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无法调和的矛盾,必然的争夺,激烈的言辞
书名:我的博浪人生 作者:偷名 分类:都市言情
夏日的热浪越过葱郁林木,再穿过楼前小花卉园,一分都没剩下。      中式布局的客厅里门窗大开,无需现代化电器的帮助,也很舒适。      日落时分的烦闷与这里无关。      老李头没有西装革履,着装休闲家居。      温良应声坐到了老李头的对面。      苏俭则大喇喇的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苏俭奶奶这两天正好不在江夏,客厅里就没其他人了。。      这次苏红雪都没跟着过来,至于李哲楷……周末就回了北方。      扫量着正襟危坐的温良,老李头脸色和蔼的说:“不要拘谨,当自己家一样。”      “好咧。”温良也没装腔作势,应声放松,不过仍显得有点板正。      老李头拉起了家常。      “想吃点什么。”      “我不挑食。”      “不挑食好,能吃。”      “是是。”      “听小俭说你比较喜欢喝茶,走的时候多拿点。”      “好咧。”      “小俭从小跟在我身边,有点小性子,不要都由着她。”      “不会。”      “你们两个人搭伙过日子,要懂得相互扶持。”      “明白的。”      一老一少絮絮叨叨的扯着闲。      乍一看,老李头就像个喜欢跟晚辈有一搭没一搭说这那的普通老头。      不过即便如此,温良也不免会在心中嘀嘀咕咕。      ‘老李头对苏俭是真好,都爱屋及乌了。’      ‘真面对面,才能体验到跟他们对话的一些差距和缺陷啊。’      ‘如果老李头一直就这么闲散的姿态,我能完整表达观点吗?’      ‘虽然曾经也没见过马珀利他们这种级别的商业大佬,但在商业这个行当里面,绕来绕去就这么点事,还真没什么感觉。’      温良当然清楚,他因为掌握着与众不同的信息,在商业领域方面容易直击要害的超越时代。      所以与马珀利这类商业大佬的交流,他是无所畏惧的。      而将发生的这场‘对话’,与众不同的信息不是最重要的,甚至是无效的。      即,温良失去了很大的一部分优势。      好在,温良虽然有所图谋,但也光明正大。      他更多的只是不想错过这个表达观点的机会,以及一定程度上直接了解大佬层的思考角度。      这将有助于温良更妥善的在商业角度进行未来布局。      ……      五点四十多,负责老李头生活起居的几个中年女人做好了晚饭。      老李头招呼着温良去了旁边的小餐厅。      说起来,老李头住的这个独栋小楼上下两层加起来的面积都比不上温良新买的那个顶层复式的一半。      布局上更是完全不会有设计感,家具大量使用木制产品,简约而大气。      但温良这辈子都没机会住上。      晚餐谈不上丰盛,四菜一汤的家常水准。      在餐桌旁落座,老李头看了眼温良,笑呵呵的问:“要不要来点酒?”      “不了不了。”温良连连摆手拒绝,坦然解释,“近日来一直不好碰酒。”      老李头从善如流:“行。”      又说了句:“别太紧张,吃饭要紧。”      温良认真点头。      他知道自己在老李头眼里相对稚嫩,面对面扯了这么久,老李头估计已经咂摸出了他的大概想法。      而苏俭也远不像往日那么活泼,基本没怎么开口。      显然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存在给即将进行的‘对话’带去太大影响。      有一说一,老李头家的饭很香。      温良一气儿吃了三大碗。      回家的这些天,虽然没有多对一指导的特训,但温良刚好需要健身静心,以至于饭量还增大了点。      …………      …………      饭后喝了杯茶,稍事休息,老李头主动邀请温良去了书房。      老李头还蛮照顾,没有坐在书桌后,而是跟温良并排坐在了小茶几两旁的椅子上。      书房的窗户刚好朝西,能看到缓缓下山的太阳,天色将将开始擦黑。      屋内不暗,灯光是那种比较令肉眼舒服的亮堂。      侧头看向温良,老李头语调和缓的开口:“小俭跟着我长大,看得出这次回来,她在担心你的事情。”      老李头的语速不快不慢,带着些和蔼:“昨天在回江夏的飞机上我翻了翻你的经历,商业手腕游刃有余,果决狠辣,我想,你的事情,既是商业又不全是商业。”      说着,老李头移开目光:“既然你预设了我们之间更大可能会立场相悖,也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就不要顾忌,你可以当我是小俭的爷爷,也可以只看我屁股下这个位置。”      看着十分和颜悦色的老李头,温良没有马上开口。      虽然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与人交流做多少准备都没意义,人是有思维的,每一秒的念头都有无数种,他也没多设想过这次对话的光景。      但,他确实也没想过现在这样的展开。      他脑中不由闪过一个念头:‘相比之下如此稚嫩的我,现在真的能谈论清楚吗?’      他有答案。      是否定的。      不过他依然坚定自己的选择。      一如他在华工毕业典礼前夕才准备发言主题方向,在有限的时间里浅显的谈了谈,也抛出了问题。      苏俭当时就问过,温良的回答就是现在的想法。      不能因为浅就不做。      