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帝王心术
书名:长生 作者:风御九秋 分类:武侠仙侠
皇上先前将所有建议纳张墨为妃的大臣全部降职罚俸已然令殿上哗然一片,而今竟然直接赐婚,将张墨赐给了长生,此举瞬时自朝堂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几乎同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到了长生身上。      文武百官惊诧意外,长生比他们还意外,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皇上竟然为二人赐婚,这一刻除了震惊和错愕,脑海里一片空白。      文武百官大多擅察言观色,眼见长生双目圆睁,一脸错愕,便知道皇上赐婚一事事先没有与他商量,众人随即又将视线移回到了面南背北的皇上身上。      “皇上,老臣有话要说。”有年老官员出列说道。      “你还是别说了,质疑上谕者,斩立决,”皇上冷视环顾,视线所及,文武官员尽数低头。      张善和张墨此时正在转头看向长生,长生满脸的震惊绝非假装,由于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兄妹二人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皇上这么做的目的和动机。      眼见文武百官无一人规劝反对,皇上满意的收回了视线,拂袖转身,“散了吧。”      由于众人尚在震惊之中未曾回神,‘恭送皇上’便喊的不甚齐整,待皇上离开,满朝文武方才直身站立,皇上赐婚对于男女双方都是莫大荣耀,换做平常时候众人早就上前道贺了,但长生和张墨的神情满是震惊和错愕,这说明他们事先并不知道皇上会当众赐婚。      这时候上前道贺无疑是最为愚蠢的,要知道长生可是倪家比武招亲选定的女婿,朝臣有不少与倪家交好,此时若是上前道贺,不啻于当众打倪家的脸。      朝堂上的气氛异常尴尬,文武官员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若是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悄悄的走了,貌似也不太好,但若是上前道贺,会直接得罪倪家,最主要的是众人并不知道长生和张墨是怎么想的,对于皇上的赐婚他们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群臣踌躇观望,却有人幸灾乐祸,见长生一头雾水,茫然发懵,龙颢天快步上前,“哈哈哈哈,恭喜恭喜呀,李大人得赐国姓,又得皇上赐婚张墨真人,真是双喜临门,可喜可贺呀。”      长生知道龙颢天在趁机报仇,讥讽揶揄,却不知道如何回应才好,他自然不能坦然接受龙颢天的道贺,但也不能对龙颢天显露敌意和不满,毕竟此事的始作俑者是皇上,龙颢天只是落井下石,趁机报复。      见长生错愕发窘,哑口无言,龙颢天甚是得意,“哈哈,李大人,你可真是被欢喜冲昏了头脑,如此盛隆皇恩,你竟忘了领旨谢恩,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就在长生皱眉怒视想要出言反讥之时,张善和张墨自北面走了过来,眼见二人移步走近,长生多有紧张,不敢直视又不敢无视。      张善来到近前,长生急忙稽首见礼,“师伯。”      张善虽然惊讶疑惑,却知道此事长生亦不知情,故此脸上的表情并无愤怒,语气也还算平静,“皇上已经降下旨意,命你退出道籍,皇上乃真命天子,九州共主,圣旨大于法旨,自这一刻起你便不再是我龙虎山的道人了。”      长生本就心乱如麻,再听张善这般说,更是百感交集,“这这这…...”      “李大人,午后还请往护国真人府一聚。”张善说道。      听张善改了称呼,长生心中越发忐忑,急忙转头看向一旁的张墨,他的本意是想向张墨求助的,但看过去之后方才想起张墨也被牵扯其中,而此时张墨的表情也不甚自然,有心冲他微笑以示宽慰,却又感觉此时微笑很可能会令群臣误解,故此表情多有僵硬,面带微笑不妥,面无表情也不对。      张善言罢便先行离去,张墨后随,按照以往的惯例,张墨都会跟他说几句勉励的话,但此番张墨没有再开口,只是不甚自然的跟着张善离开了朝堂。      待张善和张墨离开,群臣便开始贴着墙角退出皇宫,长生此时仍然处于震惊错愕之中,急切的想要寻个安静所在冷静思虑,奈何龙颢天并不与他这样的机会,幸灾乐祸的跟在他的身后,不停的道贺,以此逗的他面红耳赤,尴尬发窘。      