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履新户部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听得太监宣读了皇上对于自己和龙颢天的封赏,长生眉头微皱,他之所以皱眉并不是因为自己立下大功却只晋升了半级,而是他一时之间想不通皇上为何会有此安排。      受到封赏理应出列谢恩,待得第三道圣旨宣读结束,长生和龙颢天横身出列,或稽首或跪谢,领受皇命,感谢圣恩。      紧接着就是第四道圣旨,这道圣旨是针对军队武将的,卫戍军和神策军五品以上的将领几乎全部互换调用。      对于卫戍军和神策军将领的互换调动,满朝文武多少有些意外,因为皇上对不忠官员的处置极为严厉,而不管是卫戍军还是神策军,其将领先前都是效忠于阉党的,皇上竟然没有大肆清洗,只是换防调用。      别人糊涂,长生可是心知肚明,皇上之所以如此安排有很大原因是卖他面子,不想让他失信于人。      对于皇上保全了自己的名誉,长生是心存感激的,不过除了感激更多的还是疑惑,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皇上为何做此安排?      不过短暂的思虑过后长生便想明白了其中缘由,户部乃朝廷六部之首,主掌天下财政民生,户部尚书算不上位高权重却是责任重大,全国的土地,赋税,户籍,军需,俸禄,粮饷,财政等一干诸事都归户部掌管,这是个最累的职务,之所以让他继续兼任御史大夫,乃是为了增加他的权力,让他拥有辖制百官的权力,以便于更好的履职户部尚书。      长生很清醒,他知道皇上之所以让他担任户部尚书固然有对他的器重和信任,其中还有其他考虑,首先就是他和倪家的关系,朝廷财政眼下入不敷出,而倪家富甲天下,如果朝廷真的揭不开锅了,他这个首富的东床快婿总不能袖手旁观。再者,户部还负责军需粮饷,新军一旦招募就位,他还要为新军筹措军需军饷,打仗打的就是钱粮,这么多兵马,上哪儿弄钱去?总不能全借倪家的,这也是皇上让他兼任御史大夫的原因,接下来还要继续抄家,为朝廷聚财。      长生此时并没有身居要职的欣喜,有的只是无奈和愁苦,有时候被人信任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压力太大了,这是个背负骂名的苦差事,也是个操心劳力的累差事,他本就无心官场,有心早些卸下肩上的担子,结果不但没卸下来还越背越多。      长生沉吟思虑之际,太监已经宣读完了第四道圣旨,在确定没有官员出列奏事之后,皇上起身退朝,百官弯身恭送。      待皇上离朝,文武官员纷纷上前冲龙颢天和长生道喜道贺,长生硬着头皮寒暄应对,再看龙颢天亦是如此,满心苦涩,只是强颜欢笑,他虽然品行不端却并不愚蠢,知道朝廷升他为一品护国将军意味着什么,他又不在乎那点俸禄,高帽子扣的越大,他就要付出的越多,与护国真人和护国法师平起平坐了,总得拿出点儿气度和诚意来,接下来招募新军怎么好意思跟朝廷要兵要钱。      此时张善和张墨都在殿上,长生有心与张善说话,但不知张善是为了避嫌还是出于何种目的,并不与他上前说话的机会,与张墨以及道门中人先行离去。      待长生应付完道贺的一众官员,接受了太监端来的官印,张善等人已经走的远了。      “恭喜呀,尚书大人。”龙颢天的声音自北面传来。      长生听出了龙颢天言语之中的幸灾乐祸,便出言回讥,“也恭喜你呀,护国将军。”      龙颢天走到长生身边,“皇上信任你,将户部交托到你的手里,以后我等行军打仗的军饷钱粮,还要仰仗尚书大人接济照应啊。”      “你给我滚一边去,我不想跟你说话。”长生转身就走。      此言一出,周围的官员愕然震惊,面面相觑,但龙颢天不以为意,快走几步跟上了长生,“看来不止我了解你,皇上也了解你,你公平中正,也只有你担任户部尚书,日后我等平叛所需的军饷钱粮才能公平供给。”      长生不耐摆手,“我已经很烦了,你就别在我耳边啰嗦聒噪了,赶紧抓杨复恭去吧。”      “是是是,”龙颢天笑道,“尚书大人,朝廷让我们自行招募新军,且应允先行支付我们一百万两募资,这钱还请早些调拨给我们,没有银两如何能够募兵?”      “我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儿,你等我回去看看公文再说吧。”长生不愿与龙颢天多说话,便急行快走,将其甩在身后。      