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
第1000章   一阵鬼哭狼嚎。   娜木钟叹了口气:“哎,怪可怜的。”   这位北元末代大妃微微皱眉,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肚子,轻启红唇道:“好了,好了。”   自从怀上了那坏人的骨肉,她也心满意足了,开始全心全意的为那人出谋划策。   “都别哭了。”   大妃假惺惺的挤出几滴眼泪,都是一家人嘛,看到你们这个样子,谁心里都不好受。   于是乎,大妃用洁白的皓腕,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叠龙元,一边抹眼泪,一边安慰:“你们的矿山股份,我娜木钟都收了。”   当然了。   价格嘛,能打个一折就不错了。   “大妃慈悲呀!”   一时间,交易大厅里响起一阵恭维声。   “哎,怪可怜的。”   娜木钟一边抹眼泪,心中其实早已经笑开了花,矿山就在那里摆着,又跑不了,仗打完了这股份呀。   不还得涨到天上去?   这也愿不得她心狠手辣。   娜木钟又摸了摸隆起的小肚子,这些个墙头草的尿性,她还能不知道嘛,这些人可靠不住。   这伙人,当年连林丹汗都能卖,还谈什么忠诚,终究还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靠谱。   再怎么,她得给肚子里的孩子攒笔钱呀。   一墙之隔,都司衙门。   按说长途行军过后免不了要休整一番。   可到底是年轻,简单的洗漱,匆忙的用膳过后,周阿布便召集了上任后的第一次军议。   看着地图上滚滚而来的东欧骑兵,这位少帅年轻的脸上,难掩轻蔑,不疾不徐的拿起茶碗喝了一口。   “像!”   黄斐等人对看了一眼,打心眼里觉得像,这位少爷的做派,举止都像极了咱洛王殿下。   可他是什么人呐?   黄金家族的血脉,北元之主,纯的不能再纯了......   要说别人倒也罢了,咱这位少帅看不起东欧人,看不起沙俄人是应该的,底气十足。   当年的上帝之鞭又来了。   在心理上占据绝对的优势。   “来人呐。”   将茶盏放下,周阿布冷冷道:“以本帅之名,照会沙俄,问一问小也尔马克,为何无故毁约,犯我边境。”   “哗。”   大宁指挥使黄斐忙站了起来,啪的立正。   “标下遵令!”   数日后,赤塔。   “希律律。”   彪悍的东欧游牧骑兵,骑着高大的顿河马,涌入这座边塞重镇,可镇子里早已是人去楼空。   小叶尔马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激战过后,整个赤塔一片狼藉,一些被打死的准格尔人还横七竖八的躺着。   客死他乡,无人收殓。   整个镇子好似鬼蜮一般,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也看不到。   虽说明国人搞坚壁清野,收缩兵力是在预料之中,可这搬的也太干净了吧,不要说物资,粮食了。   连城门都拆下来搬走了。   至于嘛?   这是怎么搬走的?   东欧联军的贵族将领们,一个个脸色铁青,恨死了那些明国人大量配备的四轮大马车。   这机动性也太强了。   小叶尔马克元帅气的鼻子都歪了,当场将打前锋的几个准格尔将领砍了,都赖这伙不争气的蠢材!   两万多骑兵,连个镇子也拿不下......   
书架 目录
设置
置顶