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精通河图洛书满级交流术的卫馆主
书名:小虫镇妖 作者:卫渊 分类:玄幻奇幻
为了防止遇到对面势力的人,需要交锋。      卫渊把剑背了起来,而后出门的时候,问过了博物馆现任掌勺大师傅圆觉晚饭需要什么,圆觉把记录下的菜单递过去,卫渊若无其事地问道:“对了,我在修行的时候,阿亮平时吃些什么?”      “有好好吃饭吗?”      圆觉斟酌着语言,道:“诸葛武侯,嗯……”      “他很挑食。”      大和尚最终决定实话实说。      “非常非常挑食。”      “历史里面他好像最后就是不怎么喜欢吃饭,不过那个时代嘛,可以理解,行军列阵肯定是大锅饭,就是开小灶也好吃不到哪里去,最后肯定就不怎么喜欢吃,宁愿饿着。”      “也不知道是谁把他的嘴巴养得这么刁。”      “不过现在他属于没事就喜欢吃零食的那种挑食。”      “尤其喜欢甜食。。”      “那种酸酸甜甜的果脯,以及蛋挞和点心是他最喜欢的,难道说是因为大脑运转需要大量的能量补充吗?可是这样他很容易蛀牙的,现在他身体中状态也就是十七岁左右,大量吃糖分,以后去牙医那里拔牙怎么办?”      大和尚忧心忡忡:“武侯要跑的话,谁也抓不住啊。”      圆觉,你是老妈子吗?      怎么想到那么远的?      卫渊嘴角抽了抽,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迟疑道:      “那我在修行的时候。”      “阿亮吃龙井虾仁吗?”      “啊?”      圆觉疑惑:“武侯喜欢甜口的,那种清淡的饮食他很不喜欢。”      “就连茶他都更喜欢口味浓郁的红茶。”      卫渊:“…………”      回忆起清醒之梦中和烛九阴抢吃的的少年谋主,博物馆主陷入沉默,而后咬牙切齿——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阿亮你果然是故意的对吧?      和烛九阴抢吃的,非得撩拨祂?      你怎么会这么皮?!      等我回来,看我削不削你就对了!      卫馆主恶狠狠地盯了一眼少年谋主的屋子,耳朵听到了咔嚓一声,毫无疑问某白衣谋主已经直接把屋子给反锁起来,卫渊无可奈何,和圆觉说了一声,一定要给阿亮把营养配足。      什么青椒,香菜,绿色蔬菜,全部加上……      不准挑食!      之前,珏和泰器山神前往西王母留下线索的地方,得到了昆仑玉书,又从河图洛书里面看到了未来,后来珏离开的时候,选择让泰器山神将河图洛书所在之地封禁起来。      卫渊多少算是昆仑山神,勉勉强强是山神一脉。      根据珏说过的方位,再加上泰器山神的神力简直就和夜路上大卡车的远光灯一样扎眼,完全无法忽略,卫渊也是因此而担忧——开明兽也是昆仑神主之一,麾下肯定有昆仑一脉的神灵。      泰器山神的神力封禁,对那边也算是指引。      对于开明兽来说。      简直就是把‘大爷进来玩儿啊’这几个字都写脸上了。      卫渊心中吐槽,斟酌之后,决定先把河图洛书的事情解决,然后再说上龙虎,一方面是因为严重程度上,显而易见是河图洛书的分量更重,龙虎山什么时候上去都行。      另一方面,是对于卫渊来说,比起面对老天师那种‘你特么又来了?!’的惊慌愤怒眼神,河图洛书更简单点,前者卫渊是会自责的,某博物馆主会发现原来自己良心还是很有分量的。      后者的话……      大不了一斧头的事情对吧?      不过,卫渊在靠近的时候,还是选择分出一道分身,从大道上飞走,携带着足够强烈的气息,而本体则是用出隐气藏形的手段,缓缓靠近,以防万一。      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      卫渊心中自我调侃,右手扣着剑。      泰器山神的封禁没有变化,但是即便如此,卫渊在踏入其中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放松警惕,而是隐藏气机缓缓靠近,千里眼顺风耳这样的手段,甚至于不在七十二地煞之中,属于常规道法。      归类于以法力强化人体本身机能的方式。      所谓的道门弟子,因为创造者的缘故,属于那种看上去是远攻。      其实你靠近了会被反手一巴掌拍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那种。      道行岂是如此不变之物?!      以法力强化肌肉纤维,哪怕是个一米五的小萝莉,也可以扛着山追着你跑,因为卫渊现在怀疑,道门被创造出来的基本原因就是为了以后和大荒死磕,所以道家弟子被迫跟着那帮荒神一起内卷。      如果从开战的角度看,就会发现,神州道门在整个世界的超凡体系里,完全是奔着全能特种兵的培养方式去的。      从打坐炼气,阵法打醮,到炼丹铸器,远攻近战都得会。      远攻就用法术,近距离就拔剑,反手一巴掌糊脸,正手一巴掌符箓。      单打独斗是六边形战士,一起打架还有从两仪阵到周天大阵等人数不等的围殴战术,当然,老祖先是这样想的,但是耐不住有些家伙在修行了这些法门之后,思路走偏。      