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恩怨尽了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眼见古衍落于东侧擂台,丐帮阵营惊诧非常,场边的围观众人亦是如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由于古衍已经隐退多年,众人对他很是眼生,纷纷猜测古衍的身份以及其上台的动机。      长生原本还在为古衍能够赶在比武结束之前及时返回而庆幸,但是待得看清古衍的现状,瞬时眉头大皱,转喜为忧,根据古衍衣服上的血迹可以看出古衍此时身上至少有三处伤口,其中两处分别位于前胸和下腹,还有一处位于左臂,根据衣物破损的裂口来看,胸前和下腹的两处应该为剑伤或刀伤,而其左臂的伤口应该是箭弩一类的锐器留下的。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监考官,照例还是询问姓名来历。      古衍虽然面色苍白,却并未显露疲惫,听得监考官发问,平静开口,“在下古衍,来自剑南道青云山,承龙虎山三生子道长施治解救,得以明心见性,恢复修为,在下感念心中,愿为龙虎山出战。”      古衍言罢,场外瞬时哗然一片,年长之人大多听说过古衍的名号,知道他修为精纯,武功盖世,也知道他已经疯癫多年且修为尽废,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能够重开灵窍,恢复修为。      此时长孙白荣已经化作白虎兽身,不得口吐人言,监考官也知道比武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不敢犹豫耽搁,待得古衍报上姓名来历立刻敲响了铜锣。      锣声一响,长孙白荣所化白虎踞地引颈,咆哮逞威,转而疾冲而出,扑向古衍。      古衍站立原地,侧身抬手,一道深紫灵气自其右掌急泄而出。      在众人看来古衍此举是在催发灵气攻击阻截,但是灵气所至,白虎的前冲之势却并未受阻,不但没有受阻,反而加速朝着古衍冲了过去。      有看热闹的就有看门道的,那玄武山庄的黑衣老妪无疑属于后者,她敏锐的发现长孙白荣所化白虎并不是冲破了古衍所发灵气,而是被古衍延出的深紫灵气拖拽而回,心中焦急,高喊告警,“快退!”      长孙白荣听到了黑衣老妪的告警,但为时已晚,她此时先机已失,所化白虎被古衍所发灵气紧紧捆缚,已然身不由己。      黑衣老妪知道大事不妙,情急之下站立起身,再度厉声高喊,“青云山的周天神功可以毁人根基,夺人灵气……”      黑衣老妪尚未说完,便被长生高声打断,“老太婆,不要大呼小叫,坏了朝廷的比武规矩。”      黑衣老妪挨了骂,怒目转头,阴狠的看向长生,长生既然敢喊就不怕她瞅,亦不歪头躲闪,而是双目圆睁,回以挑衅眼神。      此时长孙白荣所化白虎已经被古衍外延的灵气拖到了身前七尺处,虽然身不由己,白虎仍然奋力一搏,不再抗拒后退,而是突然加速,试图借着古衍的拖拽之势自其身侧疾冲而过。      古衍乃太玄修为,周天神功登峰造极,想要吸取他人灵气不但不需掌心相对,甚至不需与对方有肢体接触,便是外延的灵气就能够掠夺他人灵气,白虎虽然自其身边疾冲而过,却并未摆脱他的控制,一道深紫灵气彷如一根粗大的绳索紧紧的拖住了白虎,任其踞足发力,怒吼连连亦不得挣脱。      眨眼之间,外延的深紫灵气就变成了紫色灵气,这已经不是古衍的太玄灵气,而是长孙白荣的洞渊灵气,这说明古衍正在快速抽取长孙白荣灵气。      眼见长孙白荣受制于人,丐帮阵营无不焦急非常,但最为着急的还是长孙白荣本人,她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体内的灵气正在快速流逝,惊恐之下四足发力,尖锐硕大的虎爪将广场上坚硬的砖石成片成片的掀开。      就在此时,杨开回到了长生身侧,见他回返,长生急忙转头看他,“我不知道令师有伤在身。”      杨开木然点头,“该说的我都跟师父说了。”      长生本想说他先前之所以不同意杨开召请古衍回来,正是担心临时召请会打乱古衍的计划,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这时候说这些不但毫无意义,还有推卸责任之嫌。      “令师的情况不容乐观,”长生眉头紧锁,“他先前应该跟不止一个人交过手,本就身受重伤,为了尽快赶回长安,又催动灵气施展身法,这会加速血液的流失,根据令师父衣服上的血迹和他的脸色来看,他所失血液已经超出了常人所能承受的限度,此时全靠灵气在强行支撑。”      “师父已经大仇得报,再无遗憾了。”杨开语气平静,表情茫然。      听得杨开言语,长生知道古衍已经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杨开,杨开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事实上他能察觉到杨开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只是在强自镇定,咬牙硬撑。      “杨大哥,我…...”长生心中愧疚,欲言又止。      杨开摇头说道,“你不要难过,师父光明磊落,恩怨分明,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有这样的机会可以报答你们的恩情,师父也很高兴。”      听得杨开言语,长生心中五味陈杂,沉声说道,“我这里还有一枚回天丹药,稍后令师下台,我会立刻尝试为他续命疗伤。”      杨开没有接话。      长生将视线重新移回擂台,此时西侧擂台的斗法仍在继续,千手观音法像和那太极八卦图仍在空中显法对攻,异响频发,异像环生,似这种通灵斗法最耗心神,只这片刻工夫鸠摩千石和张善已然大汗淋漓。      此时东侧擂台上长孙白荣所化白虎已是强弩之末,虽然仍在咆哮挣扎,却已渐显颓废,形体逐渐缩小,此时那白虎已不足先前一半大小。      眼见对手大势已去,古衍也并未将其赶尽杀绝,右手反挥将其移出了擂台。      那玄武山庄的老妪见状立刻解下披风,以灵气急送入场,凌空裹住了白虎,白虎抖身化人,扯住披风遮羞,踉跄落地。      长孙白荣已被移出了擂台,胜负已分,监考官立刻敲响铜锣,公布胜负。      古衍紧闭双眼,深深呼吸,转而缓慢睁眼,正色发声,“三生道长仁义慷慨,赠予青云山安身立命居所,在下愧受感念,愿为龙虎山再战。”      场外众人并不知道古衍为何有此一言,但长生却是知道的,他此前曾经送给了杨开师徒一栋宅子,作为青云山别院,古衍指的就是此事。      这一刻长生心中五味陈杂,感动万分,他感动的不止是古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高贵品行,还有古衍对杨开的关心和爱护,他先前曾经有恩于他们师徒二人,古衍不希望杨开一直背负这些人情,想要趁自己在世之时还掉人情,给自己的徒弟留个自由之身。      此时长孙白荣已经跌撞着来到场边,黑衣老妪急忙上前搀扶,与此同时转头冲龙颢天厉声叫喊,“他有伤在身,你且入场打上一阵,最后一场交给老身。”      “好,我来战他!”龙颢天离座起身,纵身入场。      此时东西两处擂台都到了紧要关头,西侧擂台道人阵营已经连输两场,如果张善落败,就会丢失擂主。而东侧擂台虽然己方连胜,但是此时己方阵营已经无有后备人选,只要古衍落败,也会丢掉擂主。      说白了就是张善和古衍如果能在供香燃尽之时守住擂台,己方就能占据两个总擂主之位,如果二人落败,道人阵营就会一无所有。      丐帮虽然是乌合之众,龙颢天却不是无脑之人,黑衣老妪先前的言语他都听到了,知道古衍的周天神功可以吸人灵气,故此响锣开战之后立刻催动身法,靠近古衍贴身近战。      龙颢天乃少林弃徒,所用武功以少林武功为主,走的是刚猛路子,拳脚生风,大开大合,为了规避古衍的周天神功,始终与古衍近身相搏,不与古衍延出灵气的机会,而且出招之时也竭力避免与古衍拳脚相接。      古衍有伤在身,近身缠斗对其极为不利,几个回合之后龙颢天瞅准机会,怒吼助力,双拳齐出,直取古衍前胸。      古衍有感,急忙出掌格挡,未曾想龙颢天此番竟然没有收招闪避,双拳径直击向古衍的双掌。      拳掌相接之际,古衍竟然未能顺利吸取龙颢天的灵气,原来龙颢天所出重拳全凭力道,并未使用灵气助力。      就在古衍迟疑之际,龙颢天的洞渊紫气急涌而至,待得古衍反应过来,体内灵气本能的外泄反击,拳掌相接,发出来了沉闷的气爆之声。      不过与他人的灵气对轰不同,龙颢天的灵气被反震而回时只以后撤的双臂卸去了反震之力,仍然站立原地未曾移动,气爆之声传出的同时,龙颢天便重聚灵气,再度出掌。      龙颢天的这种打法聪明非常,换成旁人定然来不及聚气反击,但他低估了周天神功,周天神功不但可以吸取他人灵气,还可以将吸取的灵气快速催发出去。      当龙颢天察觉到古衍充盈的灵气汹涌而来之时,已经来不及变招,紫气洞渊与深紫太玄互攻对轰,古衍面露痛苦,急退七步,而龙颢天则倒飞三丈,直接出场…...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