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你这装得挺大啊
书名:我的博浪人生 作者:偷名 分类:都市言情
“是的是的,您真是目光如炬。”      摸不准这俩老头什么心思,温良只管瞎鸡儿附和吹捧。      搞云山雾罩没卵用,他也比不过这种万年老狐狸。      相对私下的空间,总归是伸手不打笑脸人。      温良并不意外苗为一眼看穿茶叶来源,从老李头那里拿的茶叶有一部分算是专供,也更不意外苗为知道他那口软饭。      对苗为口头称呼,温良心中嘀嘀咕咕:“苏俭这也不行啊,我还以为老李头跟苗为不怎么熟,早知道还找什么余伯伯~”      脑子里念头飞快转动,温良也留意到了苗为跟大海脸上那若有如无的笑意。      “对这种老头的一举一动乃至一个表情会不由自主的猜测分析,这样不行,太吃亏了,得找到一种合适的方式。”      温良脑子里寻思起来。      他发现自己几乎是下意识的分析两人细微表情变化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他并不是微表情专家。      他觉得自己应该换一种方式来与这种层面的大佬交流。      这在将来是不可避免会发生的事情。      而老李头毕竟只有一个,不可复制。      之所以不可避免,与博浪现在已经开始逐步去落地上游关键技术有关。      上游的初步研究投入预算百亿量级。      中游制造封测环节初步预算是千亿量级,与之相比,同为中游的设计环节的投资预算倒是小头了。      至于下游终端应用领域,就是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其实是涉入行业的最初切入口,这里的投资预算也不算太大。      上中游初期投入就得上千亿,还不算后续迭代,再算上往中后期的发展,万亿是肯定打不住的。      这方面江上舟博士早在98年便提出过一份规划,以他在当时的眼光认为此前引资数百亿美元打下基础,到2015年代仍需要再引资至少千亿美元。      现在只比那时候投入更大。      而且从博浪的角度来说当然是越快落地越好,以博浪现有的体量很难靠自己解决,当然只能是‘化缘’。      这也是温良当初跟老李头交流时,认为博浪的发展必然会面临与围绕着房子的利益体,在非正面交锋的情况下争夺资源。      因为总量在那里摆着,大家都是靠‘预支’未来利益来‘化缘’。      博浪能拿出来拼的是工业产业链完备带来的底气与底蕴,人家直接能拿眼前利益拼。      温良要是不找点别的路子,那是必输无疑了。      这些别的路子,可不就落在了苗为这样的老头身上~      温良念头都快发散到爪哇国去了,苗为和蔼的笑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别这么拘谨,我们选在这样的环境,是想更放松的唠唠嗑。”      大海从旁笑着接话:“说起来小温还没二十吧,以你的辈分,喊我们一句爷爷还是不吃亏的吧。”      这边话音一落,温良直接打蛇上棍:“劳汪爷爷挂念,再有几天就二十啦,按我们那的习俗,该摆酒席了,您要是能来那就太好了。”      “苗爷爷您好不容易从京城来了羊城,刚好多待几天,吃了酒再走吧。”      温良同学也没别的优点,就嘴甜。      这俩都55年的,温良92年,相差37岁,严格来说喊爷爷有点吃亏。      不过从苏俭到老李头那里论,老李头比这俩还小一岁,又合理,而且温良爷爷跟老李头也是兄弟相称。      左右都是这么个境地,也还行。      此时此刻,温良心里暗搓搓的想‘我温总可不白喊人,扯虎皮这种事情我也会~’。      大海:“……”      苗为:“……”      他们俩不由笑出了声。      苗为笑呵呵的说道:“我算是知道你这小家伙怎么能这么迅速搞出这么大的公司了。”      “你这作风也不像你父亲,跟老温部长也不像。”      说着话,苗为还咂摸了下嘴巴。      他去工信之前在江夏待了十几年,还当过江夏的一把。      早几年老李头回江夏时,苗为还没走,两人当时还是一个班子。      现在从苗为这个口吻上,他不仅跟老李头熟络,跟温良爷爷也有点熟悉的样子。      至于温瑞国,有这后面那一层弯弯绕的关系在,他那条咸鱼显然会名声在外。      大海面带微笑,跟着说了句:“是不赖,深得商人精髓。”      又说:“不过你都喊我们爷爷了,就别想这种美事了。”      苗为放下茶杯,笑眯眯的说:“当然啦,红包还是有的,免得你背后说我们这些爷爷辈抠门。”      “……”      三几句话的功夫,气氛缓和了下来。      有那么点拉家常的味道了。      温良从未有过预设会有这样的展开。      这会儿心里头忽然就有点认同汪婉瑜十二个看不上温瑞国的那种心思了,以老温家这么多弯弯绕的关系,混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嫌丢人。      坦率的说,温良也是这辈子才慢慢明白为毛前世感觉从羊城调去江夏有点复杂的事情,家里的态度看起来却比较轻松。      现在温良敢打赌,自己前世但凡争点气,踏踏实实走体系,估计能被喊一声温厅。      当然啦,眼下更好。      关系这种东西就这样,你有足够的价值,关系才会成为助力,不然也只是互相认识。      温瑞国的选择某种程度上也没毛病。      毕竟能力就那个样子,强求反而可能会失去更多。      …………      喝了两杯茶,互相之间算是有了比较熟悉的基础了。      温良心态上明显更从容了。      当然,他不会得意忘形,知道这俩老头看似和蔼可亲的背后,一定有点什么事情。      果然,苗为很快提到了公务。      “大型公共场所覆盖免费WiFi在羊城的落地搞得很好,虽然你们的出发点是为了业务,但结果还是不错的。”      先是赞扬了一句,苗为转而又说:“从三四月份开始,你们一直通过各种形式呼吁互联网行业健康发展,具体想法能跟我们说说吗?”      这方面温良都不需要思考,直截了当的回答:“具体想法就是我们一直在呼吁的。”      “而且我认为这是苗部你们应该思考的问题,比如想要的是睁一眼闭一眼迅速借助人口红利发展,还是想要对人们更友好的舆论环境?”      有些事情上温良不会用缓和口吻交流,该有的锋锐态度他一定会表达出来。      苗为还真是有点被噎了下,脸上扬起一些无奈的神色:“也就是说你们公司或者说你对舆论环境很重视,所以才会着力在海外发展社交媒体平台?”      温良坦然点头:“现有形态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交锋最激烈的层面就是舆论的传播。”      “如何应对不是我们的事情,我能做的就是通过商业手段构建稳定的传播途径,确保有发声的渠道。”      听到这里,大海插了句话:“你好像对某些方面有意见?”      “是的。”温良没否认,口吻依然锋锐:“我最讨厌‘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句被错翻的国外法律名言,它原文意思是‘迟到的正义绝非正义’!”      大海沉默了。      他知道温良这是借用这个被故意错误翻译的法律名言来表明对某些事情的态度。      是明确的表示厌恶那些把事情交给未来去解决的不负责作风。      总是用未来会好的这种口径,一次两次还行,多了,态度除了敷衍还是敷衍。      原本缓和的气氛被沉默笼罩后,有点支离破碎的样子。      这时,苗为苦笑的摆摆手:“我会把你的想法反馈给一些单位,好了,不说这些事情了,我这次请汪总以考察免费WiFi的名义出面,主要是想了解几个事情。”      温良正襟危坐起来:“您说。”      苗为开门见山:“你们这个自主研发的星辰操作系统,自主程度有多少?”      温良看了眼苗为,他知道苗为早有答案,还是回答道:“百分之百。”      见状,苗为语气平和的说:“一个多月前有个单位安排了团队负责破解星辰系统,至今没有实质进展,如果不是跟华工王校长通话都得不到确切答案。”      “你们为什么会对自主研发这件事情如此讳莫如深?”      温良听得笑了下:“过去那些不说,最近Aliyun的经历足够说明问题了吧。”      苗为略有沉默,还是说道:“Aliyun能落到这步田地是他们咎由自取,不过跟你们动的手脚也有关。”      “有没有动手脚不影响事情本质,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温良坦然说道,“我们是玩舆论起家的,对舆论附带的影响力太清楚了。”      大海从旁说道:“一直听说自主操作系统开发很难,不是这家公司研发失败就是那个单位研发失败,你们怎么做到这么顺利的?”      温良直言:“砸钱。”      “开发操作系统不需要创新,只要舍得投入,必然能做出来,我们只不过用了些粗暴的手段,通过无数次穷举最快找出现阶段最优的组合而已。”      对此,苗为倒是不意外,笑着说:“你们这算是杀鸡用牛刀,一般这种方式只会用在某些配比苛刻的特殊材料配方上。”      随后又说:“听说你们在芯片上也要从零开始?”      