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强控局面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那投诚将军带来的卫戍士兵足有五千之众,众兵士齐声呐喊,声振屋瓦,响彻云霄。      听得城外士兵高声呼喊,守城的神策军无不震惊错愕,卫戍士兵高喊保护皇上,诛杀阉党,说明他们是听命于长生的。      打仗打的是士气,眼见对方强援来到,神策军士气萎靡,军心动摇,长生趁机高喊,“打开宫门,放卫戍士兵入城。”      听得长生言语,大头立刻纵身跳下了城墙。担心大头遇阻,释玄明紧随其后,下墙帮忙。      长生没有再攻击城墙上的神策军,而是怒目挑眉,左顾右视。      他虽然未曾使用兵器,先前临阵对敌之际下的却是重手,士兵伤重吐血喷了他满身满脸,此番又是怒目相向,周围的神策军胆寒畏惧,竟无人敢上前攻击。      长生趁机提气发声,“神策军受阉党蒙骗,立刻打开城门,勤王护驾,不追罪责,不咎既往。”      长生言罢,神策军的军心更加动摇,众士兵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自北面宫阙疾掠而来,人未到,声先至,“皇上有旨,御史台参与谋反,御史大夫剥夺官职,格杀勿论。”      长生认得发声之人,此人正是当日自城墙上发箭射杀他的那个刘公公,此人亦是杨复恭的心腹,此番前来无疑是听到南门传来士兵呐喊,见势不妙想要过来稳住局面。      城外卫戍士兵的立场并不坚定,为了稳定军心,长生不敢离开他们的视线,只能纵身跳上了门楼的最高处,提气发声,竭力呐喊,“你个五体不全的死太监,竟敢假传圣旨,皇上被你们围在了大明宫,张真人和羽林军正在皇上身边浴血护驾,你如何能够见到皇上?本官已经练成了混元神功,速速过来,纳命受死!”      能说话和会说话是两码事,长生这番话直接向神策军传递了三个信息,一是对方是个五体不全的太监,二是皇帝现在在自己手里,三是自己神功大成,有能力打赢刘公公。      高喊过后,长生深深吸气,想要再度发声,尝试命令神策军以弓箭激射刘公公,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急切思虑之后换了另外一种说法,不直接命令神策军,而是改为命令神策军军官,“神策军将校听令,本官乃当朝御史大夫,龙虎山高功法师,大唐首富倪家东床,尔等即刻迷途知返,本官保你们免除责罚,官居原职。”      长生这番话将自己所拥有的全部东西都押上了,至于龙虎山高功法师则纯属撒谎,他就是一个刚刚授箓的道士,算不上高功,但危急时刻必须为自己加注,以此增加自己说话的分量。      事实证明他这招儿用对了,他本来就是朝廷命官,而道士在世人眼里是很神秘的存在,除此之外他还是大唐首富倪倬的女婿,且不管他是不是谋反的那个,至少龙虎山和倪家是跟他绑在一起的,而他手里还握着御史大夫这个刑律实权。      不过最令神策军心动的还是他先前的那句“官居原职”,不管今日之事结果如何,普通士兵都不会遭受太大惩罚,但如果站错了队,领兵将校可就要倒霉了,而他的这句话恰好解除了众人的后顾之忧。      距此数里之外的东面城墙上有神策军高喊发声,“御史大夫言出必行,我等受阉党蒙蔽,险些酿成大错,理应迷途知返,遵行御史大夫号令!”      由于距离太远,人数也多,长生看不到说话之人的样貌,但他却能听出此人的声音,此人乃是他同科武进士,名为欧阳明,出自江南西道的飞鹰堂。      众人本就动摇,听得己方有人发声,其他将校纷纷发声表态,“遵行御史大夫号令!”      听得众人呼喊表态,长生喜不自胜,眼见那刘公公已经进入了弓箭的射程,立刻抬手北指,高喊下令,“射杀阉党,以表忠诚!”      长生言罢,众将校立刻下令,“开弓,放!”      伴随着各处络绎传来的“放,”城墙上射出了漫天箭雨,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那刘公公此时距门楼已不足二十丈,他心里明白长生是在虚张声势,如果他能来到长生身边将长生拿下,不管是神策军还是卫戍军都会再度落到宦官手里,但令他无比惋惜的是长生在有限的时间里字字诛心,句句要害,竟然抢在他掠到之前策反了神策军,而今万箭齐发,万事皆休。      刘公公没有尝试落地躲闪,因为他很清楚不管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都在箭雨的覆盖范围之内,死定了,没机会了。      在箭雨近身之前的半瞬,刘公公提气示警,“大势已去,义父快走!”      生死关头刘公公只想到了效忠杨复恭,催他尽早离开,却忽视了自己这么一说,等同坐实了谋反的是阉党。      听得此人高喊,不管是刚刚进城的卫戍军还是城墙上的神策军都暗暗松了口气,关键时刻自己没有站错队,选择了正确的一方。      不止众人松了口气,长生也着实松了口气,而今大明宫被困,羽林军几乎死伤殆尽,如果不是在危急时刻策反了卫戍军和神策军,不但皇上必死无疑,己方众人也难得全尸。      长生也只是松了口气,却不敢有片刻的耽搁,急切下令,“付御史,你留下统领神策军防守南门,放宫外羽林军进城,我与释玄明领卫戍军进宫救驾。”      大头知道轻重,立刻自城下跃上城墙,踏地借力再上门楼,冲长生躬身行礼,“遵命!”      大头虽是侏儒,关键时刻声音却大,一声遵命,中气十足,好声洪亮。      长生也不多待,随即旋身落地,冲卫戍军振臂挥手,“跟我走!”      他和释玄明虽然没有马匹,却有轻功,疾行在前,后面的卫戍军便奋力催马亦追他们不上。      长生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心急如焚来形容,他先前离开时羽林军只剩下了两百多人,自西门进宫的神策军想必早已赶到,这时候那点儿羽林军应该已经快拼光了,而先前刘公公在临死之前的高喊示警,杨复恭想必已经听到了,只要抓住皇上,阉党就能重新掌控局面,在这种紧要关头,很难说阉党会抽身逃离还是孤注一掷。      皇宫的通道虽然甚是宽敞却多有拐折,引兵北行很是浪费时间,但长生不敢撇下身后的卫戍军先行赶往,这群人立场并不坚定,如果没有他的引带,仍有叛变可能。      随着距离的临近,终于能够听到北面大明宫的喊杀之声,这令长生如释重负,有士兵喊杀之声说明战事并未结束,大明宫也尚未被攻破。      片刻过后,长生终于带着卫戍军来到大明宫外围,此时大明宫的宫门已经被阉党和神策军自里面关上了。      见此情形,长生和释玄明皱眉对视,转而疾冲上前,自宫门前聚气发力,同时出掌,径直将大门生生震倒。      此时守在殿门外的羽林军已不足五十,外围聚集了密密麻麻的神策军。      “诛杀阉党,保护皇上。”领军将领振臂高呼。      听得长官号令,后面的卫戍士兵高声应是,与此同时下马拔刀,疾冲而入。      就在长生暗自庆幸,急促喘息之际,一瞥之下突然发现东北方向出现了数道紫色灵气,气息起伏飘忽,正自远处向皇宫所在方位快速移动…...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