念头百转千回,温良坦诚而平静的说:“我想通过表达出我的观点,获得一些我现在认为会比较复杂的帮助。”      老李头做了个手势,示意温良继续说。      温良没有犹豫,按照自己的想法,以坦诚但是附有自得且有尖锐的口吻说了下去:“站在我的角度,我想解决一些事情,或者说我想去实现一个梦想。”      “互联网创业的快速成型,让我明确的看到了可行性。”      “前后9个月时间,我打造出了一个新兴互联网大企业,拥有了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掀翻国内互联网行业的体量与底蕴。”      “我心里根深蒂固的念头发芽了。”      “我膨胀了。”      “我想去建立一套完备的、尖端的、领先的、面向未来的民用工业产业体系,这也正是我国的必然追求,只有拥有制定规则的能力才有面对一切的底气。”      “从一开始我就认为自己可以走这条路,我也清楚公众观念里对能力评估的标准框架,而我现在在商业上的成就也达到了这套标准框架的门槛。”      耐心听完温良的表述,老李头面色依然和蔼的点评了句:“你骨子里不像个年轻人,比我想像中锋锐,没我想的那么尖锐。”      说到这里,老李头特地扭头看了眼温良:“你这些简单的想法,里面充满攻击性,很危险。”      迎着老李头的目光,温良直接点头承认。      老李头直言不讳:“我不太理解。”      温良也不扭捏,直接反问:“为什么?”      老李头点了出来:“以你现在有的地位和资源,想建立工业产业体系,只会有完成度的问题。”      温良习惯性的做了个手势,声音不高不低,却尤为坚定的说:“因为我是真的想完成。”      闻言,老李头了然道:“明白了。”      ……      随后,书房内安静了下去。      到了老李头这种层面,很多事情都能看到本质。      他明白了温良为什么会预设立场相悖。      也明白了温良提到的‘帮助’其含义。      更明白了温良要表达的观点其部分核心。      也清楚温良现在并没有完全看穿事物本质的能力,可这不妨碍温良提出来。      世界上很多事情离不开利益两个字。      温良的观点核心也与利益有关。      老李头指出温良想法里的攻击性和危险性,也是源于利益二字。      尽管到现在温良还只字未提他当初推翻所有准备,重新拟定的核心点‘房子’,但以老李头的经历,怎会不知核心矛盾。      全世界范围内都有这个核心问题。      只是在国内因为传统观念导向更容易突出。      以老李头的层面,能摸到很大一部分发展脉络。      毕竟这方面连一个参与相关事务的非中心人士‘KK’在两年前都能说出一套十年后回头看几乎全部应验的观点。      老李头不算是经济好手,他也大概清楚温良这个想法需要的资源有多庞然。      这不是温良或者一个群体跟几家大企业能撬动的资源量级。      更关键的问题是,随着时间发展,哪怕温良有逆天之能,能短时间内把博浪推高十百倍,却会发现资源比现在更加难以撬动。      因为以现在的发展,时代车轮会以野蛮姿态将海量资源全部裹挟到房子上。      在时代大背景下,个人力量真的十分渺小。      底层普通人想也没用,稍微有点能力的普通人为了避免自己成为代价,会主动加入,中上层会利用自身优势不断置换……      总之,房子这个‘游戏’进入中段后,所有可以结束的方式最终都会简单到只有两个字:掀桌。      无非是缓和还是暴力的区别。      中段的高点就是‘涨价去库存’。      现在很多消息灵通之辈已经认为这必将到来,温良更清楚,按照现有发展,这个策略的执行已近在眼前。      到那时,温良对博浪的第一阶段规划一二十年内都看不到曙光,更不用提二三阶段。      因为真实的货币总量有限!      国内到2020年代也仅维持在8万亿的总量。      以博浪小橙为例,现在估值300亿,这只是纸面财富,实际资产不到40亿。      讽刺的是,这40亿有很大部分已经开始从货币变成了楼、地这样的固定资产,更讽刺的是,金融业从来都更愿意甚至只接受通过楼、地的抵押贷款。      所以从长远看,所有基于真实货币的大发展,都与房子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温良想要继续发展下去,就必须要争夺,让这部分资源别落到房子上。      ……      好片刻后。      老李头再次抬眼看向温良,面无表情的说:“过线的想法,必死的选择,不存在解决方式的方案。”      “放弃吧。”      老李头表现得很耐心,接着又强调:“你是普通人,你不是神,你连我都比不上。”      略顿,老李头又耐心的解释:“前两天在京城有个主要事务,关于收入分配修改,吹了两年风在今年扔出来,你应该懂,跟他们的手腕比起来,我也不算什么。”      迎着老李头的目光,温良丝毫不退缩,尖锐而激烈的说:“马恩列毛里写满了解决方案,十年间我看着它们被逐渐缺斤少两的展示。”      “难道要永远都用一句‘相信后人的智慧’来解决问题吗?!”      “难道一次又一次被封锁,还没证明拥有自己的工业产业链的重要性吗?!”      “难道非要人家来家门口示威了,才明白一切都有国界吗?!”      看着温良的激动,听着他激烈的言辞,老李头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说:“你跟温大哥在某些方面的固执真是一模一样。”      -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