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观战选婿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听得长生言语,大头如释重负,看得出来,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已经很满意了。      “此战你虽然获胜,却伤及肺腑,接下来几场你不要参加了,”长生说道,“稍后我们把你送回自己府上,你在家安心休养。”      “不成,”大头摇头说道,“明日我还得去。”      见长生皱眉,大头急忙解释道,“我伤的挺重,明日肯定是打不了了,但眼下只剩下六十个人了,再分两队的话就是三十对三十,明日我与你们同去,入场时站到你们二人中间,如此一来你们二人就会被分到一队,而我会分到另外一队,抽签时若是我能抽中与你们同样的数字,你们中的一个就可以不战而胜。”      “哈哈,你想的倒周全。”长生笑道。      大头嘿嘿一笑,“几率虽然不是很大,却还是有的,况且我今天是被抬下来的,明日若不过去露个脸,他们还以为我被打的起不来床呢。”      见大头说的有道理,长生便点头同意,就在此时,倪家又派人来了,一共来了三个人,倪泰手里拎着三人的晚饭,后面一人捧着三件崭新整洁的新衣,三件衣服一件道袍,一件常服,还有一件很小的小袍子,无疑是为三人量身赶制的。      最后进门的家丁双手拎着两大包止血补气的药草。      简短的交谈过后,三人告辞离去,离开的时候顺便儿将二人先前骑回来的马匹给牵走了,那是禁军的马匹,晚上是要还回去的。      倪泰等人离开之后,长生挑出几样药草命丫鬟拿下去熬煮,然后与杨开和大头自屋里吃饭说话。      倪家送来的饭菜应该又是出自宴宾楼,净是些稀罕东西,不过比昨晚的稀奇古怪要正常不少。      大头身上有伤,没什么胃口,只喝了几口草珠野鸡粥,剩下的全被长生和杨开拾掇了,二人都饿坏了,武举比试一站就是一整天,中午还不管饭。      大头有些萎靡,不过并不影响他开口说话,眼见杨开衣衫破旧,便善意提醒,“明天换上倪家送你的新衣服,收拾的精神点儿。”      杨开不明所以,疑惑看他。      大头说道,“我听说以往的武举进入三甲之后,就会有皇亲国戚家的千金小姐临场围观,趁机挑选称心的夫婿,这次武举她们应该也会过来看。”      听得大头言语,杨开意兴阑珊,一笑置之。      大头又看向长生,眼见长生正在低头打量白日里被白瑶抓烂的道袍,随口说道,“你就不用了,你都有主了,穿什么都一样。”      长生知道大头在说笑,也不接话,而是随口问道,“你在城南客栈住了许久,那里人来人往,你有没有听说咱们这些人以后会被分派什么差事?”      “这个真不好说,朝廷六部九司有太多官职了,”大头摇头说道,“不过咱们都是武举入仕,朝廷肯定不会给咱分派文职,要让咱们出去领兵打仗应该也不会,毕竟除了我这个浑水摸鱼的,你们的年纪都太小了。”      见长生面露思索,大头又道,“如果让我猜的话,我感觉咱们中的一部分人会被分到刑部,大理寺,督察院,这三个地方都是办案拿人的,需要你们这样的人。”      “别你们你们的,你也是武进士出身。”长生说道。      “官差拿人都是气势汹汹,威风凛凛,突然蹦出个矮倭瓜还不把人笑死,”大头说道,“退一步说就算真把我分过去了,也顶多让我去当个看管犯人的牢头儿。”      “你可是从六品哪,能当牢头儿?”长生随口反问。      “那就当个大牢头儿,”大头笑过之后言归正传,“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三个地方,分到禁军当差也有可能,禁军又分为御林军和神策军,御林军人少,神策军人多,我听说御林军听皇上的,神策军好像是太监说了算。”      听得大头言语,长生缓缓点头。      就在此时,汤药熬好了,长生接过汤药先喝了一口,确认无误方才递给杨开,由杨开喂给大头。      “我一会儿就得回客栈,”长生说道,“我想了想,感觉你还是不要回前街了,就在这儿歇一晚吧,杨开在这儿,你们俩也能有个照应。”      大头此时正在喝药,便未能接话,直待喝完药方才点头说道,“好啊,我也懒得动弹,今晚就在这儿睡吧。”      又坐了片刻,长生带着倪家送来的新衣服起身离开,他的两件衣服全在之前的比试中破损了,倪家想的着实周全,及时送来了替换的新道袍。      小心翼翼的回到宝清客栈,却发现客栈内外并没有人蹲守等候,这倒令长生颇感意外,他昨晚回来无人等候是因为他前天夜里没在客栈住,但今早他走的时候有不少人见他离开,而他今天又顺利晋升武进士,按理说不应该没人道贺攀交。      