回到御史台,发现门口站着个熟人,是尼姑余一,此人乃大理寺的捕头,先前大理寺派她前往义庄辨察真伪,余一发现了线索却对上隐瞒,善意的保全了他。      余一此番过来是来通知他行刑的时间和地点,大量阉党被判了斩立决,斩立决就是立刻杀掉,今天就要行刑,午时三刻于长安西门外。      长生可不喜欢看斩首,但他是御史大夫,参加会审,自然而然的就成了监斩官,不去不行。      眼见余一要走,长生急忙喊住了她,询问她愿不愿意调来御史台,余一虽然是尼姑,却是杀伐果断,公正严明,对于长生的行事风格很是欣赏,相较于瞻前顾后,权衡左右的大理寺卿杨叔昀,余一更喜欢恩怨分明,干脆利索的长生。      见余一应允,长生好生欣慰,待余一走后便回到公堂写下了公函,派人持拿公函往大理寺调人,杨叔昀也算是半个自己人,他也不好意思明着抢人,所写的公函乃是借调公涵,说白了就是余一仍然属于大理寺,御史台只不过是临时借调,但他这个借调肯定就是有借无还了。      大头一直在府上紧张的等长生散朝,知道他回来了,大头便来到公堂询问朝堂上发生的事情。      长生昨天还遣派大头将御史台的四百万两白银送去了户部,担心自己去晚了户部会乱动这笔钱,长生便意简言赅的告知大头自己已被朝廷任命为户部尚书,然后与大头骑马匆匆赶往户部。      大头知道户部事务繁琐,也知道长生接了个烫手的山芋,多有担忧,“大人,户部的差事可不好当啊。”      “我知道,但我总不能抗旨吧。”长生无奈叹气。      “若是太平盛世,户部是最好的差事,但眼下兵荒马乱,风雨飘摇,户部的差事…...”      不等大头说完,长生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接下来你有的忙了,得出去挨个抄家,涉案的官员单是五品以上就有七十多人。”      “您都调到户部了,抄家的事情轮不到咱们做吧?”大头随口说道。      “我这御史大夫还兼着呢,没掉。”长生说道。      “啊?户部尚书加御史大夫?那咱的权力可大了。”大头多有震惊。      “权力越大,责任越重。”长生多有无奈,他并不消极,也不想独善其身,只是发愁事务繁琐,以后定然焦头烂额。      二人匆匆赶往户部,户部可比御史台的地盘儿大多了,此时户部众人已经得知长生被任命为户部尚书,猜到他可能会来履新,左右户部侍郎便率领众人聚集在门外等他。      长生来到,众官员上前见礼,长生照例交验了官印,然后来到公堂与户部官员正式相见。      御史台下面有台院,殿院,察院三院,户部下面辖有户部司,度支司,金部司,仓部司这四个司,户部司掌管全国人口,土地,徭役诸事。度支司分管天下税赋,租赋诸事,金部司掌管出纳度量和官吏待遇。仓部司分管全国库储,禄粮,仓稟诸事。      户部堂官就是正三品的户部尚书,两个副手就是官居四品的左右侍郎,而四司主事就是五品的户部郎中。      众人早就知道长生是个什么人,谁也不敢怠慢放肆,更不敢挤兑架空,对长生甚是恭敬,而且发自真心的欢迎,他去到御史台之后御史台的食禄用度大有提升,而今他主政户部,众人也指望着跟着他日子能好过一些。      身为掌管民生和财政的户部尚书,首先得知道大唐现在有多少子民,有多少田地,听他发问,户部司郎中立刻起身回答,知道大唐现有一千一百多万户,总人口约有七千七百万人,记录在案的可耕种的田地总数约为八百万顷。      随后长生又问国库存余,此番回答的是度支司郎中和仓部司郎中,据二人所说,大唐分散在各处的国库现有余粮两百万担,加上他昨天派人送来的四百万两,国库存银数量约为一千两百万两。      长生对银钱没什么概念,但自己近段时间抄家索贿所得的四百万两竟然占据了国库存银的三分之一,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这说明一千两百万两对于整个大唐而言属实少的可怜。      由于中午要赶去西门监斩,长生便没时间与众人多说,只是吩咐户部众人即刻指派本部官员,与御史台的捕快和皇宫派出的羽林军一同查抄罪臣家产,担心罪臣家眷转移财产,直接兵分七十几路,下午就动手,连夜查抄,尽快清点入库。      交代下去之后众人立刻分头准备,长生出行没有携带随从的习惯,眼见午时将近,便与大头二人骑马西去,赶往西门外监斩…...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