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死里逃生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见此情形,长生面色大变,东北方向正是河间府所在的方位,这几道紫色灵气出现在东北方向,极有可能是丐帮和四大山庄的人闻讯赶了过来。      此时大明宫内的卫戍军已经与神策军展开了厮杀混战,神策军腹背受敌,只能放弃攻击殿门外的羽林军,回身迎战卫戍军。      大明宫实在是太大了,其中多有房舍楼阁,释玄明四顾之后并未找到阉党的所在,急切的冲到长生身边想要冲他禀报,到得近处却发现长生正在皱眉东望,循着他的视线看向东北方向,亦发现了自远处疾掠而来的几道紫色灵气。      “小道长,是敌非友?”释玄明沉声问道。      长生皱眉点头,正准备说话,突然发现正北大明宫的屋脊后方有人影闪动,心中焦急,急忙纵身跃起,踩踏着混战士兵的脑袋和肩膀冲到大明宫檐前,随即旋身拔高,来到宫殿屋顶。      冲到大殿北檐,果然发现几个太监正在揭瓦破脊,想要自屋顶侵入大殿。      释玄明随后赶到,见势不妙立刻与长生冲过去迎战阻拦,正在破坏屋顶的太监共有三人,其中两个年轻太监是蓝色灵气,另有一个中年太监乃居山淡紫,长生迎战那中年太监,释玄明以一敌二,对战那两个年轻太监。      长生曾经对战过洞渊紫气的东方辰,有过与高手对战的经历,便不惧那中年太监,他的追风鬼步本就飘忽诡异,脚下无根,在屋顶上辗转移动更占便宜,再辅以自创的快攻打法,一上手就手脚并用,一味抢攻,那中年太监虽然灵气精纯却紧张心慌,一时之间竟然被他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在二人对战三个太监的同时,东北方向的几道紫气加速向此处移动,随着距离的临近,长生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数量和样貌,来者共有四人,其中身穿红袍,身形高大的无疑是朱雀山庄庄主司徒鸿烈,那强壮的妇人乃白虎山庄庄主长孙白荣,身形佝偻的黑衣老妪乃玄武山庄的宇文冬月,另外一人却不是青龙山庄的东方辰,而是丐帮帮主龙颢天。      虽然早已猜到来人是敌非友,得到证实之后长生还是心中一凛,浑身冰凉,眼下己方的紫气高手只有张墨一人,司徒鸿烈等人一到,大明宫必破。      释玄明习练的是正统的少林武功,此人天赋奇高,内功浑厚扎实,以一敌二仍然占尽先机,几个回合之后率先重创一人,转而回身一记凌空旋踢,又将另外一人踢飞了出去,落地之后无有丝毫迟滞,立刻垫步疾冲,来到长生身边与他一同迎战那紫气太监。      释玄明虽是僧人,却没有僧人的仁慈迂腐,招式狠辣,频下重手,二人合力,那中年太监越发招架不住,一时疏忽前胸中掌,不等其后撤卸力,长生便闪身来到其身后,左臂撑地,双脚连环旋踢,直接将其踢向了另外一侧的释玄明。      释玄明曾经与长生鏖战过两次,虽然仍然摸不清他的武功招式,二人之间却已然生出了默契,见此情形立刻气聚右臂,待对方跌撞靠近,怒吼发力,一记少林罗汉拳正中那太监的三阳魁首,直接将其打得鼻歪眼斜。      释玄明亦有补招习惯,右拳过后紧接着就是一记左手上勾,再中对手下颚,伴随着刺耳的骨裂之声,那中年太监惨叫一声,离地后仰。      长生趁机上前,右腿高抬下劈,再中对手面门,在其大力踩踏之下,那中年太监直接撞破屋脊瓦片,惨叫着跌进了宫殿。      处理了眼前的麻烦,长生急忙掠回屋脊高处,举目东望,此时司徒鸿烈等人离此已不足五里,片刻之后便能赶到。      见此情形,长生急忙提气高喊,“卫戍军护驾有功,立刻乘胜追击,剿灭叛贼,除恶务尽!”      大声呼喊也是很累人的,长生此番勤王护驾一直在频繁高喊,此时嗓子已经有些沙哑,但生死关头他只能通过高声呼喊来安定军心,稳住局面,他之所以高喊乘胜追击,除恶务尽,一来是为了鼓舞卫戍军士气,二来也是为了让东面城墙上的神策军听到,以此为他接下来的高喊下令进行铺垫。同时也是为了让尚在远处的司徒鸿烈等人听到之后认为阉党大势已去而有所顾忌。      急切换气之后,长生再度发声高喊,“东墙神策军将校听令,立刻弯弓搭箭,射杀东来余孽!”      长生已经喊哑了嗓子,见他发声不够洪亮,释玄明立刻提气发功,施出了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狮子吼,将长生先前所喊言语重复了一遍。      释玄明的狮子吼中正刚猛,声传四野,响彻天际,东侧宫墙上的神策军闻声立刻高声应是,与此同时搭箭开弓,冲着已经掠近皇宫的司徒鸿烈等人射出了一片箭雨。      