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强援来到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己方现有的这五位紫气高手除了张善是洞渊紫气,余下四人皆是居山淡紫。      而对方剩下的八位紫气高手之中已知的洞渊紫气就有两人,丐帮帮主龙颢天和那个一直没有出手的玄武山庄庄主,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未曾露面的神秘人,这个神秘人乃是丐帮阵营隐藏的杀手锏,灵气修为最低也是紫气洞渊,极有可能是太玄修为,紫气巅峰。      相较于长生的紧张焦虑,张善显得很是沉稳,冷静观战,一言不发。      就在长生紧张观望之际,西侧擂台的太清道人再次在对手玉石俱焚的打法之下伤重离场。      长生快步入场扶出了伤者,为其敷药的同时转头看向张善,若是己方此时改用保守打法,让出西侧擂台,守住东侧擂台应该问题不大。      不过张善并没有这么做,己方有人主动请缨,张善缓缓点头,同意对方替补上场。      为受伤的太清同道敷药包扎之后,长生将视线投向了东侧擂台,此时罗旭子施展请神上身所化的黄巾力士仍在迎战长孙白荣,目前来看罗旭子是占据了上风的,不过那长孙白荣彷如打不死,打不怕的疯狗,越挫越勇,亡命反扑。      此时敌我双方都在频频看向监考官桌上的供香,以此判断时间,拿捏时机,眼下两处擂台的擂主都是道人阵营,这一点对己方是有利的,丐帮阵营想要抢夺擂主,需要连胜三场。      长生此时的心理压力极大,不止是他,一旁的杨开亦是紧张万分,因为张善之所以同时抢夺两处擂主,极有可能将古衍考虑在了己方阵营,如果古衍不能及时回返,二人就是间接误导了张善。      起初长生并不知道张善在想什么,不过很快他就明白张善在观察战况,以此确定己方阵营能不能坚持到比武结束。      一炷香是两刻钟,供香燃烧一半说明时间离比武结束只剩下一刻钟,此时东侧擂台的战况仍然处于胶着状态,而西侧擂台一直在激战减员,此时己方的四名紫气高手已经与丐帮阵营的六名紫气高手互耗殆尽,而丐帮阵营已经连胜两场。      比武规则圣旨上写的清清楚楚,除了连胜三场,还有一种情况也可以确定擂主归属,那就是获胜之后再也无人上台挑战。      此时己方可以上场的只剩下张善一人,张善眼下有两种选择,一是放弃西侧擂台,坚守东侧擂台,这么做有七成把握能支撑到比武结束。      而另外一种选择就是登上西侧擂台,继续之前的双管齐下。      短暂的沉吟之后,张善离座站起,纵身掠向西侧擂台。      就在此时,西侧擂台上丐帮阵营的紫气高手抢先飞身下台,这么做无疑是想要换人,而对手没有上台之前换人也并不违规。      此时丐帮阵营还剩下那玄武山庄的黑衣老妪和丐帮帮主龙颢天,就在围观众人纷纷猜测这二人谁会上台之时,一道人影自广场西南方向急掠而至,由于距离太远,众人看不到此人的样貌,但此人飞掠之时使用了灵气,显露了深紫气息,毫无疑问,此人乃太玄修为。      随着距离的临近,众人终于看清了此人的衣着和样貌,来人是个身穿袈裟的僧人,年纪当在五十上下,此人所穿袈裟与中土僧人的袈裟多有差别,其长相也不似中土人士,高鼻螺发,肤色黝黑,竟是一个来自西域的番僧。      那番僧在众人惊诧的注视之下飞掠而至,径直落于西侧擂台,此人虽是番僧,却说得中土言语,“鸠摩千石代丐帮出战。”      番僧言罢,场外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一个西域番僧竟然会是丐帮请来的帮手。最为气怒的无疑是道人阵营,番僧也是僧,此人代丐帮出战,无疑是僧人阵营与丐帮阵营沆瀣一气,暗中勾结。      就在众人惊愕哗然之际,东侧擂台传来了长孙白荣的厉声怒吼,“少阴肃杀,血脉觉醒!”      伴随着震天怒吼,长孙白荣弓背据地,暴涨变化,随着身上的衣裳膨胀破裂,一只浑身闪耀着银光的巨大白虎骤然现身,怒目发声,仰天长啸。      这只巨大的白虎无疑是长孙白荣幻化,确切的说这只白虎就是长孙白荣本人,众人都知道四大山庄拥有神兽血脉,却不知道他们还可以催荡血脉,化为兽身。      长孙白荣所化白虎巨大非常,足有一丈多高,两丈多长,与罗旭子请神上身所幻化的黄巾力士形体相当,不相伯仲。      白虎咆哮过后立刻冲跃而上,此番黄巾力士再无形体和力量上的优势,双方势均力敌,很快缠抱倒地,黄巾力士重拳频出,大力猛击,而那白虎则显露狰狞,疯狂撕咬。      