温良依然是直言:“系统和芯片一直是国内计算机行业的短板,同时也是竞争力,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一次新的机会,我不喜欢光叫唤难度,做就完了。”      听温良这么一说,苗为感叹道:“我们一直缺芯少魂呐。”      他去工信第四年了,对这方面还是有点感触的。      闻言,温良晃了下手,轻描淡写的说:“已经过去了。”      接着表明了态度:“系统内核会在合适的时候开源。”      他的意思很明白,不管苗为是什么想法,现在都不是时候,想要也不会给。      然后温良又说:“至于手机SoC,如果是只谈设计,我们其实已经搞定了,自主芯片也是早晚的事。”      苗为挑了下眉:“怎么说?”      温良随口回答:“设计个芯片难度不大,每月烧一亿,成品就出来了。”      说话间,从兜里掏出个手机递给苗为:“赶巧了,我们刚好有工程机,您体验体验。”      工程机的样机试生产在国庆节前就提交到了代工厂,当时SoC用了联发科、高通等公司的产品。      前天流片成功,昨天芯片通关回到了国内。①      昨下午相关技术人员手动拆开机器换上了自家设计的这款SoC,流片的样片不多,总共只换了29台工程机。      温良这台是早上才拿到的。      真正意义上的工程机,外观是没有任何设计元素的方正样式,都没上配色,就是普通的铝合金颜色。      苗为摆弄了两下,面色明显有点感叹。      大海神色也是略有异样。      温良分明从两张老脸上看出来一句话:你这装挺大啊。      ………      叽叽歪歪完。      苗为面色和气,笑意绵绵的说:“博浪比我们想象中要更出色,希望你能带着博浪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      温良赶紧抢断:“苗爷爷,来都来了是吧,您也意思意思,别只是口头鼓励啊。”      “我们博浪上万人,一个个都还等米下锅呢!”      “为了研发,我们都快要砸锅卖铁了。”      听得苗为不由打量起这间装修考究、宽敞、能一眼看到珠江和小蛮腰的办公室。      大海更是直接端起茶杯喝茶。      他们来之前对博浪做过了解。      温良说的话,他们连语气都不信。      不过,苗为本来就不是空手而来,见温良还要瞎掰,他只好无奈的道:“有几个研究型项目会安排给你们公司,经费不多,是个意思。”      温良无可无不可的说:“也行,苍蝇腿也是肉,虽然我们跟高校的研究合作都百亿级起步。”      苗为差点没噎死:“什么高校研究合作?”      闻言,温良眉头微蹙,还是回答:“博浪前几天跟全国9所高校合建15个基础研究实验室不是保密信息,我们签订了首批15亿研究经费的合作备忘。”      苗为:“……”      他知道温良是想说他应该换个秘书,连这方面的信息都没有收集。      大海虽然是陪同,但他也没空手来,给了点人情。      几个银行会给博浪一笔短期低息贷款。      当然,他一个一把,不可能操心这种小事,归根结底还是苗为、老李头等人的面子。      也只能算是给点面子,毕竟银行向来是锦上添花,以博浪现有六七十亿流动现金的体量,自己也能走点关系贷个几十亿。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聊完了。      苗为站起身来,主动伸出手握住温良的手:“好好干,来之前跟老李提起过你,年轻人就应该有点锋锐,挺不错的,希望下次见面你能比我更有影响力。”      “来不及去吃你的生日酒,这台手机当是你送给我的回礼吧。”      温良老老实实的应声。      全程没怎么吱声的大海拍了拍温良的肩膀:“在羊城,有时候得学会埋头做事。”      温良同样也是应声。      这话意思很明显,让温良离不该靠近的人远一点,别沾上,惹上一身骚。      ……      李泽、汪婉瑜、陈嘉欣几人与温良一道目送几辆车缓缓远去。      好片刻后,众人才收回目光。      李泽忽然开口:“温总这次装挺大的吧。”      迎着几人的目光,温良一副不快的样子说:“跟我汪爷爷、苗爷爷有什么装不装的。”-      ①:前文提到流片时间周期,有大佬指出最短时间是40天,没改是因为纲做好了,跟这段剧情有关,所以时间周期安排了跟这条大时间线配合,嗯……2012年有个懂得都懂的大时间。      PS:推书《养成女友从梦境游戏开始》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