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萌生退意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倪晨伊说完便直视着长生,等他回答。      但长生眉头紧锁,并未立刻答话,沉吟良久方才出言问道,“如果我走了,龙虎山会受到牵连。”      “你欠龙虎山的早已还清了,”倪晨伊平静的说道,“你在童榜比试中一举夺魁,令龙虎山名扬天下。而龙虎山能在正榜比武中一举夺魁,亦是在危急时刻得到了古衍全力相助,古衍为什么要帮龙虎山出头,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见长生不接话,倪晨伊又说道,“铲除阉党你当居首功,不管是朝廷还是龙虎山,你都不欠他们的。”      长生叹了口气,“你容我好好想想。”      倪晨伊说道,“以你的心智,自然知道皇上为什么在任命你为户部尚书的同时兼御史大夫,他是让你血洗大唐官场,整顿吏治的同时查抄官员家产充作军饷,这是个得罪人的差事,也是个背黑锅的差事,你会因此落下酷吏的骂名,满朝文武都会视你为眼中钉。别说大唐气数已尽,无有中兴可能,即便是你力挽狂澜,延续了大唐的国运,一旦天下大定,皇上一定会严厉的惩治你,以此堵住天下人的嘴,以免世人诟病他当初为了筹措军饷,派你将朝野上下的文臣武将抄了个底儿朝天。”      长生皱眉闭目,不曾接话。      短暂的停顿之后,倪晨伊轻声说道,“长生,我知道你重情重义,但人这一辈子不能总为别人活着,你也想清楚你究竟想要什么。”      倪晨伊言罢,长生缓缓睁眼,沉声说道,“我不会允许朝廷伤害你们,但我也不能知难而退,独善其身,你也别逼我现在就做决定,看看再说吧。”      听长生这般说,倪晨伊便不再逼他立刻做决定,“好吧,如你所言,倪府尚有现银六百万两,可要我们先行捐出?”      “你爹的意思呢?”长生反问。      “全部捐出来。”倪晨伊说道。      长生知道六百万两伤不得倪家元气,便点头同意,“捐了也好,至少能够缓和一下矛盾。”      “好,”倪晨伊点了点头,转而站立起身,“这几日你多有疲乏,我不打扰你了,回去之后我们便派人将银两送去户部。”      长生起身相送,二人的心情都很沉重,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将倪晨伊送出御史台之后,长生沮丧愁恼,怏怏而回。      上午监斩已经令他心情很是不好,不等回过神来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长生此时的心情已然坏到了极点,古人说人逢喜事精神爽,闷上心头瞌睡多,这话也不对,因为当一个人心情坏到极点时是没有丝毫睡意的,长生闭眼躺卧,只感觉心中淤堵,憋闷非常。      吐纳良久,方才压下心中的烦躁和沮丧,稳住心情开始梳理头绪,首先要确定的是倪家之前搬运出城的那两百万两究竟只是想要转移财产,还是有意送给杨守信充作军饷,仔细想来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原因很简单,倪倬此前曾经遇到过一个来自千年之后的乞丐,乞丐临死之前告诉倪倬大唐气数已尽,而近段时间妖孽四起,祟世作乱,也的确暗合了那句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明知道大唐气数已尽,倪倬选择将宝押在阉党身上也就不难理解了。      此外,倪倬在皇上身边安插眼线,这可是犯大忌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喜欢被别人监视,尤其是皇上,在皇上身边安插眼线等同图谋不轨,甚至比谋反还恶劣。      最后便是站在皇上的立场,会不会冲倪家动手,思考的结果是会!一是倪家立场并不坚定,始终想要左右逢源,脚踏两只船,二是倪家有钱,别说六百万两了,就是六千万两也抄的出来,眼下朝廷迫切需要用钱,抄了一个倪家,打仗的钱就有了。      长生此时的心情真的坏到了极点,坏的不能再坏了,他气恼倪家的自作聪明,这世上哪有左右逢源的事情,脚踏两只船的最终后果只会是一无所有,做人必须有坚定的立场,押宝也只能押一家,赢了更好,输了倒霉,这倒好,两头不得。      除了脚踏两只船,倪家还犯了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不该监视皇上,每个人都想掌握动向,控制局势,却不知有些人是控制不了的。      除了气恼倪家,长生对皇上也有了不满,倪晨伊先前所说并不是挑拨离间,而是实情,皇上让他做的事情都是最难最脏的事情,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效忠有什么意义,他本就不喜欢做官,而此时却深陷其中。      