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筹集银两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廉察使的职责是分赴各处监察地方官员的履职情况,而大部分的官员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被查出问题想要逃脱责罚就只能设法贿赂廉察使,故此谁都知道廉察使是个肥差,一干御史听闻要离京巡查,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兴奋,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长生,等他委任指派。      长生坐在正北主位上一直没有说话,他在想这话怎么说合适,他是想让这些御史下去为朝廷敛财的,但是如果贪官污吏只要送上银子就能免罪,岂不是助长了地方官员贪赃枉法的习气?而眼下朝廷又正值用钱之际,只有这个法子来钱最快,这个尺度很难拿捏。      如果授意御史去敲诈勒索地方官员,就可能害了这些御史,即便他们将勒索的银两全部上交并充作军饷,也会授人以柄,落人口实,日后朝廷一旦平息了战乱,很可能会秋后算账,这些御史干的是好事儿,背的却是黑锅。      长生一直不说话,众人便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越等越紧张,越等越忐忑。      沉吟良久,长生终于开口了,没有任何的暗示或授意,说的全是官话,讲的全是律法,要求所有御史秉公巡查,如实回奏。      二十四名御史全部放出去,巡查道州郡县的路线也不是他指定的,而是由御史们抓阄抽取。      长生手里还有不少陈年悬案的线索,确定了巡查的路线之后,将这些线索分别发给了不同御史,命他们在巡查的同时加以调查。      廉察使不同于钦差,御史台可自行指派,也不需要什么仪仗阵势,轻车简从,每人带上几名扈从就能出发,今天议定,拟好公文,明日就走。      会议结束,御史们下去分头准备,长生坐在公堂主位上闭目思虑,他很清楚皇上为什么任命他为御史大夫,也很清楚自己这个御史大夫是个什么角色,自己就是皇上用来对付阉党和贪官污吏的一把刀,是个背黑锅的角色,朝政一旦稳定下来,自己这个御史大夫也就干到头儿了。      在自己主政御史台的这段时间,自己可以肆意妄为却不能贪赃枉法,而且他也不想连累下面的人,钱还得想办法筹集,但不能用敲诈勒索的方法,反正人已经得罪的不少了,也不怕再多得罪几个,一旦查实确有问题,直接抓人抄家,这样得来的银两更多。      此外,廉察使分赴各地巡查也是需要时间的,等到地方官员贪赃枉法的线索全部汇总回来,自己这边铲除阉党的准备工作应该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御史台的捕快应该可能堪大任了,届时可以一起动手,一网打尽。      此前有个难题一直困扰着他,那就是神策军和长安周围的驻军兵权全在阉党手里,此番朝廷筹建新军就是个很好的契机,张善手里一旦有兵,就可以稳住局面,趁机夺下神策军和长安周边驻军的兵权。      理顺了思路,长生并没有急于睁眼,而是将腿搭在公案上,继续闭着眼睛调整情绪,在外人看来他现在是春风得意,不但比武招亲夺魁,抱得美人归,还武举获胜,顺利入仕并身居高位,殊不知目前他所拥有的这些并不是他想要的,至于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他也不知道。      想要确定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可不容易,大部分成年人都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更何况他还只有十五岁,连自己究竟喜欢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杨开为古衍扶棺返乡,大头同行并趁机回家省亲,此番又将御史台的御史派出去了,御史台瞬时显得冷清了许多。      