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形势危急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老安挨了骂,这才想起今日刮的是北风,而丐帮阵营所在的广场南侧恰好是下风头,情急之下急忙高声呼喊,“赶紧躲开,我这可是化骨粉。”      听得老安言语,不止丐帮阵营惊慌后撤,连广场东西两侧的道士阵营和僧人阵营亦是一片哗然,一听这毒药的名字就知道药性极为霸道,老安此前已经洒出了满满两布袋,这时候若是刮起一阵旋风,场内场外的所有人直接就让这家伙给一锅端了。      眼见己方阵营紧张心慌,长生急忙高声喊道,“化骨粉腐肌烂肉,蚀骨缩阳,一旦中毒极难救治,即便治好也会彻底去势,好在我早有准备,已经配好了解毒药物。”      长生此言一出,一家欢喜两家愁,欢喜的自然是己方阵营,他早已配好了解药,己方不虞受到毒害,而发愁的自然是丐帮阵营和僧人阵营,剧毒已经够令他们忌惮的了,还来了缩阳去势,这可是所有男人都最忌讳的事情,便是和尚也不例外,可以不用,但不能没有。      刘道一焉能听不出长生的话外之音,知道他有解药再无顾忌,疾冲上前,凌空起脚,直接将老安踹下了擂台。      刘道一自然不会将老安踹向广场东侧,而是将其踹向了广场南侧,眼见老安手舞足蹈的扑了过来,龙颢天气恼出掌,催吐灵气,试图将其震向别处。      龙颢天乃洞渊修为,紫色灵气,离体灵气可以外延两丈,这一掌也的确将老安拦在了两丈开外,但他却忽视了老安手里还抓着一包毒药,老安虽然中掌急停,手里的那包毒药却在巨大的惯性之下直接脱手。      那包毒药此前已经被老安给解开了,这一撒手直接来了个漫天飞雾,不止丐帮阵营吓的四散躲闪,连僧人阵营也吓的连连后退。      南侧擂台的三位监考官此时也吓的亡魂大冒,刘道一急于下台请长生帮忙解毒,但监考官不敲锣他就没法儿下台,情急之下只能高声催促,听到刘道一的催促,监考官才回过神来,敲响铜锣,公布胜负。      锣声一响,刘道一立刻飞身离场,不是每个道士都会医术的,事实上会医术的道士并不多,刘道一也不会医术,并不了解化骨粉的毒性,长生说的吓人,他也免不得紧张心惊。      待刘道一回返己方阵营,长生自杨开手里拿过那两个小罐子,快步迎了上去,一边假装为刘道一解毒,一边低声说道,“化骨粉乃是由乌头,花蛇等七种毒物配制的毒药,名字虽然唬人,却并不是什么厉害毒物,多被坏人用来处置尸体,化尸灭迹,想要伤及活人必须吸入足够剂量才行,我先前只是危言耸听,乱敌军心。”      听得长生言语,己方众人如释重负,尽皆长喘了一口粗气。      两个小罐子里分别是止血和续命的药物,后者所含的犀角珍珠等药材皆可解毒,为了确保刘道一万无一失,长生便自其中捏出少许置于刘道一掌心,刘道一乃紫气高手,灵气可以离体,也不用口服药物,直接以灵气炼化吸收就行,最主要的是刘道一压根儿也没有中毒。      己方众人心里有数,但另外两处阵营却是人心惶惶,四散躲闪,场面甚是混乱。      场外的混乱并不影响司徒鸿烈和行云子的激烈比斗,司徒鸿烈知道长时间的僵持对己方不利,便只攻不守,一味强攻,二人频频对掌,响声雷动,气浪冲天。      此时南北两处擂台的擂主都为道门阵营暂时占据,混乱的场面对己方是有利的,因为此时距酉时只剩下了三刻钟,场面的混乱也并不是己方造成的,不管是烧掉擂台还是挥撒毒药,都是丐帮阵营所为。      就在此时,锣声响起,此番鸣锣的是北面擂台的监考官,此时擂台已经被烧毁,无法确定边界,判断输赢,只能暂停比武,整理场地。      由于场上的混乱和擂台的损毁并不是己方阵营造成的,故此道人阵营和僧人阵营对于朝廷暂停比武的做法多有不满,因为暂停比武意味着整理场地的这段时间并不计算在剩下的三刻钟之内。      此时北侧和中间两处擂台正在着火燃烧,火势太旺,无法扑救。而南侧擂台又被丐帮弟子撒满了毒药,故此三处擂台都无法正常使用,只能全部废弃。      早在北侧擂台着火之初工部的工匠就被调了过来,比武暂停之后立刻入场,数十人一分为二,一部分工匠自广场北侧区域重新以朱漆划定了三处擂台。另外一些工匠直接将南侧擂台点燃,以防剧毒蔓延扩散,老安先前挥撒的毒药遭火焚烧肯定会产生些许毒烟,好在今日刮的是北风,广场又很是空旷,也不虞毒烟殃及城中百姓。      重新划定擂台耗时一刻钟,用的是沙漏计时,待得重新开始比武,总考官将桌上的沙漏倒扣了过来。      原本是南北排列的擂台此时变成了横向东西,东为大,故此东侧擂台就是一号擂台。      