这一刻他忽然有了万念俱灰的感觉,龙虎山的确帮助了他,但他也回馈了龙虎山,总不能为了龙虎山搭上自己的一生。      走吧?      不行,就这么走了算怎么回事儿,风雨飘摇的朝廷需要他,即将统兵出征的张善需要他,受苦的百姓也需要他。      留下?      心里也不痛快,一点意义也没有,干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做着坏人,背着黑锅,操心劳力,无休止的勾心斗角,这本就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长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踌躇摇摆,这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他从来没有过,沮丧颓废,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极度消极,貌似不管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下午申时,大头来报,只道查抄罪臣家产已近尾声,负责抄家的捕快正在往户部搬运抄没来的金银财物。      长生懒得亲自到场,连门也没开,只是随口让大头前去监督入库。      一直躺到傍晚时分,长生心里仍然堵得慌,便是躺着也睡不着,干脆翻身坐起,骑上黑公子纵马出城,自官道上策马狂奔。      跑出几十里,长生摆缰转向,离开了官道,驱乘黑公子爬上了路东的高山,到得高处翻身下马,坐在山顶的巨石上眺望远处长安的万家灯火。      山顶的寒风并未让长生变的清醒,登高望远也未能消减心中的沮丧和郁闷,不知为何他感觉心中始终窝着一口火儿,戾气十足,看谁都不顺眼。      长生知道自己的情绪不对劲儿,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儿,这一刻他第一次有了离开的念头儿,离开龙虎山,离开朝廷,离开倪家,离开所有人。      心中一旦出现了这个念头,便越来越强烈,他真的想离开了,接下来的半个时辰他想的是在离开之前应该再做点儿什么,不能说走就走,哪怕离开也要善始善终。      临走之前尽可能的想尽一切办法为朝廷敛财,为朝廷日后打仗留下足够的军饷。临走之前也得设法保全倪家众人,倪家在西域有安身立命之所,钱财能带走多少无所谓,一定要确保将倪家众人安全送走。      至于龙虎山,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张善要领兵打仗,那就多给他留下点军饷,这个道籍也不要了,他本来也没想当道士,是师父罗阳子让他当的。      二更时分回返长安,长生平静了许多,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善后了。      心里有了主意,也就不再愁恼焦心了,回到御史台躺卧在床,此番终于睡着了。      四更时分,长生醒了,他没有下地也没有点亮灯烛,只是在黑暗之中安静的躺着。      他在犹豫要不要去上朝,他不想去,却又想去,纠结到四更过半,最终还是起身更衣,骑马上朝。      上朝途中有不少官员与他打招呼,长生也懒得理会,这些人敬畏的只是他手中的权力,而不是他这个来自山村的少年。      进宫之后发现张善和张墨亦在上朝队伍中,换做平时他一定会上前见礼,但此时他却并未那么做,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看谁都不顺眼。      去到等候上朝的日化门内廊,长生亦不与众人说话,众人见他面色阴沉,亦不敢上前惊扰。      时辰一到,百官上朝,长生面无表情的站在百官队列之中,今日早朝皇上并未颁发圣谕,司礼太监高呼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随即便有人出列奏禀,倪家得到的消息还是很准确的,出列官员所奏之事果真是奏请皇上册封张墨为皇妃,理由是龙虎山忠心报国,理应结为皇亲,以此荣宠。      一人奏禀,立刻有人附和,只道阉党余孽不曾清剿,需要有人贴身保护皇上,而张墨精通武功法术,又才貌双全,为皇妃最佳人选。      随后又是不下十人附议,长生木然站立,脑海里一片空白。      待得众人奏禀结束,北面传来了皇上的声音,“所有奏禀附议之人官降一级,罚俸一年。”      听得皇上言语,满堂哗然。      “户部尚书长生听旨。”皇上站立起身。      长生闻言疑惑转头,愣了片刻方才出列拱手。      “长生忠君报国,保驾有功,赏国姓,退道籍,赐婚龙虎山张墨……”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