拿着以法力强化人体器官机能的思路跑去不干正事。      卫渊法力混杂神力,让双耳捕捉声音的能力强化。      以他的实力,能够让自身的耳力提升到昆仑妖兽的程度。      当然,法力消耗其实也不少。      让卫渊觉得这些法术构型已经有些落后了。      其实卫渊倒是觉得,现代道门和科技的结合还是不够多。      如果能够用法力构造微型雷达多好。      什么虎拳,螳螂拳。      既然是模仿发力技巧。      还有剑指剑掌之类以身体模仿兵刃的招式。      那为什么不可以有机枪拳?      以人体肌肉,法力强化,模拟这些人族武器的法力方式。      比如说,往后比武的时候,某乃扎子拳新流派之AK-47门大弟子!      某乃虎式坦克横练门!      某家乃形意门弟子,主修形意炮拳之83式130mm火箭炮,主张以火催气力,拳如火箭炮。      一定很有趣。      干脆道门真修观想法天象地的时候,直接观想大蘑菇弹好了。      以身化形,化作核武,一拳一脚,尽为核爆。      而这个时候,里面果然传来了交谈的声音,卫渊杂念一收,注意力集中在里面,而后伴随着对于声波回荡的把握,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感知到里面发生的事情。      河图洛书前,站着一名气息暗沉混乱的男子。      和之前暗杀卫渊的极为相似。      河图洛书上浮现出了一桩桩画面。      声音缓缓低语,竟然是来自于那一座被西王母搜集来的河图洛书。      嗓音漠然高远,带着神灵的缥缈。      “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我可以给你天下最美的美人,可以让你拥有取之不竭的财富。”      “我可以给你指点一座小千世界的空间方位,让你去那里作为一界开山之祖。”      那石碑的声音仿佛神灵高高在上:“但是,你又可以给予我什么?”      背负命令来到这里的神将此刻反倒是被干扰晃动了心神,他自然无法提出让石碑满足的条件,但是旋即祂就意识到了一点,这毕竟只是一座石碑,自己完全可以把石碑带走。      祂五指伸出,直接将石碑摄取。      石碑里的情绪波动浮现出一种隐藏的轻松。      终于可以……离开了……      那名神将带着痛快的微笑转身便走,一出门,却看到一名身穿黑衣,右臂扎着黄巾的青年,笑容温和客气,打了个招呼:“哟,你好啊。”      “吃了吗?”      神将神色惊愕,反手将石碑抛向身后。      掌中长枪猛烈的刺出,贯穿。      卫渊反手直接以抓住枪锋下的部分,脚步微踏,将这枪夹在腋下,旋身而转,枪身被折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弧度,那神将怒喝一声,掌中长枪猛地暴出剧烈的力量,足以一枪刺出,将一座山夷为平地。      或者说直接将一座城市的市中心区域击成废墟。      但是就在祂爆发全力的时候。      心口突然一痛。      低下头的时候,看到一柄剑洞穿了自己的腹部。      “这,这是……”      被背刺者终将成为背刺爱好者。      就像是吕奉先的乱世乐子人成长趋势。      卫渊发现这样要比起正面交锋轻松得多。      最重点是,可以隐藏自己真正擅长的东西,全力出手的话,难免会暴露出自己的战斗风格。      “前面是分身?!”      那神灵惊怒,掌中长枪猛地超后刺杀,枪尾有仿佛装饰的烈焰尾端,此刻却仿佛化作蛟龙,撕扯天地灵气,猛烈地刺穿了那背刺自己的存在,脸上松了口气,旋即凝固。      背后的背刺者消散。      而全力一搏的神将此刻瞳孔收缩,抬起头。      看到那背着光的博物馆主神色温和,眼底幽深,自己完全看不穿。      在交手的时候,自己一开始就落入他的设计?!      “猜错了,很遗憾。”      “你刚刚至少翻了三个错误。”      一只手在下一刻捏碎了他的咽喉。      而后卫馆主直接烈焰神通,天雷轰顶,扭曲天机,然后一把火直接焚烧了,骨灰都给扬了,顺便再在骨灰上做了标记,如果有谁过来的话,就可以直接围点打援再割一波儿。      一边善后一边吐槽。      这样水准的神将也敢派出来?      这样的脑子连他都不如,在烛九阴那里恐怕是直接不及格。      还没见面就被扬了。      在和烛九阴,以及阿亮对局处于连一场都没有赢过的卫馆主,对这个神将的脑子产生怀疑,而在他反手把神将真灵拘出来,直接塞到自己清醒之梦里交给那帮老帮菜拷问之后,看向了河图洛书。      河图洛书安静死寂,仿佛就只是一块破烂石头。      却在以肉眼无法判断的速度缓缓挪移,挪移向一个阵法的地方。      只要到那里……      只要到那里……      啪!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直接按在河图洛书上面,带着微笑的博物馆主俯身下来:“还有你,呆着,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河图洛书居然会说活,稀罕,真的是稀罕事情。”      