由于先前司徒鸿烈与行云子的打斗并未分出胜负,比武重新开始之后二人率先上台,继续催动灵气互攻对轰。      中间擂台上站的是少林寺的僧人,仍然没人上台挑战。      刘道一打赢老安之后尚有余力,故此仍然登上了西侧擂台。      虽然激烈的打斗被中途叫停,打乱了节奏,重新开战之后却没有任何的耽搁迟疑,丐帮阵营立刻派出紫气高手登上西侧擂台迎战刘道一。      对战双方都知道时间所剩无几,丐帮众人为了抢夺擂主之位,直接换上了人海战术,他们这个阵营人数最多,上台之人直接拿出看家本领,一味强攻,丝毫不顾忌灵气的耗损,一人灵气耗尽立刻换上另外一人,丐帮阵营的紫气高手比道人阵营要多得多,这种打法对他们最为有利。      司徒鸿烈和行云子先前打斗了多时,二人都是强弩之末,眼见司徒鸿烈短时间内拿不下行云子,那白虎山庄的白衣悍妇起身发声,让司徒鸿烈下场,换她上场。      司徒鸿烈最恨的是长生,迎战行云子也只是泄愤,他也知道轻重缓急,听到白衣悍妇的呼喊立刻纵身离场。      行云子灵气已经耗尽,自然无法再战,只能下场换人。      知道那白衣悍妇乃是劲敌,茅山住持罗旭子便有心上场,就在此时,有人低声请战,此人并不是道人,而是与道门交好的俗家门派的掌门,此番请战也不是为了获胜,只是希望能够以身涉险,试探白衣悍妇的底细。      张善是己方的统帅,罗旭子便转头看他,由他决断。      短暂的沉吟之后,张善点了点头,“知谦兄多加小心。”      此人郑重点头,纵身跃出。      照例互报姓名,四大山庄皆是复姓,白衣悍妇名为长孙白荣,而己方上台的则是青剑门掌门陶知谦。      锣声响起,陶知谦亮剑蓄势,长孙白荣前冲抢攻,陶知谦只有深蓝灵气,而长孙白荣却是紫气洞渊,即便陶知谦有长剑在手,而长孙白荣徒手,陶知谦也只坚持了三个回合,三个回合长孙白荣显露了三个杀手锏,一是身法诡异,移动之时手脚并用,速度极快。二是刀枪不入,也不知道是横练功夫了得还是身上穿了护身甲,总之陶知谦奋力刺向其左肋的一剑没有破皮进肉。三是长孙白荣双手十指可以探出两寸多长的弯钩虎爪,陶知谦就是被长孙白荣诡异探出的弯钩虎爪重创前胸并踹出擂台的。      此时己方众人频频受伤,长生一直在忙着救治己方伤者,他先前配制的药物此时派上了大用场。      杨开一直在给长生打下手,敷药包扎的空隙长生趁机看向杨开,虽然没有开口,杨开却知道长生想说什么,但他也不知道古衍为何迟迟不至,只能皱眉摇头。      俗话说猛虎不敌群狼,丐帮阵营的人海战术很快奏效,此时己方能够上场的紫气高手已不过十几位,而对方至少还有二十几人,其中还不包括那玄武山庄的黑衣老妪和丐帮帮主龙颢天。      比武斗法如同下棋博弈,但丐帮阵营此时根本就不讲套路,直接以车换车,以马换马,实在不成就两卒换一马,两马换一车,只求玉石俱焚,两败俱伤。      此时除了一个明哲保身,置身事外的僧人阵营,余下两个阵营都在双线作战,在陶知谦重伤下场之后,己方又有一名俗家门派的掌门主动请战,便是他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也未能在长孙白荣的手下支撑多久,五个回合不到便重伤下场。      若是连输三场就会丢掉擂主之位,己方阵营不敢大意,只能派出了茅山住持罗旭子。      上清宗擅长的是法术,罗旭子自然不会与长孙白荣比拼拳脚,一上台就施出了上乘法术,直接请神上身。      请神上身与张墨之前施展的召请天神不大一样,张墨的召请天神是以符咒幻化出了火德真君,而罗旭子的请神上身则是直接作法于自身,将自身化为一尊两丈多高的黄巾力士。      黄巾力士乃是道家的护法神将,虎背熊腰,力大无穷,现身之后一记重拳将疾冲而上的长孙白荣砸飞了出去,不过这一拳虽然势大力沉,却不曾重创长孙白荣,长孙白荣凌空卸力,落地之后立刻反冲而回。      东侧擂台暂时稳住了阵脚,但西侧擂台的损伤减员却一直在持续,丐帮阵营已经杀红了眼,拼着自己身受重伤也要伤及对手,为己方接下来上台之人创造机会。      已经下台之人是无法再度上台的,此时总考官面前的桌案已经端来香炉并燃点了供香,距比武结束只剩下一炷香的时间了。      此时己方阵营连张善计算在内只剩下五位紫气高手,而对方还有八位,这还不包括那个藏身暗处不曾露面的神秘人,照这么个打法,己方阵营根本坚持不到最后,不但争不到两个擂主,能否保住一席都是未知之数…...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