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秉烛夜谈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听张墨这般说,长生心情好了许多,“师叔,你对此人了解多少?”      “我只是前几日自倪府后堂见过他一面,”张墨说道,“据我观察此人并非桀纣之流,也非无能之辈,他还是想要励精图治,复兴大唐的。”      “此人很是多疑。”长生说道。      “何出此言?”张墨问道。      长生随即将之前比武时自己观察到的一些细节以及今晚所发生的事情意简言赅的说了出来。      听完长生的讲述,张墨没有立刻接话,沉吟过后方才开口说道,“的确多疑,不过这也怨不得他,他接手的是个风雨飘摇的烂摊子,而且据我所知他是被大太监杨复恭当做傀儡扶持登基的,根基不稳,朝上无人,若是粗心大意,轻信他人,不但皇位不保,还有性命之忧。”      长生点了点头。      张墨又道,“我知道你心高气傲,不屑攀龙附凤,但大唐乃李家天下,我们道人想要济世救苦,只有辅弼明主,正日月之光辉,耀苍生与万民。”      待长生缓缓点头,张墨又道,“皇上也是人,亦有喜怒哀乐,纵有些许过失,作臣子的也不能心生怨恨,忤逆犯上,更何况他也并无倒行逆施之举,只是架子大了些,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      “心生怨恨倒是没有,我只是心里不太舒服,”长生说道,“我与他见面之时行的是道人的稽首礼,实则也算不得卑躬屈膝。”      听得长生言语,张墨展颜笑道,“不管谁见了皇上都要下跪,你都见君不跪了,还有什么心里不舒服的?”      “我还说了些阿谀奉承的言语,”长生皱眉说道,“我又没想加官进爵,亦不贪图富贵,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要阿谀献媚。”      “言重了,你只是回答得体,何来阿谀献媚一说,”张墨摇头说道,“据我和大哥猜测,此番武举童试,他是想趁机招揽一批年少才俊做为心腹并委以重任,日后你与他相处,一定要令他心情愉悦,只有让他心情愉悦,他才可能重用于你并愿意跟你待在一起……”      眼见长生想要插嘴,张墨急忙摆手制止,转而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贪图荣华富贵,但你想济世救苦,行善积德,就必须获得他的信任,如果他见到你就烦,看见你就躲,哪怕你心中皆是利国之策,利民之举,你也不得劝谏实施。”      “有道理。”长生重重点头。      张墨又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你应该懂得,你一定要让他信任你并喜欢你,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待在他的身边,潜移默化,善诱辅佐。如果你引起了他的反感,待在他身边的就是其他人,万一此人心术不正,进谗作恶,倒霉的就是满朝文武和黎民苍生。”      张墨的一席话尽扫长生心头阴霾,“放心吧师叔,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张墨还是不太放心,再度说道,“日后他可能有些事情做的不合你心意,你也不能心生怨恨,要知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本来就是他的,他才是君,你只是臣。”      张墨说到此处压低声音,“我了解你,你秉性纯良,看重忠孝仁义,若是有朝一日心生不满,也绝不会犯上作乱,顶多弃官离朝,可是你想一想,你若是走了,朝廷就少了一个好官,你倒躲了清闲,倒霉的还是黎民百姓。”      “我懂了师叔,与皇上相处必须礼数周全,应答得体,即便有时说些逢迎言语也不是为了一己私心,而是为了导他向善,利国利民。”长生说道。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张墨笑道,“你现在可是从三品的大员,如果朝廷是一棵大树,你现在就是这颗大树上一棵很大的树枝,你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长生点头过后突然想起一事,“师叔,如果他让我做坏事怎么办?”      张墨不答反问,“你会肆意糟践自己的东西吗?”      “不会。”长生摇头。      “那就是了,他也不会,”张墨说道,“他是皇帝,整个天下都是他的,他只会希望国富民强,绝不会自毁基业,皇上是没有私心的,如果有,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人危及到了他的皇位,真到那时候,他一定会选择保全皇位而不是保全百姓。”      “言之有理,”长生点头,“他只有把天下当成他自己的,才会珍惜爱护。”      