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好久不见的水无怜奈
背影比侧颜好看。   侧颜比正脸好看。   这就是牧野久对于这个日本小姐的评价。   寿香莲当然是算得上美人,这个不可否认。   不过相比起姐姐的寿美美来,却也无法拉开差距,只是姐姐没怎么在意保养的缘故,看上去起色会差一点,打扮的也更在朴素,在视觉效果上就没有寿香莲那么惊艳。   但是跟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另外两个美人来,寿香莲就没什么优势了。   “现在跟香莲对话的那个是亚军的安倍澄香小姐,至于旁边的那个穿紫衣服的则是川田镜美小姐。”   寿美美向牧野久介绍。   牧野久点头,从相貌跟波涛汹涌以及前凸后翘的程度来看,这两位实在是没有理由输给寿香莲。   “你啊,跟我穿了一样的白色,还是赶紧去换掉吧。”   寿香莲指示着安倍澄香。   在这种领奖台上撞衫是大忌,即便只是颜色一样也不行。   “可是你明明说会穿黑色!”安倍澄香不服。   “看了灯光的效果之后,我改变心思了。”   寿香莲的眉锋微挑,似是带着些许的威胁:“怎么了?不愿意吗?”   “你!”   安倍澄香肯定不愿意,但她的手腕远不如前者强硬,只能低头默认。   “还有你啊。”   寿香莲又转头过去对川田镜美开口,她的手指划过川田小麦色的胸前锁骨,随后抓住了她脖子间的那闪闪发光的项链:“这个项链不是比我的皇冠更加显眼了嘛?赶紧拿下来吧。”   “这个项链是我妈妈送给我的礼物,绝对不拿下来!”   川田镜美毫不客气的拍掉了寿美美的手掌,她比安倍澄三要强势得多。   “香莲,请你不要这么做了……”   寿美美上前去想要阻止自己妹妹的盛气凌人。   “喔?香莲怎么了?”   从幕布后走出来的一个中年人截断了她的话。   中年人很瘦,穿了一件黑色燕尾服,打着红色领带。   牧野久眨了眨眼,因为这人他见过。   “三浦先生~”   寿香莲很熟络的靠上去,用自己不算太丰满的胸膛紧贴了男人的手臂,娇媚的说道:“你是评审委员长吧?这种人就把她给换了呀~~”   三浦。   三浦大吾。   之前琴酒让牧野久帮忙收尸的对象就是这个家伙。   牧野久左右看了看,没有见到其他人影,但也不排除基尔是安倍、川田、乃至于寿家两姐妹其中一个的可能性。   但是不是光头就敢当委员长,这点的含金量牧野久是绝不会承认的。   三浦大吾显然没有末日已近的觉悟,他依旧夹着相当奢侈的雪茄,居高临下的打量了贴着他的寿香莲,以及那道白到明晃晃的沟壑。不老实的手也顺势搂了上去。   “能不能拿下来啊。”   他没有问疑问句,更像是在命令川田镜美。   川田镜美气的眉毛倒竖,但在这个委员长面前又无法发作,只能忍气吞声的摘下了装备‘妈妈の项链’。   寿香莲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大获全胜的得意笑容。   “还有。”   她招来一个工作人员:“去跟舞台导演说一声,我要站到原定位置的前面。   场务小哥当然无法反对,只能飞奔着去向导演报告。   这么做之后舞台上就更只会突出她一个人。   另外两人投以憎恶的眼神,而寿香莲则是不予理会,自顾自的高傲转身。   三浦大吾的手掌已经覆盖在了她很润的蜜桃屁股上打太极,寿香莲眉眼如湿,只是轻轻一笑,两个成年人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还有你。”   寿香莲吩咐:“你就在这里等我,我之后会来找你的。”   “是。”牧野久点头。   三浦大吾也就多看了牧野久一眼。   或许是他那张野蛮生长的长相确实比牧野久精致的长相更具有原始的爆发力,所以他相当看不起牧野久那文绉绉的态度。   “呵,年轻人,香莲你找这种年轻人有什么事?他们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只知道花言巧语。”   