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海路漫漫
书名:左凌泉 作者:关关公子 分类:玄幻奇幻
海上浪涛汹涌,狂风裹挟着雪花,把船头映阳仙宫的旗子吹得猎猎作响。      程九江在船头的旗杆下盘坐,手上撑着把伞,遮着面前的一个小炭炉,避免风雪吹灭炉火。      小炭炉上面放着个铜锅,里面热气腾腾,煮着切好的鱼片,旁边还放着一小坛酒,和两小碟姜蒜酱料。      剑客打扮的赵无邪,手里拿着根鱼竿,探出船沿外钓着海鱼,时不时拿起筷子来上一口,听着程九江瞎扯。      修行中人对饮食没要求,不吃不喝也饿不死,但在鬼影子都看不到的海面上,灵气稀薄没法修炼,两男人总不能靠双修打发时间,赵无邪除开吃两口热乎的,也没啥其他事可做。      好在程九江年岁长阅历多,又比较健谈,路上并不算无聊,就是说的东西,不怎么上得台面:      “……龙阳丹可是好东西,以淫煌蛇血为药引,在丹炉里炼七七四十九天方可成丹;淫煌蛇是蛟龙之属,天赋神通就继承了一个‘龙性好淫’的‘淫’字,那劲儿头,据说能让灵谷修士多一把堪比仙兵的‘仙枪’,破玉阶仙尊的无垢金身……”      “不就是春药,俗世多得是,有什么稀奇的,正常修士哪里用得着这个。”      “诶,这你就说错了,春药是祸害人的玩意儿,龙阳丹可是养生佳品,男女皆宜,只动情不乱心智。修行中人讲究克制情欲,时间一长就容易看淡红尘,对双修之事失去兴趣,好几年不碰道侣一下,碰了也是例行公事,然后渐渐变为陌路人……”      程九江拿出一盒龙阳丹,郑重道:      “龙阳丹就是专门给道侣之间增温的妙物,管你是几千岁的老祖,性格有多风轻云淡,一颗丹药下肚,都能找回十八岁时如狼似虎的‘冲劲儿’……事后双方都舒坦了,年轻时缠缠绵绵的感觉自然也就找回来了……”      赵无邪夹起鱼片在酱料碟里涮了涮,面带笑意:      “听程老哥说的这么厉害,我都想试试了。。”      “嘿,在这儿可试不得,没道侣乱吃,那滋味可不好受。母猫发情知道吧?在围墙上整夜整夜打滚儿叫唤……”      程九江正兴致勃勃说着,坐在对面的赵无邪,却放下筷子,握住了靠在身旁的佩剑,目光望向船尾方向。      程九江一愣,也回头看去,却见雪夜下的浪涛间,有一艘船破浪而来。      船只长约三十丈,灯火通明,隐隐可见护船阵法的流光,甲板上有人影走动,多数身着白衣。      虽然看得不仔细,但明显能感觉到后方渡船上传来窥探的目光,继而船楼顶层悬挂的旗子,就闪几下了流光。      程九江瞧见此景,暗暗松了口气,见赵无邪如临大敌的模样,笑道:      “瞧把你吓得,是映阳仙宫的渡船,自己人,不用担心。”      其实也不算赵无邪一惊一乍,海域广袤无迹,忽然撞上一艘追过来的船,进退无路之下,肯定会有所戒备。      等着运人的渡船靠近,瞧见船楼上映阳仙宫的徽记,赵无邪才放松了些,起身等着渡船超过去。      后方的大船临近后,放慢了船速,甲板边缘出现一个执事打扮的中年人,遥遥开口:      “在下映阳仙宫韩隆,两位道友看起来面生,船上又挂着映阳仙宫的旗子,所以追过来看看,还请见谅。”      程九江一听这话,就明白对方是怀疑他们俩的身份,取出宗门腰牌自报家门:      “东洲铁簇府程九江,花名‘独孤九江’,此行过来,在雷霆崖结识了贵宗的仇大小姐,被安排来回跑船……”      渡船上韩隆,略微查问发现没问题后,态度和气了很多:      “原来是女武神的弟子,幸会。刚好同路,船上正在宴客,两位要不上船来坐坐?”      这话显然只是客气话,程九江一看渡船的规格,就知道上面坐的是豪门子弟,和他们这些毫无背景的修士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上去了也没法搭腔,所以婉拒道:      “船上的货物得有人照看,就不麻烦韩仙长了,我们在后面跟着就行。”      韩隆见此也不多说,出于礼节,让弟子取来了两坛好酒,隔空送到货船上,就回了船楼。      等渡船超过去,程九江驾着货船遥遥跟在了百丈外,拿起一坛仙酿打量:      “呵!