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乱人心神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自广场东北入场的年轻女子皆为皇亲国戚,最先入场的最先入座,坐在正北首位,第二个入场的坐在其下首,依次排序,每个年轻女子都有一名丫鬟随行,主人落座之后,丫鬟就站在其身后。      自广场西北入场的年轻女子为王公大吏的千金,亦如东侧一般,最先入场的最先入座,倪倬被封济国公,国公为公爵一等,多为从一品。由于倪倬虽然慷慨捐赠,仁义济国,却并无战功,故此官封二品,如此一来倪晨伊入场的顺序便不太靠前,是第七个入场。      所谓封妻荫子,指的是自己入朝为官,妻子儿女也会受到朝廷的宣命敕封,在宣命敕封时朝廷都会赏赐礼服,此时倪晨伊等人穿戴的都是这种正装礼服。      这些千金大小姐一入场,所有年轻男子的眼前都为之一亮,都说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其实这话不对,长的跟个猪头一般,再怎么打扮也不会好看,好看就是好看,不打扮好看,打扮了更好看。这些千金大小姐无一例外的全是花容月貌,芳兰之姿。      众人瞠目打量之际,长生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不过他的心中并无垂涎,只有疑惑,为什么这些千金大小姐长的都这么好看,难不成投胎时的容貌长相也嫌贫爱富?      略一转念便恍然大悟,原因就在她们的母亲身上,身居高位的王侯将相不可能娶个丑八怪,母亲好看,女儿自然难看不到哪儿去。      杀入三甲的六十人中长生年纪最小,除了他和硕果仅存的一个女进士,大部分武进士都做不到心如止水,有直盯着看的,有不好意思看的,也有故作镇定的,总之这群美貌女子的出现搞的众人心神不宁。      见众人情绪多有波动,长生暗暗皱眉,这都什么规矩,比武之时搞这么一群美貌女子来做什么,想选如意郎君完全可以自远处偷看,何必跑到广场上来。      辰时一到,主考官宣读比武规则,与昨日一样,还是黑红抽签,此番长生和杨开抽的是红签,大头抽的是黑签。      长生和杨开先抽完,分别是十一和十八,轮到大头抽的时候,黑签十八已经被前面的人抽走了,黑签的签筒里还有十四支黑签。      大头伸手抽签时,长生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实则大头是否抽中黑签十一对他倒是没什么影响,因为他有必胜把握,不过他还是希望大头能够抽中黑签十一,一来他可以休息一轮,从容观察下一轮的对手。二来大头也能体面下场,给围观众人心中留下一个悬念。      心想事成,天随人愿,大头竟然真的抽中了黑签十一。      看的出来大头是想强自克制,掩饰喜悦的,不过最终他还是没忍住,窃笑出声。      锣声响起,比武开始。      事实证明这群千金小姐的到来的确影响了比武众人的心境,武进士们也都知道这群千金小姐是来挑选如意郎君的,都希望能够获得对方的心仪青睐,上台之后努力表现的威武神勇,玉树临风,攻防进退力求英姿飒爽,飘逸好看。      世间诸事焉有兼得的道理,好看的招式势必威力不足,不过好在对战双方都是同样的心思,一味的玩酷耍帅,倒也打的热闹精彩。      那群千金大小姐们全是外行,倒也看的兴致盎然,只有倪晨伊例外,自始至终眼神就没离开过长生,每当长生转头,都能与之对视,而每每对视倪晨伊都会显露得意神情。      眼见倪晨伊多有得意,长生无奈叹气,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来观战的,而是来显摆的。      为了不与倪晨伊对视,长生便将视线移回了擂台,但场上的战况令他越看越生气,这都打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两招之间的间隙分明可以立刻反冲而回,却非要不知所谓的来个大鹏展翅,这是在展示自己的胳膊长么?      如果此时他在场上,一定会趁机冲上去给对方来一记高抬下劈,直接让对方的大鹏展翅变成母鸡趴窝,不是想在这群千金大小姐面前耍帅亮相么,直接搞的他颜面扫地,灰头土脸。      但可惜的是此时在台上的不是他,而是别人,而那人不但没有趁虚而入拿下对手,反倒趁机来了个虎踞龙盘。      虎踞龙盘乃是起手式,打架的时候也是屁用没有。      长生前一刻还在讨厌大鹏展翅,后一刻连虎踞龙盘也讨厌上了,这时候如果冲上去勾拳重击此人下巴,虎踞龙盘瞬时就得变成懒驴打滚儿。      长生年纪小,还没到对女人感兴趣的时候,实在搞不懂台上的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只是看的窝火,看的憋气,前几日都打的挺好的,怎么来了一群女人就不会打了呢。      眼见台上的两对对手打了一炷香还在磨蹭,长生越发气恼,若不是不让打擂台,他早就冲上去把几人全都打下来了,不对,不能打下来,得踹下来,让他们败的越难看越好。      会的招式全都使出来了,亮相也亮完了,终于有人开始全力以赴了。      到得这时,比斗才真正进行,一方中招,感觉在美人面前丢了脸,立刻拼命反击,恨不得立刻还对方一拳才好,却不知临阵对敌需要进退有度,保持清醒,正所谓遇事莫急,急必生乱,一着急就会乱方寸,一乱方寸就会没章法,急躁的后果就是双方全都方寸大乱,开始乱打互殴。      都感觉对方令自己在美女面前丢了脸,恼羞成怒之下恨不得杀了对方,什么难看的招式都用上了,扯衣领,揪头发,打的鼻血横飞,一地鸡毛,好不容易给美女们留下的好印象被糟蹋的一点儿不剩。      有了前车之鉴,后面的人再上台就好了不少,但还是摆脱不了追求姿势好看的毛病,外行看来打的英姿飒爽,虎虎生威,内行看到的却是尴尬生硬,别别扭扭。      入选三甲的六十人中只有一个女进士,此人是个短发干练的白衣女子,这一轮此人被分到了黑签队列,长生有时候看向大头的时候视线也会与此人偶有碰撞,也不知道是吸取了白瑶的教训还是此人本就和善,与他视线相接时都会浅然一笑。      对方冲自己微笑,出于礼数长生也只能回以微笑,他倒不希望女人们都冲自己微笑,但至少不能毫无来由的瞅人,搞的自己无比高傲,而对方做了什么缺德事儿一般。      白衣女子是黑签一队第五个上台的,其对手是个身形挺拔,面目俊朗的年轻才俊,此人在六十名武进士中算是长相最为出众的,被不少千金小姐所看好。      不过很可惜,十个回合不过这家伙就被白衣女子制住穴道,僵直倒地,倒不是此人技不如人,而是此人上台之后一味的追求风度,力求表现的像个翩翩君子,这儿也不打,那也不碰,凌厉的招式也不用,不好看的招式也不使,可想而知能杀进三甲的都不是泛泛之辈,你把人家当女人,人家把你当对手,此消彼长,焉有不败之理。      到最后直挺挺的躺在擂台上,什么面子也没有了,丢人直接丢到姥姥家了。      长生倒是想好好打一场给随后众人做个榜样,但他这一轮的对手是大头,大头自然不会跟他打,不但主动认输,下场之前还不忘当众拍了他一通马屁……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