事实证明紫气真的是练气的一道分水岭,来的四人皆为洞渊修为,真正的紫气高手,眼见箭雨射来竟然并不躲闪,而是凌空拔高,直接掠到了箭雨的上方,避开了箭雨的攻击范围。      长生见状叫苦不迭,急切转头看向南方,却并不见有紫气出现,此时乃是午时三刻,此前张墨曾经感召张善等人北上回援,据其估算张善等人未时之前就能赶来,此时距张墨估算的时间还有大半个时辰。      长生转头南望之际,司徒鸿烈等人已经越过皇宫东墙向大明宫疾掠而至,司徒阳刚死在长生手里,司徒鸿烈急于为子报仇,四人之中以他的神情最为狰狞。      就在此时,张墨自屋脊后檐的破洞飞跃而出,轻身踏步来到长生近前,二人并未说话,交换过眼神之后,再度将视线移向了疾掠而来的司徒鸿烈等人。      就在二人转头东望之际,大明宫北侧飞来几支冷箭,释玄明发现的早,横身上前将那几支冷箭抓在了手里,转而回身反掷,将箭矢原路扔回。      敌人强援来到,自己却不知道杨复恭现在何处,长生心中多有忐忑,“杨复恭是何修为?”      虽然长生没有前缀师叔,张墨却知道长生在跟她说话,随口回答,“不曾见过他使用灵气。”      “师伯什么时候能赶回来?”长生又问。      “怕是来不及了,”张墨神情凝重,“对方有四个紫气高手,而咱们只有三人,即便每人敌住一个,也有一人无人应对。”      张墨说完便自袖中捏出几张符咒,反手挥出,符咒遇风爆燃,凌空聚集,快速旋转。      长生和释玄明见状知道她要作法,急忙闪身避开。      来的四人之中司徒鸿烈冲在最前面,眼见杀子仇人就在眼前,司徒鸿烈瞬时双目充血,疾掠的同时气灌双臂,疾冲怒吼,“小贼,纳命来!”      此时张墨作法尚未完成,眼见对方来势汹汹,长生不敢缨其锋芒,定睛凝神,只待司徒鸿烈冲到近前便腾挪闪躲。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跟在司徒鸿烈后面的龙颢天突然高喊‘别杀’,与此同时右拳疾出,猛击司徒鸿烈后心。      这一拳力道甚足,直接将司徒鸿烈打懵了,喷出一口鲜血之后错愕回望。      不止司徒鸿烈是懵的,长生等人也是懵的,甚至出手偷袭的龙颢天本人都是懵的,落地之后一脸的茫然和惶恐。      短暂的愕然之后,龙颢天回过神来,高声喊道,“丐帮效忠皇上,与阉党势不两立。”      高喊的同时,龙颢天再度提气聚势,冲向司徒鸿烈。      司徒鸿烈遭到偷袭,身负重伤,自然不是龙颢天的对手,白虎山庄长孙白荣见状急忙上前帮忙,而此时张墨的法术已经起效,伴随着咒语的念诵,一尊手持金色双锏的金甲天神骤现于大殿屋脊之上,双锏同时挥出,攻向玄武山庄的宇文冬月。      直到这时长生才反应过来,龙颢天突然反水并不是因为审时度势认为阉党必败,而是他先前答应过会将天蚕神功交给龙颢天,龙颢天对天蚕神功朝思暮想,垂涎欲滴,若是他被司徒鸿烈给杀了,天蚕神功也就泡汤了。      正是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之下,龙颢天才出手偷袭了司徒鸿烈,而偷袭了司徒鸿烈之后他也不得回头了,只能将错就错,改投保皇阵营。      唯利是图,不讲义气之人素来为长生所不齿,不过此时他却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个不讲义气的龙颢天,如果不是此人临时反水,大明宫必破无疑。      短暂的迟疑之后,长生和释玄明急忙冲到龙颢天身边,助他对战司徒鸿烈和长孙白荣。      司徒鸿烈身负重伤,长孙白荣自忖继续滞留对己方不利,只能急出狠招将三人逼退,转而拉着司徒鸿烈疾掠向北,“冬月,走!”      听得同伴呼喊,宇文冬月斗志全无,闪身躲过金甲天神的双锏,提气拔高,随着二人向北冲突。      眼见三人要跑,龙颢天好生焦急,“快追。”      喊罢之后方才想起长生和释玄明都不是紫气高手,若是贸然追击,怕是会生出意外。      见他临阵反水,已经与四大山庄结下死仇,若是三人全身而退,日后定然找他寻仇,情急之下再度冲长生高喊,“快让士兵放箭,射死一个算一个。”      长生明知道拦不下三人,却也只能高喊下令,北侧宫墙上的神策军倒也遵行,但司徒鸿烈等人去的太快,不等士兵搭箭开弓,三人已经掠出了皇宫,士兵们射出的箭矢尽数落空。      眼见三人尽数逃走,龙颢天叫苦不迭,“完了,完了,留下后患了,以后睡觉得睁着眼了……”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