不愧是映阳仙宫的仙长,出手果然大气……”      赵无邪望着前方的渡船,有阵法遮蔽看不清船内细节,就询问道:      “船上坐的是谁?仇大小姐?”      程九江打开酒坛封口深深闻了口,面带陶醉之色:      “不是。仇大小姐比较务实,一心斩妖除魔不搞排场,有啥船坐啥船,按时间算恐怕已经到婆娑洲了。前面这艘是私人渡船,上面坐的估计是映阳仙宫的少主东方旭……”      赵无邪在华钧洲待的时间不短,但都是被师父散养,在底层摸爬滚打,并未听说过这名字,他询问道:      “此人很厉害?”      程九江点头道:“阳神的嫡系子孙,能不厉害?我刚到小酆都的时候,还有幸见过一次,容貌气质那叫一个俊,都赶上左老弟一半了……”      赵无邪一愣,回想了下左凌泉在落剑山堪比天仙的冷峻气度,略显惊讶:      “这么俊?”      “那可不。依我看,东方旭对仇大小姐还有念想,上次专门在小酆都接人,这次估计也是去找仇大小姐了。可惜仇大小姐一心除魔卫道,对男子从来不假辞色,一直不搭理东方旭……”      “剑神的外孙女,配阳神的子孙,说起来也算门当户对……”      “诶!仇大小姐是荒山尊主的直系子孙,嫁到映阳仙宫去,等同于映阳仙宫和绝剑崖结亲,和荒山尊主半点关系没有,这能叫门当户对?”      程九江在火炉旁坐下,灌了口酒:      “依我看来,仇大小姐这么高的道行,迟早要回家继承荒山尊主的位子,所以夫婿得上门;华钧洲的天之骄子,肯定不会去东洲入赘,这夫婿只能在东洲找,东洲能配得上仇大小姐的同龄剑仙,算来算去也就一个……”      “别瞎扯,左兄不好女色。”      赵无邪抬了抬手,左右看了几眼,又凑到程九江耳边:      “再说了,仇大小姐再厉害,也是靠山比较大,论起剑术天资,配左兄算是高攀……”      “你这就是瞎说了。仇大小姐不提天赋背景,光倾国倾城的相貌,配左老弟都是郎才女貌,哪有高攀的说法。仇大小姐都是高攀,世上还有啥人和左老弟门当户对?女武神不成……呸——”      程九江说到这里,就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连忙拱手作揖:      “罪过罪过,弟子一时戏言,祖师爷勿怪……”      赵无邪摇头直笑,没有接话,但在他心里面,还真是这么想的——对于剑客来说,左凌泉那就是神,配个女武神怎么啦?      不过这话他也不敢说出口……      ……      ----      同一片海域,相隔两个月航程的另一艘渡船上。      船楼上挂着道家祖庭的八卦徽记,甲板上有十余名修士隔栏望雪、彼此交谈,剩下渡海的修士,都待在船楼里,听着高人讲道,打发漫长旅途上无聊的时光。      渡船上乘客挺多,但并没有什么押船的护卫,因为这艘船的目的就是去海外斩妖除魔,士兵出征哪有带保镖护送的道理。      至于安全性也不用担心,想去婆娑洲的首要条件就是会御剑,船上修士最低都有半步幽篁的道行,往高就没边了,里面藏着某方仙家老祖也不说准,这种船若是能在海上被人一锅端,那高人护送也不见得有用。      船楼三层,一间临海的房间里。      左凌泉穿着白袍靠在床头,两把剑时刻放在手边,手里拿着一本《妖魔图鉴》,认真记着常见妖物的甄别方式、生活习性。      妖物其实很常见,对人有益的就是灵兽,对人有害的就是妖,两者并无本质区别。      左凌泉以前见得少,是因为在正道地盘行走,把人当食谱的兽类,都被人当机缘扒皮抽骨了,很难看到成气候的妖魔。      而外面则不然,幽萤异族中有妖族势力,成气候的大妖有多少难以数计。      依照书上所说,境界越高的妖物,长得越像人——当然,这并非说人族得天独厚,必须变成人样才能修行;天道对生灵一视同仁,没有谁比谁命贵的说法,境界到了一头猪都能飞升,根本没种族的限制。      但九洲大地,毕竟是人族主宰,鸟兽踏上修行道,首先就是开灵智,然后陷入疯狂的求知阶段,和婴儿一样学习各种对自己有益的知识。      