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委以重任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张墨自然不会真打,长生却是面红耳赤,本想出言解释却又怕弄巧成拙,他刚才的确误会张墨的意思了,但这个误会真的不该误会。      张墨也有些许不自然,这的确是个误会,但她不该发现长生误会了。      为了掩饰尴尬,张墨端杯喝水,转而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好了,时辰不早了,早点休息。”      “哦,师叔慢走。”长生起身相送。      走到门口,张墨突然转身,“对了。”      长生的脸本来就红,眼见张墨突然转身,更是掩饰不住的紧张,“什么?”      “早些时候朝廷来人告知,你的官服朝廷正在赶制,明日四更就会送过来。”张墨说道。      “哦,哦。”长生点头。      张墨迈步出门,长生道过晚安之后关上房门,心如撞鹿,尴尬非常。      长生紧张非常,心慌气短,手脚发麻,有心冷静思虑寻找自己如此紧张的原因,却又不敢静心思虑,他怕自己想出的结果违背礼法,大逆不道。      什么都别想,赶紧睡觉。      想是这样想的,但躺卧在床怎么也睡不着,张墨虽已离去,但房中还留有那淡淡的兰花香气,长生不敢闻却又喜欢闻,想不闻却又不得不闻,纠结到最后仿佛每一次呼吸都是罪大恶极。      想到明天还要早起进宫,担心休息不好会反应迟钝,但越想睡着越睡不着,辗转到三更,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抬手轻点脑后玉枕,把自己给点晕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长生闻声起身,只见门外站着客栈的伙计。      “大人,楼下有官差求见。”伙计弯腰通禀。      “哦,是给我送官服的,让他们上来吧。”长生随口说道。      待伙计离开,长生敞着门去洗漱收拾,不多时,内府官差来到,恭敬的留下官服和一干饰物,转而自往楼下等待。      长生放下擦脸的布巾,走到桌旁打量内府送来的官服,这是一套紫色的官服,此时官服的样式都差不多,胸前也没有了武周时的禽兽刺绣,官服是以颜色来区分品阶的,三品以上官员的官服为紫色,四品为红色,五品为淡红,六品为绿色,七品为淡绿,八品九品分别为深青色和浅青色。      他是从三品,故此也可以穿戴紫色官服。      穿上试了试,大小挺合适,龙虎山有不少高功法师做法事时也会穿戴紫色法袍,故此他对紫色颇有好感。      有官服自然就有官带,腰带是以金丝编织的,其中还穿挂有玉片,腰带倒是很气派,只是有点儿宽了。      扎好腰带,又拿起了官帽,是个小乌纱帽儿,跟道人的道冠也有点儿像,只不过多了两个小翅膀。      还有一双朝靴,他穿惯了道靴,长筒的朝靴有点不习惯,不过套上之后发现大小也挺合适。      房间里有一面偌大铜镜,穿戴整齐对镜自照,感觉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再拿上笏板就更像了。      官员上朝都得拿笏板,他是从三品武官,拿的是象牙笏板,平整滑腻,手感不错。      最后发现偌大的托盘上还剩下个金色的小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个长条形状的小饰品,上面以金丝绣着六条小金鱼,疑惑半晌方才想起之前见过的官员腰间都有这么个小袋子,此物名为鱼袋,也是官员身份的象征,他是从三品,属于大员,所以配的是金鱼袋。      捣鼓半天终于穿戴整齐,担心耽搁了时辰,急急忙忙下楼,兵器自然是不能带的,手里拿的是那根象牙笏板。      知道长生今天要进宫面圣,李宗源早早的为他备好了早饭,连前来接迎的官差和禁军的早饭都准备了,长生下楼时众人正在吃早饭,李宗源单独为他准备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精美的早饭。      眼见长生下楼,众人急忙起身冲他行礼,长生也没什么架子,冲众人摆了摆手,让他们赶紧吃,自己也跑到另外一张桌子前面吃饭,李宗源很细心,通过房间点心缺少的情况知道他喜欢吃甜,故此给他准备的就多是甜汤蜜食。      文官坐轿,武官骑马,马匹早就准备好了,众人吃过饭,长生翻身上马,官差牵马在前,禁军护卫在后。      沿途不时可以看到赶去上朝的官员,大部分是朝廷内吏,也有一些是今天进宫面圣的武进士。      到得这时长生开始犯愁了,之前是闲云野鹤,自由自在,以后怕是不行了,得天天早起进宫早朝去。      皇宫里是不能骑马的,到得宫门外就得下马了,马被牵走了,禁军也回去了,禁军都是保护皇上的,迎接护送新晋的武进士也只是奉旨行事,体现皇上对新晋进士的关怀。      此时宫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武进士,他们不能跟着其他官员直接进宫,得在皇宫外候旨听宣。      别人当官儿都是一级一级考上来的,哪怕是武举人出身,之前也都是行伍校尉,都懂得官场的礼仪和规矩,只有这批武进士是直接由江湖武人打出来的,对礼仪规矩一窍不通,不止长生紧张,所有人都是别别扭扭,多有不适。      