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彻底清理干净杂鱼
书名:我的博浪人生 作者:偷名 分类:都市言情
  下午,几个不知名资本机构联络了李博文、王志毅、秦正这三个大二在读的股东。   暂时没找孙宝银、李泽、张郁林。   赵明杰、唐普不是股东,也没被找。   这些不知名资本机构很有默契,只单对单。   在李博文他们直言拒绝与对方交流后,迅速报价绝不啰嗦,也不转而联系温良。   外界仍然以为8个股东每人平均持有12.5%,温良是团队核心这样子。   公开工商注册信息毕竟只有公开的部分,代持这类抽屉协议,公开信息也不会显示。   所以外界并不知道温良已经持有了难平86%的股份。   比较恶心的是,这些小资本机构按照联系的先后顺序逐级提高了报价。   最早的陈嘉欣收到的报价是300万。   最后的秦正收到的报价是500万。   按照公开信息每人持有12.5%的股权算,最后一个资本机构给难平的投前估值是4000万,每用户估值10元人民币上下;最早给陈嘉欣的报价对难平的估值则只有2400万。   先不说其它,也且不说小橙书独树一帜的流量变现能力,照行业标准,小橙书每用户估值都能到10美元,这些资本机构在集体压低小橙书的每用户估值。   据此,温良有理由相信,如果难平日后要去资本市场融资,那些大型风险投资(VC)、私募股权投资(PE)也会极力压低难平的估值。   风投、私募等资本投资机构本质是要攫取最大利益,背后构成再眼花缭乱,也不影响他们互通有无。   打压一家在校大学生开创的小公司,风险低,收益则非常可观……   再说回一个又一个单对单的投资电话,对手明显是故意一点点试探大家的底线,一次次挑战人心,也是一次次挑衅大家的耐心。   从估值上就在把难平股东当傻子玩。   一点点加价,更是摆明了要玩弄众人。   甚至,最后秦正接通电话,对方一自报家门,他都没来得及挂掉就被对方报了价,令秦正很是咬牙切齿:“真踏马会恶心人,比推销都辣鸡!辣鸡东西!”   几百万的报价多吗?   不多。   几百万多吗?   肯定多。   年度分红之前,在座众人自己连10万都拿不出来。   可从‘华美立明’走到‘难平’,如果在座任何人能被几百万这么一个数目收买,那温良也白活了这一次。   哪怕只从利益角度出发,但凡脑子不傻,就知道难平不止这个价值。   就更不用说在座众人绝不仅仅是追求金钱的主,要不然也凑不到一起,连散伙后都还能相交多年。   716室弥散着一种愤怒的空气。   大家都被恶心坏了。   心中都是无名火丛生。   温良更是直接道:“公司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拿几百万来试探,是在打我的脸!”   “之前我跟小陈提过,我现在没信心让大家一直一条心不为利益所动……”   见几人唰一下看过来,温良面色平和,语气很坚决:“不要这么看着我,这是实话,几百万现在我们不会放在眼里,几百亿呢?”   略顿,温良平心静气道:“接下来我主要会忙两件事,做好明年初预开展更能带来现金流的业务的规划;   找到一条可以承载我们一切想法的路,在摘取最大利益的过程中,实现人生理想!”   说完这些,温良起身看一眼众人:“先不去管平台内那些广告,把外面的杂鱼全清理掉,权当发泄了!”   李泽:“嗯?”   温良大手一挥:“保持心情愉悦最重要。”   随后,温良离开了716。   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资本机构,不仅刺激了秦正他们,也刺激了温良。   他懒得想太多,先淦了再说。   他就不信自己找不到共同长远利益的解决方案!   温良走后,716室如同死寂一般,足有五六分钟,孙宝银才当先开口:“老温是对的,我们不用想太多,相信他就行,把杂鱼清理干净,看看背后到底是哪个玩意!”   张郁林沉声附和:“对,不管背后是谁,今天我们搞不过,不代表我们一直搞不过!”   随后,‘X’推出来的竞品们感受到了难平众人的怒火。   每个网站如何操作水军进行恶意竞争等等的实际内容都被直接摆在了台面上。   小作文一篇接一篇的锤。   几个网站相继停止对外提供服务……   …………   …………   夜幕早已落下,901部分区域仍亮着灯。   尽管现在是周六晚上,也有少数几个员工在加班——过去十几天里,总计多了16个新入职员工。   忙完部分规划草案,从总经理办公室走出来,温良一搭眼就看到了运营部的段一。   段一的工位旁边还有个温良不怎么熟悉的年轻小伙。   看起来比张郁林气质都要更忧郁。   是李泽精挑细选招进来的文案运营,擅长通过文字传达合适的情绪。   眼下网上仍火热的小作文就出自他手。   也算是‘温良版震惊部’的‘接班人’。   这个小年轻还是个网文作者,笔名有点特别,温良一下就记住了,叫:   ‘破碗’   据说扑街极了,工作起来特别有拼劲。   