍塌,只有西侧两间还能遮风挡雨。      二人来到的时候一个披头散发的古稀老者正在庙宇东侧的残砖瓦砾里翻找着什么,那个名为杨开的年轻人左手端着一碗麦粥,右手拿着汤匙,正在劝那老者吃饭。      “无量天尊,杨大哥,有礼了。”长生驻足稽首。      实则在长生开口之前,杨开已经看到了他们二人,待长生稽首见礼,杨开点头回礼,“您就是三生道长?”      “是我。”长生微笑点头,杨开能喊出他的道号他并不意外,因为倪晨伊先前曾经叮嘱过随从,待杨开苏醒之后告诉杨开是他出手救助。      “多谢道…...”杨开话没说完就被那老者给打断了,自瓦砾里钻出了个小耗子,那老者兴奋叫嚷,追着去抓,碰到了杨开,杨开手里的粥碗险些脱手。      “杨大哥,我粗通医术,知道你身上有伤,特意送些药草给你。”长生说道。      “多谢道长,无功不受禄,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药我不能要。”杨开摇头说道。      “杨大哥多心了,”长生摇头说道,“我并无所求,你身上有伤,大意不得,就不要推辞了。”      杨开缓缓摇头,转而端着粥碗跟上了那个披头散发的老者,“师父,小心被它咬到。”      “令师这是怎么了?”倪晨伊出言问道。      杨开长长叹气,没有回答。      杨开没有回答,长生却看出了些许端倪,“四肢微颤,目赤面黄,弯腰蜷背,步履摇晃,这不是寻常的失心疯,此乃中毒所致。”      听得长生言语,杨开震惊非常,急切转头,“道长,您懂医术?”      “粗通。”长生点头。      “您能不能…...”杨开欲言又止。      “你别着急,我先给令师号号脉。”长生说道。      杨开连声道谢,放下粥碗,连哄带抱的将那古稀老者带到了长生面前。      由于那疯癫老者正在挣扎,长生便不得从容号脉,无奈之下只能探手触其脖颈。      短暂的贴附之后,长生震惊缩手。      倪晨伊发现长生神色异常,急忙问道,“怎么了?”      长生没有回答倪晨伊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杨开,“令师乃太玄修为?”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