就在众人惊诧的看向东侧擂台之际,西侧擂台上的鸠摩千石与张善已经互报姓名开始斗法,锣声响起之后,二人都没有轻举妄动,鸠摩千石垂眉闭目,急念经文,伴随着梵语经文的快速念诵,其头顶三丈之处骤现异像,一尊踩踏莲花宝座的千手观音法像凭空出现,凌空悬浮,霞光万道。      鸠摩千石念咒作法的同时,张善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在对方催生千手观音的同时,一只巨大的太极八卦图出现在张善的上空,同样离地三丈,正对观音法像,阴阳双鱼急旋正转,八卦卦符急旋反转,光芒交错,五色变幻。      千手观音现身之后长生立刻急切打量,快速计数,所谓千手观音只是一种说法,并不是说观音真有一千只手,细数之下应该是四十二只手,除却胸前双手合十的两只,左右各有手臂二十只,其中分别持拿着金刚杵,锡杖,宝镜,宝戟,盾牌,宝螺在内的四十种法器。      鸠摩千石与张善此时皆是垂眉闭目,鸠摩千石双手合十,张善双手各掐指诀,鸠摩千石念诵的是佛门梵音咒语,而张善念诵的则是道门上清真言。      二人此时的状态类似于元神出窍,千手观音法像受鸠摩千石元神控御,而太极八卦图则受张善元神驱使,当千手观音抛出手中宝剑之时,太极八卦图中离符爆闪飞出,凌空化作一道赤红火焰,急迎阻截。      宝剑与火焰迎头相撞,闪耀消失,不等千手观音再度祭出法器,八卦图中震符闪动,疾飞而出,凌空化作一道霹雳闪电,带着轰隆雷鸣径直劈向西侧的千手观音法像。      千手观音持拿宝镜的那只法手急探而出,宝镜随风暴涨,正对映照,霹雳天雷凌空炸裂,散于无形。      起初众人还能看清千手观音与太极八卦的你来我往,随着鸠摩千石和张善催动的越发迅疾,众人已经看不清双方发出的是什么法器和卦符,只能听到风声雷鸣,看到光芒闪耀。      此时东侧擂台的战况亦呈白热化,罗旭子所幻化的黄巾力士和长孙白荣所化的凶厉白虎尽皆受伤挂彩,这说明二人的本体亦有损伤。      长孙白荣所化白虎凶厉非常,攻势不减,而罗旭子所化的黄巾力士已经开始虚化,败像已现。      就在长生紧张而急切的东张西望之时,一旁的杨开伸手拉他。      长生有感,侧目歪头。      杨开抬手南指,“我师父来了。”      循着杨开所指,长生举目远眺,此时还看不到古衍的身影,只能看到一道深紫灵气自远处急掠而至。      “你确定那是你师父?”长生急切追问。      “确定。”杨开点头。      “你快去迎他,与他说明情况,”长生急切说道,“请他老人家出手相助,替下东侧擂台的罗旭真人。”      杨开点头应是,将手里的白绸递给长生,疾行南去。      己方众人都听到了长生和杨开的交谈,知道强援终于来到,无不暗自欢喜,如释重负。      杨开走后,长生歪头看向监考官桌案上的香炉,此时那根供香只剩下了四分之一,古衍如果再迟来半刻,后果万事皆休了。      此时东侧擂台上的战事已近尾声,黄巾力士双手分别抓住了白虎的上颚和下颚,怒目发力,想要将其头颅掰开,一举置其于死地。      此时的黄巾力士的形体已经很是淡化,强行发力加速了法术的失效,在即将掰开白虎头颅的瞬间,罗旭子法术彻底失效,黄巾力士陡然消失。      失去了神力,罗旭子再也不是白虎的对手,那长孙白荣所化白虎死里逃生,恼羞成怒,冲着罗旭子的头颅急噬而下。      就在众人亡魂大冒,暗道糟糕之际,却发现那白虎的血盆大口虽然含住了罗旭子的三阳魁首却并未闭嘴咬合,原来其下颚在黄巾力士先前的大力掰拉之下已然脱臼。      罗旭子死里逃生,急闪避开,跌撞后退的同时咬破右手中指自左手掌心急切画符。      白虎自然不会给他画符的机会,拧腰发力,摆尾挥扫,罗旭子躲闪不及,径直被虎尾扫飞。      眼见罗旭子落败,长生急忙入场搀扶,罗旭子身上虽然多有抓伤却并无大碍,但是先前乌黑的头发此时却变成了满头花白,按理说请神上身并不会折损寿数,罗旭子之所以会遭到反噬,无疑是强留神力,过度作法所致。      将罗旭子扫飞之后,长孙白荣并未下台,亦未曾化为人身,而是伏地低头,下磕摁压,将脱臼的下颚强行归位,转而自擂台上往返游走,愤怒咆哮。      不止长孙白荣认为大局已定,胜券在握,敌方所有人都与她一般想法,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一道身影自南方疾掠而至,径直落于东侧擂台。      看到古衍的瞬间,长生便明白他为何会姗姗来迟,因为古衍浑身是血,明显有伤在身……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