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不甘心
“你看我怎么样?”   巫女小姐这句话说的无比顺口,仿佛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这么脱口而出。   “我怎么都比那个不知来历的陌生姑娘好多了吧?”   她骄傲的挺起胸口。   白维捂着脸:“所以我说,你这无缘无故的攀比之心……”   神宫寺咲辩解道:“又不是无缘无故的,我做你女朋友,往后就和霜月亲上加亲,她还得给我奉茶。”   白维淡淡道:“我怎么觉得她会先劈你一剑?”   神宫寺噎住。   她虚着眼睛:“你这不是知道的挺清楚的?”   白维随口问:“你指的是哪方面?”   “当然是霜月!她为什么要劈我一剑?”   “生气呗。”   “为什么生气!为什么不高兴!”   “因为好闺蜜偷家了。”   “为什么偷家……不对,为什么我偷家,她就不高兴?”   白维虚着眼睛问:“如果你有个好朋友,突然有天变成你后妈了,还要你进门奉茶……你能高兴的起来?第一反应不是冲上去给她把隔夜饭踹出来?”   神宫寺瞪眼:“我什么时候要做他后妈了!”   白维郑重道:“长兄如父。”   神宫寺咲气的跳脚:“你这个人,真是个装糊涂的天才!”   “那是。”白维当仁不让,不以为耻。   “我……”神宫寺深吸一口气:“我真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迟钝木讷的人。”   “我也不信。”白维伸了个懒腰:“其实你想问的是,我到底想要找什么样的女朋友?”   神宫寺压下脸红心跳,佯作镇定道:“不是,我才不想知道!”   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我有个朋友想知道!”   白维秒答:“当然是想找个梦中情人做女朋友。”   巫女立刻追问:“什么样的梦中情人?”   明国人答:“既然是梦中情人,我怎么会知道?在我见过的所有女性中,至今还没有出现这样的人呐。”   神宫寺咲低下头,又重新抬起:“你这是说了一大堆废话。”   白维赞许的点头:“你都学会抢答了。”   她拳头硬了:“可恶!”   巫女哼了声:“我看你就是想要找个允许你娶好几个的女朋友,但这种女性是不存在的!早点放弃吧!”   “啊对对对。”白维哈哈大笑:“人生有梦,各自精彩,何苦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的计较上?人活着本来就是充满缺憾和遗恨的人生,没有圆满可言,残缺美也是一种美。”   神宫寺咲瞪着眼睛鼓着脸:“你以为我不懂这些大道理?但我不想听这些!”   “想听好话?”白维顿了顿:“那也可以。”   他酝酿了一会儿,神宫寺虚着眼睛,等着看他能整出什么新活。   不知不觉间,夕阳西沉,天边升起了月亮,大地披上银妆。   白维迎着月光走了几步,背影尽显得洒脱。   青年指向月亮,发出感叹:“你看,月色真美。”   神宫寺心跳骤然加快,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个简单的开篇,她能想象出一百句浪漫的情诗,少女情怀总是诗,在这个时代,诗句文字遣词造句仍然有着能打动人心的力量。   可谁想,他下一句话又变了的通俗:“真是,又大又圆。”   巫女刚刚升起的浪漫感被击碎了,咔的一声,碎了一地碎片,她表情顷刻木然。   青年又换了一副腔调,仿佛对月咏叹相思之情:“每逢月亮都会想起你,再美的月色也不如你。”   神宫寺咲有些招架不住,心情开始变幻狼狈。   明国人一摊手:“不如你……欠我的那一百块钱。”   咚!   神宫寺的脑袋撞在了路灯柱子上。   巫女的表情和心情都纠结的无可附加,挥拳砸向白维:“混蛋!”   白维快步腾挪拉开距离:“我只是说点好话而已。”   “至少让我打一拳!一拳就够了!”   ……   白维躲进了男厕,想必巫女是不敢冲进来的,男厕是对异性的绝对防御结界。   来到洗手间,他却没去厕所内部,而是站在洗手池前,看向镜面里的自己。   在警视厅时,他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头顶浮现出一个标点符号。   不是象征事件和危险的感叹号,而是一个问号。   斩了西野纯子后不久便开始浮现了这个符号,标注为‘不得好死’。   【劫难将会以命中难以避免的形式爆发出来】   【时限:720小时】   同时刷新出了一条新的状态,标注只有寥寥一句。   【在劫难逃】   三十天的常驻诅咒状态,肯定是西野纯子最后那句‘不得好死’得以应验。   她的转生仪式没有完成,已经沾染了神秘因子,所以临死前的诅咒生效了。   神秘只会在更高级的神秘前失效,自己现阶段,没有神秘性能压制这种诅咒的发作。   不清楚这时限是状态消失,还是劫难降临。   白维冲洗着双手,若有所思。   镜面里的光突然一黯,仿佛能窥见某个徘徊在四周的幽魂,它发出渗人的冷笑。   白维也跟着笑了,笑的比它还要冷酷。   幽魂和鬼影刹那间散去,像只小丑撞上石灰墙,碰了一鼻子灰,自讨没趣。   只要白维心如铁石,就不惧怕这种程度的诅咒,影响心智,但也影响不到哪里去。   还不如电车站那波带来的精神压力大……   白维虚着眼睛,甚至试图从状态栏里找出一行‘缘分太多导致红绳打结’的标注。   如果能添加,那将绝杀,可惜加不得。   “结果回档这么多次,除了刷了一个新职业外,似乎没什么所得。”   “朕可不喜欢被白嫖。”   话音刚落,镜面里倒映出一截寒光,白维的手腕处触感坚硬冰寒。   “哦,差些把你忘了……把你喂饱了,也算是有些好处。”   洗完手,甩干手上的水滴,白维神色平淡的走出洗手间,优哉游哉的打了哈欠。   又有些困了。   ……   在外面等待的人只柳生霜月。   “你的好闺蜜呢?”   “她打车回去了,被哥气得不轻。”柳生霜月好奇的问:“你跟她谈了什么?”   “这个啊。”白维如实回答:“我说我想娶好几个老婆。”   柳生霜月也没生气,只是摇头说:“肯定没戏。”   “做人要有梦想嘛,也不一定完全没可能吧。”   “哥的要求太高啦。”柳生霜月主动挽着青年的臂弯,贴在左侧:“所以没可能的。”   “其实也不高。”白维失笑。   我只是不想被过去追上,也不想将谁当做替代罢了。   柳生霜月轻轻握住青年的手腕,兄妹间挽着手臂,很正常很自然,谁都没觉得有不对。   行走在月光下,不自觉的,她看着被拉长的影子发出一声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呢喃。   “真是完全没有变化。”   和五年前那时一模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女孩轻轻咬住嘴唇,用力抱住青年的左手臂。   真庆幸。   真不甘心。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