不过没人等候也正合他心意,他也不愿与陌生人交际应酬,无端分神,毫无意义。      就在他想去后院看黑公子时,李宗源自内堂出来与他说话,原来不是没人等候道贺,而是道贺之人都被李宗源打发走了,理由是他应对明日的二甲比武,此时拜访会耽误他休息。      人虽然打发走了,名刺却留下不少,所谓名刺就是写有主人身份和姓名的帖子,以厚纸居多,多为红色,两寸宽四寸长,双页对合,里面通常写有谁谁谁拜会之类的言语。      前来拜访之人留下的名刺太多,只能用木箱装着,长生请李宗源帮忙将那箱名刺送回房间,自己则去了后院,牵出黑公子,自后门出去,在近处街道溜达了几圈儿。      回到房中闲来无事便逐一检视那些名刺,全是陌生人,一个也不认得,他也不看人名,只看身份,近百份名刺中有一大半是商人,什么染坊坊主,粮店店主,酒楼掌柜,这些人无疑是冲着他倪家女婿的身份来的,希望混个脸熟,日后也好攀交结识。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低级官员的名刺,早知道有这些名刺,他先前也就没必要浪费大头的唇舌了,因为但凡前来拜访的人,都是认为以后可能会跟他共事的人,有刑狱三司,也就是刑部,大理寺,督察院。还有禁军的一些校尉,有御林军也有神策军。      留下名刺的还有军器监的官员,军器监顾名思义就是制造各种军器的衙门。      还有兵部的几个官员,兵部掌管兵事,他是武进士及第,以后的确可能分到兵部。      少府是负责皇亲国戚人身安全的衙门,少府低级官员的名刺也有。      官员的名刺大致也就这些,当然朝廷远远不止这几个衙门,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以后跟他没什么交集的,人家也不来套近乎。      除了商人和官员,还有少数江湖门派的名刺,其中以未能晋升武进士的武举人居多,这些人以后也可能会跟他打交道。      看过名刺,长生拉绳叫来热水,洗漱过后躺卧休息。      由于太过乏累,次日清晨又是被伙计叫醒的,杨开和大头在下面等他出发。      大头身上有伤,行动不便,是骑马来的,马是倪家送给大头的,还配了个专属的马夫。      同样的马匹倪家也给了杨开一匹,也配有马夫,但杨开没有骑马出来。      倪泰也在楼下等着,手里还拎着一个木盒,木盒里是各种水果。      倪泰是来陪长生上路的,木盒里的水果都是倪晨伊亲手挑选的,长生可以边吃边走。      同往比武广场的途中倪泰小声告知,只道今天倪晨伊也会到场观战。      长生闻言好生意外,前两日倪晨伊都没有亲自到场,倪晨伊不去观战他也理解,场外乱七八糟的人太多,年轻女子混杂其中怕是免不得被登徒子上下其手。      见长生面露疑惑,倪泰低声解释,只道倪倬受封国公,倪晨伊今日是按照惯例,与皇亲国戚和朝廷大员的千金小姐临场观战的。      听得倪泰解释,长生这才了然,昨夜大头也说过今天可能会有皇亲国戚的女儿过去观战选婿。      去到场外,大头下马,三人准备入场。      长生今日将寒月刀带在了身边,这把寒月刀出自春秋铸刀大师徐夫人之手,吹毛断发,无坚不摧,如假包换的神兵利器。      长生带了寒月刀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眼见杨开并未携带兵刃,便将寒月刀递了过去。      杨开摆手未接,先行入场。      眼见入场之人也如昨天那般左右双分,大头急忙跟在了杨开身后。      入场之后大头被分到了右侧一队,长生和杨开皆在左侧。      昨天选出的六十人乃是武举三甲,今日要自三甲之中再选出二甲,二甲共有十五人。      比试的规则跟昨天一样,同样是打两轮,第一轮选出三十,第二轮选出十五。      今日三人来的比较早,考官还没有到场,只能稍作等候。      昨日还有四处擂台,今日就只剩下两处了,擂台的面积又大了一倍。      由于自今日开始就不再禁用兵器了,这就导致今日的比武会更加惨烈,这么大的擂台,想将对方打下擂台可不容易,只能将对方彻底击败。      主考官的座位还在正北,两处擂台的监考官在擂台正南,今日与前两日不同的是在广场的东西两侧多了两排靠背大椅,木椅上都有黄绸软垫,上方都有红伞遮阳,东西两排靠背大椅共有五十多把,毋需说,这些靠背大椅都是为前来观战的千金小姐们准备的。      辰时临近,考官就位。      随后,数十名身穿正装的皇亲贵胄和王公千金自广场西北和东北款款入场…...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