张墨微笑点头,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为长生倒水,长生见状急忙起身抢过茶壶,先为张墨斟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张墨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根据你先前所言,他今晚一共考验了你七次,一是递上李字名刺,考你的心智,你若未曾领会,今晚也就见不到他了。      二是看你会不会立刻跟那护卫去见他,如果你没有立刻跟他去,而是先回来与我们打过招呼再走,他也会心生不满。      三是进门之后考你眼力,你若拜错了人,他也会看你不起,甚至不会出来见你。      再有便是赐姓,李,张,倪这三个姓氏,你不管选择哪一个都是错的,他在试探你的立场,倘若有朝一日我们张家和倪家与李家对立,你会如何自处?      五是看似无意的提起倪家比武招亲一事,当时我大哥给你的符纸上清楚的写明要“尽诛”,你看完之后将那符纸吃下,这一举动皇上也看到了,我能看出来他非常满意,但你并未完全奉旨,而是放过了三个人,其中两个是你的友人,但最后那个杨守义你也没有取其性命,他看在眼里很可能会认为你是故意为之,与宦官阉党留下了见面的余地,他旧事重提,就是看你会不会主动解释,而你的应对也非常巧妙,如若不然,他一定会心存芥蒂。      六是问你在老家时的种种异像,你若应答欠妥,他很可能会将你视为潜在的威胁,别说委以重任了,便是暗中加害都有可能。      最后便是菜中下毒,酒中留下解药,你若不奉旨全部吃光喝净,就会毒发身亡,他此举既是在试探你会不会严格执行他的旨意,又是对你当日放过杨守义而耿耿于怀,如果你之前没有放过杨守义,我估计他不会给你设下如此严苛的考验。”      长生好不容易消了汗,张墨的一番话直接又让他额头见汗,张墨说的没错,他当日不杀杨守义既有感谢这个蠢货的原因,又有不想与宦官彻底翻脸的考虑,放过刺杀杨开的两个太监也是这般想法。      见长生脸色难看,张墨柔声宽慰道,“好在你解释合理,打消了他的怀疑,你当记住,脚踏两只船乃官场大忌,我知道你并不畏惧宦官阉党,只是不想翻脸太早,你有你的难处,但皇上不会体谅你的难处,他只会看你是不是忠心不二。”      长生捏杯喝水,抬手擦汗,“师叔,你如何看待他今晚召见我一事?”      “你怎么看?”张墨反问。      长生放下茶杯出言说道,“明日上朝就要安排职事,他提前见我,很可能是想看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给我安排个什么职事合适。”      “你只说对了一半,”张墨说道,“给你安排什么职事他应该已经想好了,此番见你只是为了确定你能不能担当重任。”      “有道理,”长生点头,“师叔,你感觉他会给我安排什么职事?”      “这个很难说,”张墨摇头,“不过有一点能够确定,那就是他一定会赋予你实权,不会给你闲职。”      长生眉头微皱,没有接话。      张墨又道,“按照我和我哥先前的想法,是想让你先行一步,待正试结束之后由你充当我哥的副手,你在他的手下可以从容历练,现在看来皇上并不打算给你历练的时间,会直接委以重任。”      长生既紧张又好奇,再度问道,“师叔,你猜猜他会让我做什么?”      “真的说不好,”张墨说道,“皇上与我同龄,很是年轻,年轻人做事不会循规蹈矩,如果非让我猜,我感觉他可能会给你安置到神策军,神策军占了皇城禁军总数的七成,而神策军是由宦官把持的,倘若宦官谋反,御林军根本就抵挡不住。”      眼见长生犯愁皱眉,张墨摆手说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皇上的心思很难猜,咱们也就不要猜了,明天上朝就能见分晓。”      “嗯,”长生点头,眼见张墨不再主动说话,便出言问道,“师叔,你和师伯的比武准备的怎么样了?”      “有些棘手,”张墨颦眉说道,“此次童试和正试乃皇上和宦官权臣暗中博弈,彼此都有让步,童试是皇上一手操办,而正试是宦官暗中左右,皇上几乎插不上手。”      “规则呢,规则定下了没有?”长生追问。      张墨说道,“大致定下来了,前几日会设下九处擂台,采用联手守擂的打法,决出九位擂主之后再行联合,擂台由九变三,最后决出三位总擂主,这三位总擂主不再比斗,尽封护国,为国效力。”      “那岂不是分不出武举人和武进士了?”长生问道。      “能分出来,”张墨说道,“二百四十名武举人由九位分擂擂主举荐,六十名武进士由三位总擂主举荐。”      “这不是拉帮群殴,论功行赏吗?”长生笑道。      “对,也有些像赌肆下注。”张墨也笑。      正事儿说完,眼见张墨流露困意,长生便出言问道,“师叔,你今晚住哪儿啊?”      “太晚了,我今晚不走了,留在客栈陪你。”张墨随口说道。      眼见长生愕然瞠目,张墨嗔怪抬手,拍他脑袋,“想什么呢,我住楼上…...”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