河图洛书毫无半点反应。      无情,漠然,高远。      仿佛刚刚卫渊隐蔽气息在外面听到的一切都不是它说的。      直到卫渊反手掏出一把刑天斧。      河图洛书上文字和画面一乱,先前那高远,阔达的声音重新浮现:“咳咳,没有想到居然被您发现了,英俊万分,天赋横溢,绝世无双的馆主啊,您是在找我吗?”      卫渊:“…………”      手里的刑天斧微微转动,道: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刚刚桀骜不驯的样子。”      “哪里哪里,在您面前,哪儿还有什么桀骜不驯,只有老老实实的小洛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河图洛书那种高邈漠然,洞穿一切的声音能够说出这样狗腿子的语气,虽然来的时候,就已经猜测,毕竟是西王母收藏的,或许比起其他的河图洛书颇有不同。      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这么个性。      不过这个您,究竟是指得卫渊自己,还是说这把白森森的刑天斧?      卫渊腹诽,拎着斧头:“我问,你答。”      “哎,好嘞。”      “河图洛书,可以孕育意识吗?”      河图洛书迟疑了下,道:“本来是不能的,我们的本体远远超过了天材地宝这个概念,无法诞生神识,但是被拆分开之后,权能概念大幅度降低,反倒是符合了天材地宝的范畴,能在机缘巧合之下生出灵智。”      “毕竟,连山东大葱都能成妖怪,石头里能出猴子。”      “我们没办法成妖也太奇怪了。”      确实。      自古以来古物成妖的完全不在少数。      天材地宝里更是会诞生神志,最顶尖的天材地宝河图洛书不能的话,反倒太奇葩了。      卫渊突然想到,既然说有石头妖怪,有器物化妖。      不知道航母舰队能不能成精……      比如来个三千年的氢弹精,姓于,或者钱。      卫渊收摄住自己的杂念,想了想,询问了一个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      “河图洛书,是谁拆分的?!”      这个机缘巧合之下诞生灵智的河图洛书沉默,而后带着回忆过往的茫然道:“我们原本的本体,乃是天地人知之一,代表着天的浩瀚和对未来的把握,和代表生灵的全知,代表着大地脉络的洞察十方处于同一层次,甚至于更高。”      “也因此,权能太强,不会诞生灵智。”      “有一天,有个叫伏羲的男人和我说,我们的力量太强大。”      “勘测未来,奠定命运基石,一旦被操控,就相当于有人能自源头扭曲命运,对于三界的危险太大了。他盛赞我太危险,太强大,强大到整个世界没谁能阻止我的预测,哪怕是他都在我推演的未来之中。”      卫渊道:“然后呢?”      河图洛书幽幽道:“然后他反手就把我拆了。”      卫渊:“…………”      河图洛书妖灵呢喃道:“祂拆我的时候,还说,你看,没料到吧?”      “看来河图洛书也不是全能的。”      “有漏洞就更容易被利用了。”      不,这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既视感。      难道说这种禹王鉴定术,其实是伏羲鉴定术吗?      招式的渊源更古老了啊魂淡!      卫渊沉默了下,转口问道:      “那你刚刚为什么要跑?”      他询问:“你刚刚以利益诱惑那神将,又偏偏给出苛刻的要求,就是要祂忍不住贪欲带你走吧?以及,之前展示给珏的未来里,为什么我会死去?”      河图洛书沉默。      而后在卫渊举起斧头的时候,幽幽道:      “当你预料了十万八千个未来,足足八成的未来都会被接下来到来的一个家伙拆了的时候。”      “你会不会想跑?”      卫渊看了看自己的刑天斧,毫无疑问这个在十万多个未来里面,足足八成的可能性都会把河图洛书拆了的,就是他,尴尬道:“那,不是还有两成吗?”      河图洛书没有语气起伏:“剩下两成里分别被粉碎机粉碎,神代冲压机冲撞,被扔到恒星内核里煅烧,被劈碎后扔到时间裂隙流放,以及粉碎后扔到人间研究所,进行材质锻造以及强度测试充塞。”      这位石碑之灵问道:“所以,换做你的话,你想不想要跑?”      “想不想报复下?”      “啊这……确实。”      卫渊嘴角抽了抽,道:“那个人是我?”      “不然呢……”      卫渊想了想,手中的刑天斧抵着地面,道:“那么这样。”      “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确定回答了我,那我就不劈了你……”      在刑天斧的存在下,河图洛书和卫渊达成了友好的共识,主动愿意帮忙解答问题。      卫渊盘坐在青石上,刑天斧倚靠旁边,道:      “第一个问题,西王母在哪里?”      PS:今日第二更…………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