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各方面业务部署
书名:我的博浪人生 作者:偷名 分类:都市言情
“出海?”      李泽跟唐普面上都有狐疑和不解。      他们不是不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只是这个发展重点的跨度比他们预想中要大太多。      虽然李泽也想过这个方向,毕竟微信在4月份推出了国际版,但列为发展重点,是他尚未想过的可能性。      方向和重点意义可大不相同。      ……………………………………………………………………………………      走进家      ……………………      温良就忙活着拆一个大盒子。      是刚才回家时顺路经过天河城,从积家销售店销售那里拿到的。      温良边拆边说:“也是巧了,刚好今天小橙书用户破亿,这块表终于到了我手上。。”      “也算是赶上给自己发奖励的机会了。”      汪婉瑜笑着表示赞同:“碰的好。”      看到温良拆出来的表款后,汪婉瑜不由打趣起来:“不是不喜欢花哨的东西吗?”      温良也不答,笑眯眯的看着脚边的李让:“让让,好不好看?”      “好看!”李让小朋友看看表盘,猛点小脑袋,“我也想要一个。”      说着不由吸了下手指头。      汪婉瑜连忙拉了下李让的手,不让她吸指头,看着温良揶揄起来:“我也想知道你怎么变出来一个给她。”      温良蹲下去,把手表套在李让的小手腕上,然后又看着它滑到自己手上。      这才捏了捏李让的小肥脸:“等让让再长大一点,再要行不行。”      李让一听就笑了起来:“我要更好看的。”      温良轻飘飘的说:“给你去‘OnlyWatch’拍个唯一款。”      “好。”李让也不懂,她反正点头就行。      看着这一幕,汪婉瑜心中咕哝了句。      ‘还好把李让带来了羊城,也只有这时候才能清晰感觉到温良完全放松。’      随后,汪婉瑜好奇问道:“这带了个陀飞轮,不便宜吧?”      “给了点优惠,168。”温良回答道,“好像是个限量款,所以搞了半个多月才到。”      说话间,温良摆弄起了这块刚到的表,很快调出最有意思的功能。      ‘叮叮当’的报时敲击声响了起来。      然后挑着眉问李让:“好玩吧。”      李让果然被吸引:“咦,怎么还可以敲出声音呀?”      “那是。”温良得意的说,“敲着好玩吧。”      “好玩。”      “……”      这款表还差一个万年历就能集齐号称机械手表难度最大的三个功能:陀飞轮、三问、万年历。      汪婉瑜会说表盘花哨是因为表盘背景是星空,还是蓝盘,上面又有陀飞轮,月份的英文、日期的数字与时间刻度共用一圈,还有星座的标识,大指针只有两根,还得手动上链……      反正基本不是用来看时间的。      实话说,电子手表普及后,机械腕表的作用其实就只有装逼一项了。      更别说现在智能手机已经走入全面普及阶段,看时间、报时之类的哪有手机方便。      温良买这个主要是为了装逼,其次才是为了把玩传闻的三问功能。      该说不说的,168万的价格其实还算便宜。      买入这款表后,温良那张卡上的余额就剩810万2919元了。      跟李让闹了一会,温良似模似样的咂咂嘴:“年前买的有点贵,搞得现在百万以下的表我都很少看了。”      汪婉瑜莞尔,还是配合了温良:“穷玩车富玩表这话没说错,以你现在公司老板的身份,一两块表不够,得30块才算到玩的阶段。”      温良听得哈哈一笑:“那得抓紧挣钱。”      汪婉瑜也没多说。      她觉得温良有个玩表的爱好也不错。      虽然她清楚温良不沾黄赌毒,但兜里钱太多,总得创造消费吧,不然钱要发霉的。      如果温良知道汪婉瑜现在想什么,一定会附和一句:‘我温良与赌毒不共戴天!’      说起来,温良要真喜欢在公务场合戴表,还真得到30块才算玩的阶段。      一个月30天每天不同样是标配。      不过温良很少在公务场合戴表,反而是私底下的场合戴得比较多。      就像首富嘉城,公众场合基本戴西铁城甚至是几百块的电子表,背地里是百达翡丽在亚洲的最大买家。      …………      …………      4月18号,周三。      中雨。      是个平淡无奇的日子。      网友们仍没等来那种铺天盖地的白热化竞争,小橙书平台上能见到一些网友的‘牢骚’。      “又是略显潦草的一天啊,博浪什么时候搞点动静啊。”      “其实鹅厂只是看起来没什么声势,表面下更凶狠了!”      “这就是俗话说的‘咬人的狗不叫’,可博浪怎么就这么无所谓呢!好歹再搞点动静啊!”      “所以也有道理,这才是略显潦草。”      “……”      虽然,鹅厂方面进一步限制了QQ通往博浪旗下产品的第三方接口、在QQ/微信上更深层的屏蔽了关键链接跳转和关键词讨论等;      虽然,鹅厂可能与新浪微博达成了某些默契,微博平台表面给热搜,却在更深层次的限制了‘小橙书’有关舆论讨论等;      虽然,鹅厂方面联合执行了非常全面、严苛的舆论屏蔽博浪策略;      但,眼下博浪却一改之前到处点火的主动迅猛作风,只是阻挡了所有对小橙书的外部渗透,维持相关话题的讨论热度。      因为没有全网热度,网民层面感知也不高,所以绝大多数网民才一直认为鹅厂没有动作。      倒是对鹅厂没动作的讨论还上了个小橙书热榜。      ……      温良特地进行了安排,让运营重心放回手游业务。      表面上博浪正踩着鹅厂的脸最大力度推广小橙书,实际上博浪内部正最大力度建设手游业务护城河。      对鹅厂等方面有可能的反击,温良也有一些计较。      反正,温良从来没想过一次反击就能干掉微信,他的目标只是浸入通信社交领域,占点地盘。      