龙颢天没少在长生手里吃瘪,但兜兜转转也算是因祸得福,好处也没少得,眼见揶揄的差不多了,再说下去长生就要发作了,便收起幸灾乐祸的嘴脸,改换了语气,“你很意外吗?”      “什么?”长生随口反问。      “你还没看出皇上的心思?”龙颢天又问。      见长生皱眉不语,龙颢天低声说道,“皇上这么做是一石好几鸟儿。”      长生仍未接话,只是歪头看向龙颢天。      龙颢天出言说道,“皇上知道你喜欢张墨,而张墨又是你的师叔…...”      龙颢天说到此处见长生不悦皱眉,急忙摆手说道,“你别跟我龇牙,我也只是实话实说,当日在擂台之上东方辰羞辱张墨,你疯了一般的冲上擂台卸了人家一只手掌,傻子也知道你喜欢张墨。”      “你离我远点儿。”长生快步疾行,试图与龙颢天拉开距离。      龙颢天身形高大,快走几步便跟上了长生,“张墨是你师叔,你喜欢她可是有违纲常的,外面那些假正经,伪道学能骂死你,只有退去道籍,你才能跟张墨在一起,皇上这么做其实是帮你背了黑锅,给你扫清了障碍。”      长生虽然没有接话,却放慢了行走的速度。      龙颢天又道,“皇上想拉拢你,自然不会跟你抢女人,他要是纳了张墨为妃,你肯定不会再给他卖命了,一走了之还算好的,惹得你心中火起,指不定哪天晚上就闯进皇宫把他的脑袋给砍了。”      长生闻言再度皱眉斜视。      “你瞪我干啥,这事儿你又不是没干过,”龙颢天笑道,“你真以为皇上不知道平康坊是谁烧的?”      长生无言以对,收回视线继续前行。      龙颢天跟在后面喋喋不休,“你铲除阉党,立了大功,皇上赐婚是在重赏你,而且又趁这个机会让你退了道籍,龙虎山以后就指使不动你了。”      龙颢天对于自己的分析颇为得意,“而且皇上还趁机敲打了倪家,别以为有钱就能通神,在大唐能说了算的只有皇上一个人,倪家再有钱也白搭。而且倪家比武招亲是在童榜比武的前一天,倪家明显是在跟皇上抢人,皇上心里肯定不痛快,所以才会明知你是倪家的女婿,还把张墨赐给你,这么一来你离倪家也远了,皇上还给你赐了姓氏,以后你既不是龙虎山的人也不是倪家的人,你只是皇上的人了。”      长生虽然没有接话,却对龙颢天的分析多有佩服,龙颢天所说至少有九成是对的,皇上今日赐婚的确是冲倪家动手的前兆,皇上并不是让他在倪家和龙虎山二选一,而是直接淡化了他和龙虎山以及倪家的关系,将他自龙虎山和倪家的手里抢了过来。      龙颢天是个坏人,但这家伙能统领十万帮众,自然不是个愚蠢的坏人,龙颢天与他套近乎也有着明确的目的性,要钱,只道自己即将出去招兵买马了,朝廷之前答应给他筹集一百万两的军饷,而今户部归长生管,要钱就得跟长生要。      长生随口应着,出得宫门甩掉龙颢天,自行骑马回返。      回返御史台的途中长生始终面皮发热,难得静心,直待回到御史台,关门闭户躺卧在床方才略有放松,先前龙颢天的推断不无道理,皇上此番赐婚的确考虑的极为周详,皇上并不完全信任龙虎山,他跟龙虎山走的太近皇上不放心,必须让他和龙虎山保持距离才得心安。      不过龙虎山即将看透了皇上的用心,也不会对皇上有太大的意见,原因也很简单,赐婚之后他虽然不是龙虎山的道士,却成了龙虎山的女婿,对龙虎山而言他还是自己人。      皇上这个决定吃亏最大的无疑是倪家,而且皇上通过赐婚向倪家传递了一个非常明显的意图,那就是他要冲倪家动手了。      长生此时的心情好生复杂,实则昨晚他已经萌生退意,但此时他却不再想要离开,心态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变化,无疑是皇上赐婚所致。      平心而论他并不知道自己对张墨是怎样一种心境,因为此前他从未仔细想过,确切的说是碍于礼教,从来也没敢正视细想,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张墨如果跟了别人,他心里会不高兴,而且是万念俱灰的那种不高兴。      不过要说他对张墨有非分之想,那也不是,他对张墨的感觉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情欲,其中掺杂了包括感激,信任,钦佩,喜欢在内的复杂情绪,但有一点他很笃定,那就是自己从未想过占有张墨。      躺卧片刻,长生翻身坐起,换上了便服,今日皇上赐婚一事倪家是最大的受害者,他必须去一趟倪家,与倪倬开诚布公,看倪倬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对以后有什么打算…...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