释玄明一来,御史台的捕快算是倒了霉了,少林武功其实并不玄妙,少林武功之所以能够名扬天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少林和尚练武异常刻苦,释玄明直接拿出了少林寺训练武僧的方法来对待这些捕快,搞的他们难受辛苦,叫苦不迭。      不过叫苦归叫苦,却没人打退堂鼓,一来自从长生来到之后,御史台的饭食好了许多,俸禄待遇也提高了不少,还给他们配上了马匹,二来众人都知道这份罪不会白受,任何的成长都伴随着艰辛和痛苦。      张墨伤好之后便进宫去了,随后便没了消息。      张善等人也拿着朝廷的公文离开了长安,往各地招募兵马去了,临走之前也没跟长生打招呼,对此长生也不生气,因为他知道张善从来没把他当成大人看。      知道他忙,倪晨伊也并不经常过来,隔三差五的会过来给他送点点心。      年前的这段时间长生也没闲着,平日也不怎么着家,长安城中大大小小的衙门几乎跑了个遍,打着巡察的幌子熟悉各个衙门的情况,除了去大理寺还有好脸子,去别的衙门一律都是耷拉着脸。      他虽然不懂得官场的规矩却聪明非常,而且很是细心,只要是他看过的卷宗和账目,哪里有问题直接一目了然,他不让手下人出去敲诈勒索是担心给他们埋下祸根,但他却不介意自己亲自动手,当然他也不会直接索要,先挑几个没靠山还胡作非为的软柿子开刀,抓起来直接大刑伺候,借此扬名,树立自己酷吏的恶名,等到文武百官对御史台谈虎色变,他再抓那些有油水的硕鼠。      他不喜欢当官儿是真,但是既然在这个位置了,就得干好,他原本并不想动阉党的人,后来想明白了,改变了主意,管他是阉党的人还是皇上的人,只要贪赃枉法,中饱私囊,一律抓起来大刑伺候,年前的这段时间加上正月里他先后抓了三十余人。      当官儿的被抓起来了,家眷自然着急,免不得托人送礼,也不是送多少长生就要多少,送少了他还不要,继续关押,直到贪官家眷送出的银两对贪官来说伤筋动骨,他才找个借口放人。      抓了皇上的人或阉党的人,皇上和阉党总得找人传话请他放人,只要皇上和阉党传话儿,他一律卖人情,双方的面子他都给,如此一来落得个左右逢源,皇上和阉党都感觉他卖自己面子,认为他对自己言听计从。      这段时间长生积累了大量金银,账房的老先生和几个副手成天忙着登记造册,手下人则忙着将银两熔化并铸成一万两一个的大银锭,由于摞的太高,分量太重,连库房的地砖都压碎了。      在此期间倪家也帮了他很大的忙,送礼捞人的肯定是什么贵重送什么,并不一定都是银两,金子也不少,但金子虽然贵重,在当下却不怎么通用,通过倪家直接将金子换成银两。      还有不少送珠宝字画的,他也交给倪家换成了银两,他虽然不懂行情,但倪家肯定不会坑他。      正月下旬,大头率先赶了回来,他此番出去需先陪杨开去往西南的剑南道,处理好古衍的后事之后才能赶回位于河东道的天残门,再加上临行前长生还委托他去一趟漠北,寻找巴图鲁,故此虽然耽搁的时间不短,实则在家里停留的时间并不长。      大头并未找到巴图鲁,漠北去年遭了蝗灾,千里无人,再加上漠北本来就大,大头也不可能逐一找遍每一片草原。      有大头在,长生轻松了不少,他拿主意,大头执行,长生得以腾出手来一头扎进了六部,六部属于大衙门,下面还有不少隶属于六部的小衙门,六部乃朝廷柱石,对于六部的巡查是重中之重。      刑部看似权力很大,实则权力最大的还是吏部,他们掌管着地方官员的任免,卖官鬻爵,每一个都是肥耗子,捏住一个线头儿,一扯就是一大串,抓了小耗子,大耗子担心被扯出来,就会主动送钱捞人,长生此时已经恶名在外,众人都知道他胃口大,越送越多,到最后整个库房全部堆满了白花花的银锭,只能将存放案卷文档的那个库房腾出来,继续熔铸储纳。      长生也不是逮住哪一部就一查到底,今天查吏部,明天可能就跑到户部去了,自户部抓出几个,可能接下来就换到刑部去了。      他去各部也并不是只为查处贪官污吏,也是为了顺便了解六部的情况,只要将六部的情况摸清楚了,不但文武百官的立场一目了然,连大唐的现状也能做到心中有数。      某日上午,他正在刑部翻看定罪卷宗,却突然自卷宗中发现了李中庸的名字……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