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对不起了,未来的我!
书名:妖怪哪里跑 作者:卫渊 分类:玄幻奇幻
‘西王母的所在之地……’      河图洛书分灵上流动的文字一下子凝固,像是小学生突然拿到了哥德巴赫猜想并且要求你半小时内解出来否则不及格叫家长一样,一时间有种憋屈和悲愤的感觉。      上面文字一点点地浮现出来,可怜巴巴地压抑住了自己的憋屈,礼貌认真地道——      ‘冕下您知道我是为什么会待在这里的吗?’      当然就是被西王母那个暴力女人抓回来的啊!      “如果我当初能够推演出西王母的所在之地,那么我也就不会被西王母逮住,同理,我都被西王母抓住了,我怎么可能会推演出她现在的位置?”      说的好,我都无法吐槽了。      但是吐槽无法吐槽,这何尝不是一种吐槽?      喜欢看牛头人漫画的,转而去看纯爱,这何尝不是一种NTR?!      而把牛头人改变成纯爱漫画党的纯爱战士。      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牛头人?      我悟了。      卫渊腹诽了一句,旋即想到了自己在桃花源劈的河图洛书。      那一块石碑就没有料到自己被劈了。      看起来西王母搜集来的这一块河图洛书比起其他的河图洛书,权位更重点,难道说是当年伏羲劈了河图洛书以后留下的比较大的那一块?至少这块河图洛书,可以推演出十万多种和卫渊接触的死法。      只是无法推演西王母这个层次。。      尤其另一点,西王母现在在躲避开明兽,开明又具备照见十方的神话概念,西王母不想要被发现必须躲得严严实实的,若是能躲得开开明兽,那么自然也能避开河图洛书的把握。      跳出十方,比起古典神话小说里面,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更高。      不在天地三界,不在四方五行,不在生死之列,不在过去未来。      真不知道是怎么藏匿的。      开明兽……九双眼睛,再加一只天眼,一只心眼,洞见十方。      真的想要把这家伙的眼睛给戳瞎。      不过卫渊也猜到了这一块河图洛书无法推演西王母。      只是故意提出一个比较难的问题。      想了想,道:“既然西王母不行的话,那么我让你找一个人吧。”      “好,好啊!好的!尊敬的英俊无比的冕下,山海小洛竭诚为你服务!”河图洛书分灵狂喜,自信满满:      “只要是人,无论他在哪里,无论他现在处于什么情况,全部都在我的把握和编织之中,我都能把他推演出来,所以麻烦冕下您将您的刑天斧往下调整下角度,另外请您把手往后拿一拿,握在斧柄后面些。”      “刚刚您让刑天斧的角度上扬了三个度,按照推演,有超过七千次您都是用这一招逆斩苍鹰把我的四分之三角削下来的,我怕!”      河图洛书分灵怂得很彻底。      卫渊摩挲斧柄,道:“可以,但是你确定能找到他?”      “当然!只要他是人族,就没问题!”      河图洛书自信满满。      “好吧,那契在哪里?”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那是女娇假扮的,我还是有些难受。”      博物馆主叹息低语,而后洒脱道:“大概是有些想他了……”      “既然想他,就要把他找回来。”      “没问题!”      河图洛书自信满满。      不就是契吗?      区区人族,伏羲的末代后裔之一,算什么?!      河图洛书上飞快流动的文字开始变慢。      不在天地,不在三界,不在四方,不在五行?      非生非死,无生无死。      河图洛书看了看前面回忆故友的博物馆主,如果祂有人形,现在早就已经瀑布汗了,心一横,直接动用全力,寻找过去的契的残影,都已经说好了,只要是契就可以,那过去的不也行?      它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暗自欢呼一声。      旋即河图洛书之灵的思绪凝固。      没有!      没有!      连过去都不复存在,那些存在在过往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真实界过去里,那个懒洋洋的少年抬了抬头,而后直接在过去这个概念里消散如烟,只存在于某些人的记忆里。      现实的过往没有了契,旋即循着万千命运的轨迹寻找未来,仍旧没有找到那人的身影。      河图洛书分灵被吓了一跳——      斩断过去,放弃未来。      只是那八个字里面,就已经有一股惨烈和决然的味道了。      这是个傻子吗?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河图洛书不明白,只是它看着眼前似乎看出来什么,表情逐渐不愉的博物馆主,明白自己很有可能再度迎来刑天斧的负距离接触,它不是受虐狂,最终僵硬地道:“这……要不然,冕下您再问一个?”      