在商业竞争上,温良最为注重利益得失。      一方面,竞争本就是有来有往,博浪也会出现损失,把控住损失低于收获,就是得利。      另一方面,商业竞争的目的不是只为了让对方的产品直接消失,而是要攫取足够利益。      比如鹅厂微博早就在与新浪微博的交锋中失败了,却一直撑到了2020年才关服。      比如现在就已经在与微信竞争中失利的米聊,持续到2021年才停服,停服后官网都还正常运营。      粗俗点说,就是输了也要烂块肉。      再说,铺摊子的过程中最重见招拆招,是以现在博浪没有过早浪费精力的必要。      而且博浪目前主要的发展重心也不是通信社交。      据说这两个实验小组保密级别很高,研究什么没人知道,但我知道材料学院的曹院士领衔了其中一个实验组;      据说这两个实验小组保密级别很高,研究什么没人知道,但我知道材料学院的曹院士领衔了其中一个实验组;      …………      …………      据说这两个实验小组保密级别很高,研究什么没人知道,但我知道材料学院的曹院士领衔了其中一个实验组;      要知道学校的材料学院原身可是我国最早一批建设起来的半导体材料与器件专业,另外还有几个院士也挂了名,别的你自己想。”      这些话一说完,校友1号满腔念头只剩下‘卧槽’两个字了。      旁边竖着耳朵听的校友们纷纷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一些抱着简历的人更是分辨了下不同部门的招聘台,赶紧去排了队。      这些温良并不清楚,也不是他的安排或者立夏自作主张。      博浪现在的办公场所距离华工五山校区就那么2公里,根本没必要瞎吹。      与网友们倍感无聊不同。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华工体育馆正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博浪·华工校园专场招聘此时已经正式开始。      博浪很重视这次华工专场春招,人力资源部到了9成9,各部门都有行政管理型人员到场,与技术相关的部门也有技术大拿到场。      这么安排,一是正儿八经的人才储备,与施行人才梯队建设战略。      一是温良在利用博浪与华工的多维交融,打磨公司各部门的行政执行能力,筛选内部人才和华工人才,为之后在其他学校的春招做准备。      ……      五山校区东门附近的体育馆内有不少年轻小伙来来回回穿梭。      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      有两个小年轻的讨论最热烈,引得旁人竖起耳朵细细倾听。      姑且称之为校友1号与校友2号。      校友1号当先感叹:“这次场面不小啊。”      校友2号接茬:“毕竟是博浪,温良又还在上大二,又有了些名气,学校偏心一些也正常。”      校友1号又说:“那倒是,主要还是学长学姐们积极性很高,有点意外。”      校友2号却是叹了口气:“可惜了,我要是今年大三也积极。”      校友1号不解:“怎么说?”      校友2号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学校持股了博浪,怎么都不能坑校友,不然温良没法交代的!”      校友1号摸上了自己的下巴:“虽然但是,博浪小公司啊,吸引力怎么会这么高。”      校友2号瞥一眼1号,抱起了膀子:“博浪的组织结构比较舒服,管理岗与技术岗平行,像我只会做技术工作,不用被外行领导不说,回报同样丰厚,照样在技术体系里升级;      据说技术最高职级的薪资只比总经理职级薪资低5%!”      校友1号听得入神,直接脱口一句:“卧槽……学习都没这么爽吧,做个实验都有时候会被……啧,如果真是这样,我踏马吹爆温总啊!”      校友2号不以为意的说:“学校有人在博浪工作,你去校友群打探打探就知道了!”      校友1号赶紧追问:“那博浪现在的技术总工是谁啊,技术水平怎么样?有能力分解任务吗?会不会还是一拍脑袋?”      校友2号下巴一抬:“巧了,你还真问对人了。”      “孙宝银管技术,听过名字吧,他很厉害,校内一些外包兼职开发说他分解开发任务是一点多余啰嗦没有!”      校友1号仍有些疑问,赶紧追问:“可是需求一般都算是外行提出来的啊,比如产品经理之类的人。”      校友2号如数家珍的说了起来:“产品经理是李博文。”      “不过真正的核心产品经理显然是温良,他多厉害不用说了吧;      我们现在都下意识忽略了温良的其它能力,不说他的学习能力,也不说他能拉起一帮人窗人,就说他们刚创业时,温良综合技术实力全团队第一,你敢信?      另外还有些大家忽略的消息,那个秦正和张郁林在学校两个高规格实验小组里,你觉得他们是闲的没事干,还是在做什么准备?      据说这两个实验小组保密级别很高,研究什么没人知道,但我知道材料学院的曹院士领衔了其中一个实验组;      要知道学校的材料学院原身可是我国最早一批建设起来的半导体材料与器件专业,另外还有几个院士也挂了名,别的你自己想。”      这些话一说完,校友1号满腔念头只剩下‘卧槽’两个字了。      旁边竖着耳朵听的校友们纷纷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一些抱着简历的人更是分辨了下不同部门的招聘台,赶紧去排了队。      这些温良并不清楚,也不是他的安排或者立夏自作主张。      博浪现在的办公场所距离华工五山校区就那么2公里,根本没必要瞎吹。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