看看时间已是晚上7点多,温良走去了运营部办公区域,看向两人,笑眯眯的说:“还忙着呢?”   “温总。”   两人都忙站了起来。   “还好。”   温良伸手虚压:“时候不早了,下班去吃顿好的,也别挤公交地铁了,打车吧,都公司报销。”   段一、‘破碗’一下有点愣怔,对视一眼,自然不会拒绝顶头上司的好意,乐呵呵收拾东西走人。   温良不喜欢唯加班论,他更喜欢非必要不加班,事情能在工作时间内完成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个别岗位另说。   他考虑的薪酬体系主要也在兼顾这些方面,让员工们在工作时间内又好又快的创造价值,并为这些额外价值支付报酬。   随后,温良屈指敲了下宛安工位前的塑料屏风:“宛秘,下班了。”   宛安默然点头,很快提起桌上的公文包跟在温良身后走出了901。   快走两步按了电梯,进去后先是按了7楼,然后用手拦住电梯门,等温良走进来。   入职以来,宛安仅有一次自作主张的讨好。   其它时候作风十分恪尽职守。   如果温良没安排,不管是忘了还是就没来,宛安都是等到有人来锁门再下班——901的大门除了门头自吸,下班后会上一道U型防盗锁,一般是陈嘉欣或孙宝银负责最后锁门。   这种任劳任怨的风格,是个老板都喜欢,温良也不例外。   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温良难得提了句:“有时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闻言,宛安猛然抬头,瞬间双眼发亮。   …………   温良再次走进716,‘噼里啪啦’的键盘重击声不绝于耳。   之前的憋闷气氛早已消失。   干掉杂鱼,发泄了,也再次助长了小橙书的吸引力,新涌入的注册用户节节攀升。   温良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没打扰大家。   许久后,赵明杰舒了口气:“针对性调整好了监控筛选代码,成功筛选出来全部的91条非正常广告内容。”   孙宝银跟着说了句:“现在几乎全网都认为我们找错了重点,说我们逮着一些阿猫阿狗一顿淦,最后却发现于事无补。”   温良还没开口,李泽便抿着嘴,手托下巴,不住点头:“嗯~果然,一点没出乎我温总的预料。”   又说:“虽然我们拔掉了所有杂鱼,对方本尊还是没冒头,估计本尊或者新的马前卒会在凌晨冒头,大举宣传虚假的广告价值。”   听得温良面上有了笑意:“不枉咱们阿泽一直留着寸头,果然是聪明绝顶。”   李泽:“我……”   温良没给寸头阿泽完整表达的机会:“先吃晚饭,剪刀石头布决定今晚谁通宵值守。”   大家也不磨叽,就近走进了楼下一家饭店。   落座点菜后,赵明杰先叽喳起来:“想想办法让阿泽今晚通宵吧。”   “这个可以有。”唐普立马赞同。   旁边陈嘉欣更是扬起秀气的眉毛,侃侃而谈:“本来吧,鹅厂提供的云服务有平台监控系统,我们自己也写了一些代码以实现平台监控的细致化,还都接了短信网关,严重告警有短信通知,平素我们因此能放心离开公司;不过现在我怎么那么希望阿泽被留下来呢~”   王志毅连眼镜都不推了,很笃定的说:“一定是阿泽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确实该阿泽的。”连孙宝银都凑了个热闹。   大家嘻嘻哈哈调侃李泽,李泽浓眉直接皱成了括号,嘴角下扬,笑容如故,很有王有胜之资。   傍晚才一波干完‘X’的马前卒,今晚得防一手‘X’狗急跳墙的搞大事。   战略上可以轻视,战术上要重视。   ……   吃完晚饭,风向变化不大。   ‘X’没有轻举妄动,还在等待事件发酵。   大家一同敲了会键盘,看了看如今已经算得上十分复杂全面的监控矩阵实时情况。   李泽当先开口:“暂时跟我们的推断情况一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撤吧。”   “时间还早,不着急的,阿泽。”赵明杰很是得意的说。   剪刀石头布的结果与大家期待的一致,李泽留下通宵值守。   这还真是老天安排。   李泽却是冷静道:“你们就别磨叽了,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明天好配合老温。”   唐普也收敛了面上的调侃,认真应了下来:“晓得的。”   大家也不是磨叽的人,说笑两句各自收拾东西离开了办公室。   路上,赵明杰忽然感叹道:“还是老温考虑周到,安排在周末,遇到情况,我们随时可以上手解决。”   陈嘉欣一拢秀气的眉毛:“这才是老温说的上课能冲淡忙于公务的疲劳,是大学期间创业独有的浪漫。”   “所以说老温没选文学类专业有点浪费了啊。”唐普晃着大背头的卷发,一副甚为遗憾的样子说。   -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