河图洛书语气甚至于哽咽了:“我,我实在是找不到啊!”      卫渊上上下下打量着河图洛书。      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说,就这,就这?      这也是河图洛书?!      河图洛书觉得自己受到了狠狠地一刀。      卫渊道:“算了,那我现在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您说,您说,这一次一定没问题。”河图洛书连连保证。      卫渊道:“好,那我问你。”      “禹的真灵被帝俊关在大荒的哪个位置?”      空气一时间都凝固了。      河图洛书:“…………”      “帝禹,帝俊,大荒……”      它语带茫然,僵硬地看了看卫渊,最后道:      “要不然,您还是把我拆了吧。”      不带这么折磨人的啊!      河图洛书分灵几乎要泪奔了,“要不然就是劈了我,要么就是问我这些问题,冕下你是故意来找茬的是吗?您非要劈了我也没办法,只是不要把我再拿去找恒星扔进去火化,或者拿着山来当液压机砸我。”      “更不要把我放到研究所里。”      卫渊古怪道:“他们怎么对你了?”      河图洛书咬牙切齿:“磨碎,风化,性质测试,甚至于按照科学指导观直接重构了一门叫做神代材料学和超凡材料学的新学科,这些,这些其实我都可以忍,毕竟我乃是石碑通灵,不觉得痛苦。”      “但是,但是……”      河图洛书之灵突然出离地愤怒:“他们居然把我粉碎成土了!”      “你们甚至于想要把我拆了磨成粉末去种菜!”      “啊这。”      “那你可以种地吗?”      “可以。”      即答。      甚至于可以种得很好。      “那你很有用。”      卫馆主下意识给出了定义,不过旋即意识到了一点,眼前的河图洛书无法回答他说的那三个问题,究其本质似乎是因为被伏羲拆分了,导致实力大损,眼前的只是残缺版本的残缺版本,也就是说,如果将其余的河图洛书和这一块融合,是不是能从这里得到契,得到禹的具体下落?      很有可能,值得一试。      待会儿先带回清醒之梦,让烛九阴试试看。      眼前的河图洛书分灵完全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      正当这个时候,卫渊的耳畔传来了烛九阴略有低沉的声音:“神魂回来一趟。”卫渊微怔,从烛九阴的声音里面,听到了过去几乎不存在的沉凝,卫渊神色微变,手持刑天斧,一缕真灵遁入清醒之梦。      从外面看起来,这就像是他只是在闭目养神。      而因为‘刑天斧’在交涉上的显著作用,河图洛书分灵挫败的待在原地,没有敢乱动,卫渊眼前恍惚了下,出现在了自己的清醒之梦里,几个人族老祖宗一个个表情沉凝,失去了往日的轻松愉快。      卫渊扫了一眼,发现蚩尤放下了大熊猫花花的视频剪辑。      刑天和轩辕,还有刑天的脑袋停止了三人斗地主。      卫渊意识到这事情可能比自己预料的还要严重。      “发生了什么?”      卫渊说这句话地上,视线落在旁边,刚刚还打算扛着河图洛书分灵跑路的神将真灵此刻已经失去了意识,脸上浮现出‘智慧’的表情,旁边烛九阴端着茶杯,语气平静:“有没有发现这个神将,并没那么难对付?”      “是……”      卫渊回忆刚刚的交锋:“无论是机变还是智谋,都很一般。”      烛九**:“因为祂根本不是开明的直属手下。”      “嗯?!”      卫渊惊愕。      烛九阴闭了闭眼,语气平淡:“大荒的超凡军队,已经列阵在山海裂隙之外,只是还没有出手,目前是先头部队,超过三万名超凡生灵,这只是其中的一名校尉……”      卫渊瞳孔收缩:“神将……”      “是石夷……不对,石夷被调走了,是重!”      卫渊反应过来:“祂一直蛰伏到了这个时候?!”      “因为祂知道石夷一定会阻止他……所以一直忍耐到了石夷离开人间才动手?!”      烛九阴颔首,手掌微笼,嗓音平淡道:“大荒之地,数百倍乃至于千倍于人间,大地之上有无数国度,不只是人的国,还有超凡生灵的国度,这样的世界,万年不曾断绝,乃至于更长时间没有断绝过。”      “毫无疑问,祂们也有足够惊才绝艳的神将。”      “军阵谋略同样存在。”      “而且是现在人族缺乏的超凡战阵。”      烛九阴双目幽深:      “以大荒军队辅助撑天之神,现在人间无一可敌对者。”      卫渊心潮涌动,看了一眼旁边几乎被彻底抽调记忆画面的神将,道:“你说是先头部队,那么总体将会有多少超凡生物组成的军队出现在人间前方?”      烛九阴缓声道:“百万。”      “足以平推人间的力量。”      哪怕是提前有所预料,卫渊仍旧被这个数字所震撼,超过百万的修行之士,从山海裂隙踏入人间界,出现在和平的城市上空,等等,卫渊突然意识到山海裂隙是因为之前穷奇和梼杌的疯狂。      “穷奇,梼杌……也是因为开明的算计?”      “乃至于,这最后的山海裂隙也一样在祂掌握之中……”      卫渊呢喃。      烛九**:“……梼杌之所以会从人族的公主化作四凶之一,是因为被穷奇救下,爱上了这个自己从没有见过面的叔叔,最终逐渐发展到人间不容,现在看来,四凶之所以变成四凶,或许,和开明脱不了不联系。”      卫渊沉默了下,仿佛是自我安慰般道:“人间有足够的核武储备,只要不是神将级别都无法免疫那种太阳级别的高温……”      “大量的冲击波将会在第一时间摧毁对人间兵器一所知的超凡战士,哪怕是百万之众,需要二十枚甚至于三十枚,哪怕是一百枚核武,也都在神州掌控之中。”      烛九阴缓声道:“神州会朝自己的城市释放核武吗?”      卫渊思绪被打断。      当然不会,当那帮超凡军队出现在人间的时候,就代表着神州最大的力量被限制住,对方的单兵素质更强,对方也存在有超凡类的大型毁灭类法术神通,最好的结果,是和对面玉石俱焚。      卫渊脑海中下意识思考如果说百万大荒凶神出现在人间的惨烈模样。      不知为何,突然意识到了河图洛书曾经看到的那个遍地狼藉毁灭的大劫未来。      “最好的可能,也只是我们和其玉石俱焚,而开明兽原本的目的,很可能是打算在我们和共工交锋的时候突然出现,以撑天之神重为主将,百万神代军队,足以扭转战局,坐收渔翁之利……”      “可同时对上我们和共工,哪怕是祂们也会惨烈无比。”      “开明祂难道就不在乎自己的……”      卫渊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终于意识到了关键。      烛九阴缓声道:“没错,开明不在意这些损失,因为损失的是大荒,漠然无情,却又把一切计算在手中,祂根本不在意损失,务求最后大势处于自己的掌握下,是无欲则刚的境界。”      “一个绝对理智,绝对无情,又近乎于全知的谋略者。”      “这就是开明,你的对手。”      烛九阴语气平和:“你能看到他的本质之一,看来至少这段时间有学到了些东西,那么,我且问你,现在你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都要考试,烛九阴,真不愧是你。      你是哪个幼儿园的班主任吗?      卫渊勾了勾嘴角,却半点都笑不出来,沉默许久,道:      “制衡,三足鼎立,选择让共工参战,选择针对开明和昆仑布局,尽可能地延缓这一战局的可能性,如果可以的话,通过和共工的部分合作,将战局推移到人间之外。”      “尤其这一次对方只是三万前军来了这里。”      烛九阴讶然。      而后难得语气缓和下来:“看来还是有些脑子的。”      “人间势弱,敌人势强,本该如此。”      “是,谋定而后动,务求保全自身,立于‘不败’之地。”      “这正是兵家谋算的风格。”      卫渊吐出一口气。      而后看着烛九**:“但是你还忘记了最后一种做法。”      烛九阴愕然:“什么?”      博物馆主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道:      “三军可夺其气也。”      “匹夫不可夺志也,不管是神代大荒的军队风格是怎么样的,但是也逃不开以军队辅助主将,以主将强化军队的风格,所以,想要逼退对方,除去了军队,还有斗将。”      “真正的目标根本不应该是敌军,而是去杀了敌将。”      卫渊抬眸道:“现在三万先军,就在人间裂隙之外。”      “斩其将,夺其气,这才是我该做的事情。”      “拜托你们了。”      卫渊突然开口。      刑天,蚩尤,轩辕突然大笑着暴起。      直接把烛九阴给拉住。      才说了卫渊有脑子的灰袍男子惊愕,而后反手把他们关了小黑屋。      三人却只是放声大笑,被关了小黑屋也得意洋洋,隔空击掌。      卫渊直接趁机离开了清醒之梦。      “等我回来给你做饭。”      “烛九阴,你不应该对我放松警惕的。”      “忘记你眼眶了吗?渊可不是那么老实的人。”      灰袍男子咬牙切齿。      反手把好大一个锅扔给未来自己的卫渊真灵回到肉身。      心底咕哝一句,对不起了,未来的我!      看向河图洛书:      “我要知道现在山海裂隙之外,大荒军队前军的阵营。”      “好说,好说!”      河图洛书大喜。      而后相当狗腿子道:      “冕下您是打算对其做后手吗?我可是很有用的!”      “不,不是后手。”      五指微握,一柄战斧出现,斧刃抵着地面,人族战将最喜欢的坐骑驳龙出现在旁边,低声嘶鸣,刑天斧变化形貌,化作了一柄长柄兵刃,卫渊翻身上马,驳龙感受到凌冽的杀机,下意识发出了隐隐暴虐的龙吟。      黑发已经到了脖子后面的卫渊将黑发扎起来。      骑乘战马,向河图洛书伸出手:      “是人族战神,亲自拜会一下大荒的三万军势。”      “要一起吗?”      PS:今日第一更…………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