在人族主宰的天地,能学的东西也只有人族的,随着学的东西越多,妖物言行举止变得像人理所当然。      而且变成人样,更容易在九洲大地隐藏和生存,高境大妖本体动不动百丈千丈,太引人注意,所以多半都会隐藏真身,变成人样行走,不显山露水常人很难区分。      左凌泉见过最厉害的妖怪,是从人修成妖的‘四象神侯’,对那些未知的真正大妖,自然有几分忌惮,往后可能会遇上妖魔,这些前期准备的知识,看得很认真。      屋子里亮着灯火,本来同样在怀里看书的静煣,可能是看的困了,已经闭上了双眸,靠在胸口上睡着了。      静煣穿着藕色的贴身小衣和薄裤,什么都不漏,但为了给看书的相公养眼、取暖,领口稍微解开了些,露出下方的一抹浑圆白腻;熟美脸颊贴在胸口,柔润双唇点着斩男色的胭脂,看起来极为诱人。      可惜,此次出海风险难测,为防意外,左凌泉也不好玩媳妇,只能把手放在团儿里面取暖,心里馋一下静煣汁水充盈的白玉老虎。      而且老祖这两天不知道在做啥,听静煣说乐呵得很,但问起来又不说,还不准静煣乱来。      静煣不明底细,自然不敢乱来,就只能这样靠在左凌泉怀里帮忙暖手手。      夜色寂寂,左凌泉翻过了几页书籍,看的正入神的时候,怀里的静煣,气息忽然凝了下,眼珠微动,和在做梦一般。      ?      左凌泉上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有了经验,这次瞬间就反应过来——老祖过来了!      又来……      回想起上次的场景,左凌泉迅速把团儿之间的手抽出来,捋平静煣胸口的衣襟,免得老祖过来训他。      但左凌泉小看了上官老祖的速度。      上官老祖没睁眼,可不代表没过来,她刚刚有感知,就发现有只手在胸脯上摸来摸去,心中微惊,连忙抬起了胳膊,抓住了那只贼手。      !      左凌泉动作一僵,想抽回手,却抽不回来。      上官老祖缓缓睁开眼帘,抬眼望向面前的男人,眼神冰冷:      “你做什么?”      左凌泉有点无辜,示意还按在静煣良心上的右手:      “前辈别误会,我帮静煣把领口合上,免得前辈过来尴尬。”      “……”      上官老祖见左凌泉反应不似作假,脸色才慢慢缓和。      她方才在左府的客房里休息,感觉到静煣睡着了,过来找人聊聊天,没想到又睡在左凌泉怀里。      这次左凌泉知道先抽手,上官老祖心里还挺满意的。她松开了左凌泉的手,在床榻上坐起身,熟练地把衣襟合拢:      “算你有长进。”      上官老祖气势本就惊人,居高临下的态度,配上风轻云淡扣内衣的架势,看起来很像是刚临幸完面首,准备穿衣裳走人的无情富婆。      左凌泉感觉怪怪的,但也不好多说,只是询问道:      “上官前辈,你怎么来了?”      上官老祖翻身而起,落在了床榻前,抬手勾来衣裙:      “随便过来看看罢了。”      说话间,上官老祖又发觉不对,俯身望向床底——黑洞洞的床底下,一只白毛球,用翅膀捂着脑袋,做出‘看不见鸟鸟’的模样,也不知藏多久了,都已经睡着了。      “它怎么了?”      “怕西海龙王冒出来拦路,所以躲起来了。我带它出海跑了百来里,见海里没反应,才上的船,应该没啥事儿。”      “陵光神君发过话,四海龙王不会再管它了,让它睡床上吧。”      上官老祖等穿戴整齐后,就转身走向房间外。      左凌泉也站起身穿衣裳:      “前辈,你去哪儿?”      “本尊出去随便走走,你继续睡。”      “哦……”      老祖的意思明显是不让他跟着,左凌泉心有疑惑,也不好过问。      目送上官老祖出了房门后,身边没媳妇抱着了,左凌泉摇头一叹,只能把怂包团子捞起来,抱在怀里继续暖手手。      “叽?”      ……      ————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过年事情真多,写得很少,大家见谅。明天除夕,能写出来估计也不会多or2!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