他面对面的奚落,牧野久却也一点都不生气的保持着微笑。   啊,这家伙想不到自己就快挂了吧?   他心想,看他这幅嘚瑟的样儿,看上去好蠢喔。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牧野久没有必要在他身上附加什么心情。   “稍微有点事啦。”   寿香莲呵呵笑:“当然还是三浦先生您更有魅力~”   “呵呵,那是必然的。”   他凌厉的扫视了牧野久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就搂着扭屁股的寿香莲走开。   “对不起,抱歉,请你们原谅!”   寿香莲走远之后,姐姐对着其余两个亚军进行一个道歉三连,完美的发挥了躬匠精神。   安倍澄香与川田镜美心地还是比较善良,不忍责怪这个老好人大姐,只能摆了摆手,而且就算骂她也改变不了什么。   牧野久看向那两位,心想既然是大名人,那是不是该用‘能不能给签个名’作为寒暄的开场白,然后再进行提问。   “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没想到被抢先了一步,川田镜美跳了出来,喜滋滋的站在牧野久的身前:“牧野警官!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有幸见到你!我从您上《第一堂课》那档节目开始就是您忠实的粉丝了!”   “啊……啊,这样啊。”牧野久说。   偶像竟是我自己。   ……   寿香莲跟三浦大吾是做.爱做的事情了,这段时间牧野久闲来无视,就先回去找妹妹玩。   安倍澄香跟川田镜美固然有作案的嫌疑,但在他直接问过之后,两人均表示不是她们所为,特别是川田镜美十分激动:   “牧野警官!我可是您最忠诚的粉丝!怎么会去做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   牧野久扯了扯嘴角,真是他最忠实的粉丝的话,这辈子恐怕都只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了。   但牧野久不认为这两丫头能在他眼皮底下撒出谎来,所以暂且还是有可信度的。   还有就是寿美美,她说等寿香莲VANS了会来通知他……但这个姐姐也始终活在妹妹的压迫下,很难让人不怀疑这究竟是不是她自导自演的戏码。   “嗯?哀酱呢?”   牧野久依仗着阿笠博士的光头找到了他们所落座的位置。   铃木园子简直就是反向寿香莲,低调到在自家的酒店里都只找了个最不起眼的座位,与民同乐了属于是。   但却没有发现妹妹的身影。   “工藤跟小兰这对夫妇好像去调查恐吓信的事情了,至于那个臭屁丫头……或许也是跟着去了吧?”   铃木园子不太确定,她跟一个秃头大叔坐在一块儿实在是觉着无趣:“牧野警官,过来陪我讲讲话吧?”   牧野久眨了眨眼,忽然开口道:   “铃木小姐,九点钟反向。”   铃木园子立马扭头看过去,那边是一个正在招待客人的酒保,大约二十岁上下,身材高大,面容却相当俊朗秀气。   “帅不帅?”牧野久问。   “帅!”铃木园子说。   “帅就对了。”   牧野久大跨步的走过去,拍了拍酒保的肩膀,低声道:“警察,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下吗?”   酒保呆萌,很快反应过来将其写成纸条交给了牧野久。   而牧野久回头就塞给铃木园子,竖起大拇指:   “去把握姻缘吧!少女!”   “……喔!”   铃木园子握拳重重的点头,在手机里飞速查找联系人的同时还保证:“牧野警官,下次你看上了哪个妹子尽管告诉我!我去帮你要联络方式!”   牧野久打了个OK的手势,暂时跟铃木园子达成PY交易,去进行一个妹妹在哪里的找。   “牧野……警官?”   挤过一道人潮,他与一个熟悉的身影四目相对。   水无怜奈。   好久不见的日卖电视台当家主播。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