虽然同为进士及第,众人所穿的衣服颜色也不一样,三甲进士是从六品,穿的是绿色官服。二甲进士是从五品,穿的是淡红色的官服。头甲的榜眼和探花是从四品,穿的是红色官服。只有头甲状元穿的是紫色官服。      长生来到的时候杨开和大头已经先到了,杨开是从五品,头一次穿戴这么整齐,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大头是从六品,官服也是量身赶制的,绿色的小官服穿在身上,整个儿一土地庙里的土地公。      三人相见,面面相觑,尴尬讪笑。      其他人也不比三人好多少,都是江湖中人,没几个是真心想要当官儿的,大部分人都是被赶鸭子上架,不来不行,打输了门派就没了,打赢了就得当官儿,当官儿就得穿官服,尤其是那少林寺的释玄通,没头发,顶不住乌纱帽儿,只能用绳带勒着。习惯了双手合十,而今改拿笏板,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眼见众人都紧张,长生也就不紧张了,      虽然长生最后一天是不战而胜,但之前却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童榜进士中有好几个挨过他的揍,见到他便远远躲开。      由于时辰尚早,没人出来引领,众人就只能自宫门外等候。      进去早朝的官员对这群出身草莽的武进士多有不屑,不过他们对长生倒是颇为客气,也不管认得还是不认得,都会善意的冲长生点点头,长生毕竟是从三品的官员,而参加早朝的官员为五品以上,有很大一部分官衔没他高。      榜眼释玄通和探花姚文仲便没有他这样的待遇,因为从四品和从三品整整差了两个品阶,而到了五品以上官员的晋升就很慢了,毕竟越往上职位越少,有很多官员一辈子止步于五品,故此想要自从四品升到从三品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众人三三两两,聚堆儿议论,议论的话题都是一样的,都在猜测自己会被分派何种职事,长生倒是对此事很是关心,但他却无从揣度。杨开压根儿就不在乎会被分派什么职事。兴致最高的是大头,他已经猜到自己将会被分到哪里,按照以往的惯例,貌相不好或是体态不正的通常会被分派到两个地方,一是分到三司大狱当牢头儿,二是分到牧马监当圉马官。      五更时分,内府官差与太监出来领人,按照三甲顺序,长生三人走在最前,状元居中,榜眼居右,探花在左。      二甲十二人,三人一行,四列随后,三甲四十五人,三人一行,十五列最后。      众人自建福门进入大明宫,之后一路向北,经龙首渠过金水桥,继续向北往含元殿,自含元殿西侧龙尾道到通乾门,继续向北至宣政门,再至日化门内廊等候召见。      这一道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转的众人晕头转向,在此期间司礼太监将觐见的礼仪详细说与众人知道,包括进殿之后如何行礼,如何谢恩,如何退出,巨细种种,无一疏漏。      此时大殿的门是关着的,不问可知皇上和文武百官正在殿内议事。      等了片刻,殿门打开,太监扯着嗓子高喊‘大顺元年武举恩科进士及第进殿谢恩。’      早朝的文武百官此时已经在殿内分列左右,听得太监呼喊,众人随即迈步上殿,长生走在最前面,远远的看到坐在正北龙椅上的大唐皇帝,尽管昨晚他已经见过此人,但是对方今日龙袍在身,肃穆威严,与昨日的谈笑风生判若两人。      众人在司礼太监的指挥下站定跪倒,高声谢恩,玄宗崇道,武周尚佛,朝廷早有道僧见君不跪的古制,故此武进士中僧道行的皆是稽首礼和合十礼。      面对众人的跪拜谢恩,皇帝只是面无表情的回了句免礼平身。      随后太监便拿出了事先拟定好的圣旨开始宣读,三甲武进士只有六十人,先念的是三甲进士的职事,四十五名三甲进士大多分在了羽林军和神策军,也有几人被分到了少府,只有大头被分在了御史台,任御史台从六品侍御史。      眼见大头被分去了御史台,长生好生惋惜,御史台俗称都察院,与大理寺,刑部并称三法司,大头这个六品侍御史只是个虚职,去了之后很可能被派去看大牢。      之后是二甲的十二人,同样以羽林军和神策军居多,只有两人被分去了大理寺和刑部,而杨开竟然也被分到了御史台,任从五品侍御史。      到得这时,长生开始发现不对劲儿了,侍御史乃从六品的职事,杨开以从五品任侍御史乃是降格任用。      不等他反应过来,太监便开始宣读三甲职事,探花姚文仲任羽林军中郎将,榜眼释玄通任少府少监。      宣读完二人的职事,接下来就该是长生的了,但那宣旨太监竟然迟迟没有宣读,而是一脸惊诧的看向面无表情的年轻皇帝。      眼见皇帝无有反应,太监只能继续宣读,“头甲武状元三生子,实补御史台御史大夫。”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不止满朝文武大惊失色,便是长生亦是骇然震惊,御史大夫乃是御史台主官,而御史台不但负责监察弹劾文武百官,还掌管刑律大案,生杀予夺,权力远在大理寺和刑部之上。      不待哗然平息,便有官员捧笏出列,“启禀皇上,下官认为头甲头名补缺欠妥。”      此人言罢,立刻有人出列附和,“臣附议,三生子年少,初入仕途,恐难当大任。”      “臣附议。”      “臣附议。”      “臣也附议…...”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